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 昀
蕭 昀
19 篇文章・ 0 位粉絲
澳洲國立大學生物學研究院和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澳洲國立昆蟲標本館聯合培養博士生,國立臺灣大學昆蟲學系學士,中研院臺灣生命大百科(TaiEOL)編輯人員、泛科學專欄作者,曾任科博館昆蟲學組蒐藏助理。研究興趣為鞘翅目(甲蟲)系統分類學和古昆蟲學,博士研究主題聚焦在澳洲蘇鐵授粉象鼻蟲的系統分類及演化生物學,其餘研究題目包括菊虎科(Cantharidae)、長扁朽木蟲科(Synchroidae)、擬步總科(Tenebrionoidea)等,不時發現命名新物種,研究論文發表散見於國內外學術期刊 。因為攻讀博士所以持續焦慮中。
常用關鍵字
由新到舊 由舊到新 日期篩選

・2020/10/25
TAAi 2020 25th 人工智慧研討會 你可能體會過屁股開花,那有聽過「鐵樹開花」嗎? 所謂鐵樹,指的就
・2019/06/28
截至2018年底為止,從緬珀生物群所描記的物種就有1192種,而這其中又尤以節肢動物占了絕大多數,被記錄有1117種 (Ross, 2019),而除了協助我們探討白堊紀晚期的生物多樣性以外,緬甸琥珀生物群的研究更增進了我們對於岡瓦那大陸 (Gondwanaland)的地質歷史的認識,美國奧勒岡州立大學的George Poinar Jr. 博士2018年在 〈歷史生物學Historical Biology〉所發表的一篇論文便以緬珀生物群的古生物作為佐證,探討了岡瓦那大陸上的西緬地塊 (West Burma Block))的漂移過程。
・2018/12/05
牙蟲科 (Hydrophilidae) 為甲蟲家族的一類成員,分為水棲與陸棲兩類,以水棲者佔多數。這篇剛刊載在 〈Zoologischer Anzeiger比較動物學報〉 的論文則闡述了有關住在香蕉腐爛莖幹的陸棲牙蟲──原胸牙蟲 (Protosternum) 的分類學、生態棲地偏好和幼生期形態的形態功能學。
・2018/10/24
來自緬甸克欽邦的琥珀 (9900 萬年前,晚白堊世,森諾曼階),因保存了大量完好的古代昆蟲遺骸,成為古昆蟲學者所專注的焦點,而不久前我和澳洲國立昆蟲標本館 Adam Ślipiński 博士、廣州中山大學俞雅麗博士、鄧從雙博士和龐虹教授也在一塊特別的緬甸琥珀中,有了新發現──史前偽蕈甲新物種「白堊異特偽蕈甲」。
・2018/07/17
大多數人的高中生活不外乎就是上課、讀書、考試、被念的四階段循環,然後不知不覺地就上了大學,高中生有可能參與一個科學研究並正式發表嗎?台北市中正高中曾偉哲同學,在台大昆蟲系實驗室以昆蟲分類學做一個專題,受徐振甫及筆者的指導,經過了接近一年的形態研究和論文寫作,在 2018年 6 月 22 日以第一作者的位置順利將研究成果刊載國際動物學期刊《Zootaxa》(動物分類群)。
・2018/06/25
2017 年一篇刊載於《支序分類學》(Cladistics)的論文揭露了一塊特別甲蟲琥珀化石:一隻吃得滿嘴滿身都是花粉的甲蟲,倒楣地被樹脂給包埋了......。這乍看只是個貪吃鬼兼可憐蟲的故事,但它其實帶出中生代食物與昆蟲的伴生樣貌:地球曾有著一群以裸子植物為食的擬天牛科昆蟲。
・2018/03/20
長扁朽木蟲科卻是其中相當鮮為人知且物種數超少的小科,外型修長扁平而體色黯淡,外型與長朽木蟲科 (Melandryidae) 的成蟲形態相似,故一開始時被置於該科下,後來分類學者比較了幼蟲形態後,認為本科較接近於長頸蟲科 (Stenotrachelidae) 和瘤擬步形蟲科 (Zopheridae),進而認為長扁朽木蟲應獨立成科,而近年分子序列的分析也支持長扁朽木蟲並非長朽木蟲科下的類群。
・2018/01/16
1912 年,德國地質學家韋格納提出了「大陸漂移學說」,認為遠古時代的地球僅有一塊名為「泛古陸」(Pangea,或稱盤古大陸)的超大陸,其中羅迪尼亞大陸(Rodinia)更是公認存在於新元古代(11.5 億到  7 億年前)的超級古陸。但是在羅迪尼亞大陸的重構中,華南陸塊的位置尚存爭議,多年來眾說紛紜。不過,2017 年 10 月底由臺大地質系林日白副教授和俄亥俄州立大學、波蘭科學院及北京大學合作發表在《亞洲地球科學期刊》(Journal of Asian Earth Sciences)的「大灣穆氏海百合」研究,為華南陸塊的位置謎團綻放了新的曙光。
・2017/12/01
昆蟲是地球上多樣性最高的家族,且至今每年仍有為數相當可觀的新物種蟲蟲被發表,現生的族裔們都如此讓人眼花撩亂了,究竟為何還要研究看起來像壓壞了的標本的化石昆蟲呢?事實上,化石單元的加入直接影響了類群分布範圍的重建,可能會大大的改寫演化學家原本以為的演化故事呢!
・2017/11/18
琥珀是由古代植物分泌的樹脂經長期掩埋而最終形成的珍貴半寶石,琥珀生物化石則是在形成琥珀的樹脂在流出時「活埋」了週遭環境中的生物,是意外失足的心酸古墓,也是探索古生物的珍貴寶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