Warning: mktime() expects parameter 6 to be int, string given in /var/www/html/wp-includes/class-wp-date-query.php on line 316 Warning: mktime() expects parameter 6 to be int, string given in /var/www/html/wp-includes/class-wp-date-query.php on line 351 數學妙用 - PanSci 泛科學
由新到舊 由舊到新 日期篩選

時間篩選:11月 重設

・2020/11/29
微積分傳統上都是被應用於「硬」科學上,諸如:物理、天文、以及化學等。但在最近的幾十年裡,它的觸角已經伸入醫學與生物學的領域中。我們接下來要講的案例則源自於古老的彎曲之謎,只是被 DNA 的三維結構問題賦予了新的生命。
・2020/11/28
雖然微積分的確是在歐洲達到頂峰,但這支數學的根基其實是從別的地方開始的。比如說代數學,它起源於亞洲和中東地區;幾何學則源自於埃及。就讓《無限的力量》一書帶你縱觀過去幾千年來的數學史,以及代數與幾何的勢力消長吧!
・2020/11/26
首先,在心中描繪一個圓形的物體,比如說一塊披薩。然後,藉由將這個披薩切成無限多塊並重新排列後,可以神奇地重新組合成一個長方形。因為重組排列切片並不會改變披薩的面積,因此藉助這個策略,就能得到我們想要的答案:一個可以計算圓面積的公式。
・2020/11/19
從美國總統開票結果回看民調,以紐約時報在佛羅里達州民調為例,深入理解抽樣誤差和設計效應。看似客觀的統計推估,媒體若不經嚴謹處理,仍可能誤導大眾。
・2020/11/11
不管是光(電磁波)還是聲音,都是以波動的形式傳播。值得注意的是,波速只會跟這個系統本身性質有關。近期有研究預測到聲音的傳遞速度也有最大上限,且和原子間的某些特性有關。
・2019/11/13
在交友軟體尋覓另一半?除了拜月老, 「數學家在尋找真愛上特別在行。」數學家漢娜弗萊(Hannah Fry)也是一位值得諮詢的對象。等等,你或許會想,自己只是個想談戀愛的人,晚上打開手機,滑一滑交友軟體為你推薦的對象,思考可以開啟什麼話題來吸引對方。為什麼這樣也能扯上數學?而且教你談戀愛的竟然是,嗯,數學家?
・2017/11/29
皮卡丘和奇犽都是使用「電力」來攻擊敵人,誰的能力比較強呢?以原理來看,皮卡丘是自體發電,而奇犽是以「念」發電;以物理的計算方式來看,似乎奇犽擁有的電力比皮卡丘略勝一籌呢!
・2017/11/20
沈岳霖老師自創工法完成各式材質創作,以雙手自造形狀近乎完美的多面體,體現古典幾何的純粹理性與極致工藝的堅定細膩,同時在教育現場帶領學生共同自造令人驚歎的大型幾何創作。此外,學生們揮灑創意將多面體裹上繽紛色彩,也充分展現數學在傳統工藝與現代想像的多面美學。 本次展覽透過「多面體自造」、「自造過程」、「關於自造者」、「多面體與建築」、「自造多面」等單元,以「多面」與「自造」為關鍵字,串聯國立後壁高中沈岳霖師生精彩創作,以「多面」向探討「自造」,呈現如何以「自造」實現「多面」。
・2017/11/14
投資理財除了靠經驗與運氣,能否更科學一點?中研院資訊科技創新研究中心的王釧茹助研究員,與團隊運用機器學習分析財報中的「軟資訊」,找出「特定詞彙的出現」跟「企業財務風險」的關係。早期華爾街聘請許多稱為 “Quant” 的人才 ,擁有物理、數學等專業背景,透過電腦計算金融模型、以理論為衍生性金融商品(期貨、選擇權)定價、或預測市場行為,現在則引入透過「資料」進入此過程。最大的不同在於:以往數學模型是依照理論,假設股票遵循某種分配去擬定理論價格,但理論和假設是會改變的;資料分析則基於現實存在的金融資料,有什麼資料、就說什麼話,而這種專業正是王釧茹團隊所擅長──尤其是財務報告中的「軟資訊」。
・2017/11/13
上個月我收到一封信,來自新期刊《Algebraic Combinatorics》的暫時主編之一萊納,信中旨在希望學者能多投稿支持這個新期刊。學界新期刊如過江之鯽,這種信我通常連讀都不讀就刪除。但這封信不一樣,萊納是代數組合領域的領袖之一,而且我還跟他有篇合作論文。他在信中解釋,此期刊的編輯群是原本此領域的頂尖期刊《Journal of Algebraic Combinatorics》(JAC) 的同一批人, 而所有 JAC 的主編以及大部分的編輯, 已經與出版 JAC 的施普林格(Springer)出版社集體總辭,等待幾個月後合約一到就走人,因整個編輯群會全部一起搬到這個新期刊,所以在這等待的期間他擔任暫時主編。信中也呼籲大家不要再投稿到 JAC,已經有投稿或被接受等著刊登的論文也歡迎撤稿,直接移到新期刊。這是與出版社公然宣戰,我頓覺沸騰,數學家們為什麼宣戰?因為出版社真的欺人太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