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
test-2021_Pansci_All_Top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大麻究竟有多可怕?

雷漢欣
・2014/08/21 ・2194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585 ・九年級
相關標籤: THC 大麻 成癮

TAAi 2020 25th 人工智慧研討會

Credit: Ian Sane CC BY 2.0
Credit: Ian Sane CC BY 2.0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爆紅的柯震東跟成龍之子房祖名,日前在中國大陸因吸食大麻被捕,引起社會一陣譁然,人們紛紛感嘆年輕人不愛惜羽毛或斥責演藝人員做壞榜樣。在許多東亞國家,大麻是不論如何都碰不得的毒品,只要扯上大麻就名聲掃地,永遠不得翻身;但在歐美,抽大麻似乎比較沒有這麼大不了,阿姆斯特丹「咖啡店」林立,可以在店內合法吸食大麻;美國有17個州對小量持有娛樂性大麻從寬處理,科羅拉多州甚至在2013年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可以合法持有、使用、生產大麻的地方。[1]

在台灣問可不可以抽大麻這種二級毒品,答案當然是No;但在美國,大麻的危害、醫療用途及合法化的可能性是近年相當火熱的議題,美國總統歐巴馬雖不鼓勵吸食大麻,卻曾公開表示大麻對身體的危害不高於酒精。[2]為什麼區區一株「草」可以引起如此熱烈的討論?究竟大麻對身體有什麼非禁不可的危害?

自己的大麻自己生

大麻是怎麼作用的?人們服用大麻後,大麻中的主要作用成份四氫大麻酚(tetrahydrocannabinol, THC)會流入大腦,找到一型大麻受體(cannabinoid receptor type 1, CB1),這些受體散落在整顆大腦,又特別集中在皮質、基底核、下視丘和海馬迴,這些區域分別掌管了思考、行為控制、食慾調節和記憶形成。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4

CB1長在大腦的目的不是讓我們吸大麻get high,而是用來接收大腦自給自足的內生性大麻(endocannabinoids),內生性大麻系統會影響疼痛、記憶、情緒和食慾,同時也在大腦發育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由於共用這個受器的分子不多,大量外來THC的入侵才能引起如此奇妙的興奮感、好食慾和其他認知改變。

跟其他產生嚴重幻覺的毒品相比,大麻似乎沒有這麼嚇人,但確實對身體有害。研究統計,比起沒抽大麻的人,近期吸過大麻的人在工作記憶的認知領域、資料處理速度和高層次的執行能力明顯表現較差,過去四週的吸食頻率與整體神經認知表現及獨立認知領域都呈負相關,雖然有些負面影響在停藥後會漸漸消失,但使用者仍無法復原到非使用者的程度。[3]

除了腦部影響,大麻跟也跟心血管疾病有關[4];另一個研究則發現長期吸食大麻會造成呼吸道損傷、破壞支氣管的纖毛並降低肺泡巨噬細胞的殺菌能力;也有報告指出吸食大麻是氣胸的病因,但還缺乏流行病學的研究佐證,即使長期且大量吸食大麻,對肺部併發症的影響還是遠小於香菸。[5]

Credit: LeRamz via Flickr
Credit: LeRamz via Flickr

吸大麻不會上癮?

一定有很多人聽說「大麻很安全,不會上癮啦!」這種講法,藥理學家Franson說:「在相對的量尺上,大麻的成癮性的確低於菸酒。」但不表示大麻沒有成癮性。[1]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8

大麻成癮的機制至今還未解,也不知道為何有人可以對大麻免疫。在一個研究中,長期吸食大麻會導致某些腦區的CB1減少,但停藥四周後,CB1數量又會回到正常值。吸食大麻造成的CB1表現量下降,可能是成癮的原因。[6]長期吸食大麻也可能降低多巴胺的分泌和其他成癮機制,讓大腦無法自我感覺良好而離不開大麻。[1]

另一項研究中,以fMRI觀察受試者在預期獎賞時的腦部活動,大麻的長期使用者在期待獎勵時阿控伯核(nucleus accumbens )的活動較小,阿控伯核是大腦中跟上癮有關的獎賞中樞,顯示大腦獎勵刺激的降低跟長期吸食大麻有關。[7]這些因素都讓長期使用者迷戀大麻,且必須提高劑量才能得到快感。

大麻確實會讓人上癮,那戒掉大麻應該也很難吧?在長期服用大麻後,有些人會經歷易怒、 焦慮和食慾不振,但症狀比起戒鴉片和戒酒來的輕。[1]

來源:維基百科

真的可以吸大麻嗎?

但如果大麻不致死又不難戒,長期吸大麻真的是壞事嗎?這個答案應該視吸食者年齡而定。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12

基於很多原因,科學家還不能斷言大麻對身體和大腦造成什麼傷害,畢竟直接請人嗑藥幾個月來做實驗是不道德的,所以科學家只能從眾多使用者身上找到一些可能的關聯。研究發現,相較于沒有抽大麻的人,每週吸食大麻一次以上的18到25歲青年,腦中的阿控伯核和杏仁核有結構上的差異,且改變程度跟大麻劑量有正相關。[8]科學家還不確定成年後才開始吸大麻造成有什麼長期影響,但以目前的證據看來,似乎沒有青少年這麼嚴重。

各位看倌現在可能想問:「大麻究竟是好還是不好?你搞得我好亂呀!」在下提出這些大麻研究的目的不是為大麻漂白,也不是呼籲大家遠離大麻,只是呈現科學家目前能解釋的現象。法律規範明確擺在眼前,但大麻對身體的綜合危害卻沒有標準答案,如果你有幸造訪阿姆斯特丹,不如參考前人的研究,再決定是否要踏進煙霧彌漫的咖啡店吧。

參考資料

  1. Legalization trend forces review of marijuana’s dangers. ScienceNews [May 30, 2014]
  2. Obama: Marijuana No More Dangerous Than Alcohol. The Huffington Post [January 19, 2014]
  3. April D. Thames et al. Cannabis use and neurocognitive functioning in a non-clinical sample of users. Addictive Behaviors. Volume 39, Issue 5, May 2014, Pages 994–999. DOI: 10.1016/j.addbeh.2014.01.019
  4. Emilie Jouanjus, et al. Cannabis Use: Signal of Increasing Risk of Serious Cardiovascular Disorders. J Am Heart Assoc. 2014; 3: e000638 doi: 10.1161/ JAHA.113.000638
  5. Tashkin DP. Effects of marijuana smoking on the lung. Ann Am Thorac Soc. 2013 Jun;10(3):239-47. doi: 10.1513/AnnalsATS.201212-127FR.
  6. J Hirvonen et al. Reversible and regionally selective downregulation of brain cannabinoid CB1receptors in chronic daily cannabis smokers. Molecular Psychiatry 17, 642-649 (June 2012) | doi:10.1038/mp.2011.82
  7. van Hell HH et al. Chronic effects of cannabis use on the human reward system: an fMRI study. Eur Neuropsychopharmacol. 2010 Mar;20(3):153-63. doi: 10.1016/j.euroneuro.2009.11.010. Epub 2010 Jan 12.
  8. Jodi M. Gilman et al. Cannabis Use Is Quantitatively Associated with Nucleus Accumbens and Amygdala Abnormalities in Young Adult Recreational Users. The Journal of Neuroscience, 16 April 2014, 34(16): 5529-5538; doi: 10.1523/JNEUROSCI.4745-13.2014
文章難易度
Ad manager Post Bottom code
[集雅]廣告測試
雷漢欣
20 篇文章 ・ 0 位粉絲
PanSci的菜菜實習編輯,來自溫馨的動科系,心情好的時候喜歡說「你知道嗎!?」小故事,即使常得到「誰不知道阿.......」的冷眼回應,也不改其志。
2021_Pansci_PC_sidebar_Top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疫情之下,A片產業有何轉變?
活躍星系核
・2020/11/23 ・4177字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TAAi 2020 25th 人工智慧研討會

y編按:你會在何時點開A片呢?不論是夜深人靜、或者孤單寂寞覺得冷的時候,都能隨時隨地(?)打開A片,撫慰躁動的身體和不安於室的心靈。於是在疫情之下,A片觀看數逆轟高飛;而無法正常運作的拍片的產業,又如何因應這樣的浪潮呢?

 

《看A片學性教育是否搞錯了什麼?》專題邀你一起聊色長姿勢,這回我們邀請 #法科地史 好夥伴地球圖輯隊,來帶我們一起看看疫情之下的A片產業。

  • 作者/徽徽

隨著 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球,人們在家隔離的日子除了看看書、煮煮飯、種種花以外,還會做這件事⋯⋯

疫情徹底改變了人們的生活,也改變了網路 A 片產業。圖/Unsplash

網路 A 片業逆風高飛

今年是個很不一樣的一年,過往蓬勃發展的旅遊觀光業、餐飲住宿業等遭到 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重挫,失業率節節升高,小型公司不是放起了無薪假就是關門大吉。

然而,在各大產業一片黯淡的同時,卻有個產業異軍突起──它就是網路 A 片產業,不只流量暴增、A 片的類型也更多元,業者們為了搶攻人們隔離在家的這塊市場大餅,無所不用其極。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4

Pornhub 推免費升級

以全球 A 片網站龍頭 Pornhub 為例,它們在 3 月 24 日推出了一個月的免費升級會員服務(現已結束),為的是盡量讓人待在家,不要在外頭群聚散播疫情。Pornhub 副總裁普萊斯(Corey Price)表示:「全球有將近十億人因為疫情的關係被鎖在家,我們適時地伸出援手、提供人們愉快的方式打發時間很重要。」

「我們希望藉由向全世界提供免費會員升級,讓人們有更多動機待在家裡好撫平疫情曲線。」

流量增加 20%

透過釋出一個月的免費會員升級,Pornhub 的全球流量比二月的平均表現增加了 20%;在義大利,Pornhub 流量增加了 57%;在西班牙,Pornhub 流量增加了 61%;在澳洲,Pornhub 流量增加了 34%。

時間來到活動結束的四月,Pornhub 的全球流量比三月的平均表現增加了 22%。

為了讓民眾打發隔離在家的大把時光,全球 A 片網站龍頭 Pornhub 在今年 3 月推出了為期一個月的免費升級會員服務。圖/flickr photh by Marco Verch

心情不好 就看 A 片

美國俄亥俄州鮑林格林州立大學心理學助理教授葛魯布斯(Joshua B. Grubbs)表示,人們在疫情期間待在家上網看A片有幾個原因,除了滿足生理需求外,紓壓、排遣寂寞跟無聊也是原因之一。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8

葛魯布斯助理教授說:「一言以蔽之,當人們心情不好時,常常會投入 A 片的懷抱,因為 A 片(和手淫)能暫時緩解這些不舒服的情緒。」

面對死亡的恐懼 激發出人類的性慾

曾在美國哈佛大學任教的性教育講師萊米勒博士(Justin J. Lehmiller)則從「恐懼管理理論」(Terror Management Theory)出發,試著解釋這波疫情 A 片潮。他說:「當我們被(疫情)提醒自己隨時都有可能死亡時,我們會下意識地改變態度和行為,好幫助我們去處理死亡這樣『駭人』的前景。」

萊米勒博士接著說,「面對死亡的恐懼」有可能激發出人類的性慾,換句話說,人們會用性慾來當作一種面對恐懼的保護機制,當疫情讓死亡越來越近在眼前,這樣的情況會越明顯,這也是為什麼網路 A 片的收視率飆高的原因。

隨著在家隔離的時間增加,有的人可能會以 A 片當作消遣,A 片成癮問題也隨之而來。圖/Pixabay

A 片成癮怎麼辦?

對某些人來說,這波疫情 A 片潮有可能帶來 A 片成癮的問題,待疫情結束後可能會成為一大隱憂。因此,不少身心治療網站都提供了解決 A 片成癮的方法,像是強制斷網、利用看實體書、玩桌遊、木雕、烹飪、蒔花弄草的方式遠離 A 片網站。然而,對葛魯布斯助理教授而言,要談疫情和 A 片成癮之間的因果關係還為時過早,畢竟現在研究人員還沒有足夠的數據可以做出明確的預測。

他也提到,回顧過去的研究,就算天天看 A 片也不一定會對人體造成問題。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12

「當解除社交距離、人們能再次安全地和朋友、陌生人、潛在性伴侶相處時,我想人們的 A 片收看狀況會回到疫情前的程度。對大部分的使用者來說,A 片可能只是另一個令人分心的方法──一個或許真能『撫平疫情曲線』,讓人安全待在家有事做,同時保持社交距離的方法。」

然而,在人們對網路 A 片需求暴增的同時,這些 A 片網站的流量真的有轉換成利潤嗎?

因為疫情的關係,A 片製作公司乾脆將器材寄給 A 片演員,讓演員們自己掌鏡拍攝。圖/Unsplash

不願被視作「發災難財」

美國投資公司 Loup Ventures 的合夥人芒斯特(Gene Munster)分析到,自從疫情開始蔓延,人們在 A 片上的消費成長了將近一倍,但很少有 A 片製作公司願意透露相關資訊,整個 A 片產業也不願意被大眾視作「發災難財」。

羅馬尼亞裸體模特兒直播和影片製作公司 Studio 20 的工作人員奇諾基魯 (Andra Chirnogeanu) 坦承,公司的利潤的確有因為疫情的關係而上升。

交給 A 片演員自己拍

但是,不少 A 片製作公司因為防疫社交距離的規定,在沒有辦法保護演員安全的情況下,只能紛紛取消原定的拍攝計畫,靠著疫情前的存檔硬撐,然而這並不是個長久之計。

因此,現在很多 A 片製作公司乾脆將專業的攝影器材和燈具寄給 A 片演員,讓他們在家拍攝。

雖然鏡位少 但多了素人感

為了讓身兼攝影師的 A 片演員拍出好片子,美國成人娛樂產業協會「自由言論聯盟」 (Free Speech Coalition) 甚至提供線上拍攝教學,但「自由言論聯盟」發言人斯塔比勒 (Mike Stabile) 表示,A 片演員自己掌鏡的影片鏡位比較少,看起來真的滿素人感的。

英國 A 片演員休斯表示,她會在自拍影片中扮演 SM 女王滿足粉絲的幻想。圖/Pixabay

乾脆素人到底 離開傳統 A 片業

與此同時,有的 A 片演員乾脆素人到底,直接用手機拍攝自己的日常生活,並且把這些影片丟上成人娛樂網站,使用者得年滿 18 歲,並且付費訂閱才可以看到這些影片,網站則抽收入的 20% 當作交易手續費。

英國 A 片演員休斯 (Ella Hughes) 表示,她現在已經不再拍攝傳統 A 片,因為現在有很多觀眾願意月付 12.99 美元(折台幣約 375 元)到 OnlyFans 平台看她自己拍的家居影片,有的訂閱者甚至願意多付 40-500 美元(折台幣約 1,155-1 萬4,438元),就為了看一段休斯專門為他們量身拍攝的短影片。

呼喊粉絲名、扮 SM 女王

休斯表示,光最近一個周末她就拍了十支這樣的量身訂作短影片,她會在影片中呼喊粉絲的名字,或是扮演 SM 女王滿足粉絲的幻想。休斯說,現在幾乎所有的 A 片演員都會在這類付費收看的影片平台上賣自製的影片。

因為疫情失業的男男女女,轉往拍攝色情短影片賺錢者所在多有。圖/Unplash

疫情讓自拍影片更蓬勃

其實,像休斯這樣脫離傳統 A 片製作公司、直接拍攝影片與觀眾互動的方式行之有年,但 COVID-19 (新冠肺炎)疫情讓這樣的趨勢更加蓬勃發展。

十幾年前,A 片演員的收入大約有四分之三仰賴出演 A 片製作公司的片子,剩下的四分之一來自和粉絲直接交易以及販賣周邊商品。現在,這樣的比例已經反轉。

在西班牙巴塞隆納 A 片製作公司 Private 擔任行政人員的不具名受訪者表示,現在 A 片演員把出演專業 A 片當作為自己的影片頻道打廣告,靠著專業 A 片吸引粉絲到他們的頻道消費。

投身色情直播者變多了

搭上這波疫情 A 片潮的,不只有 A 片專業演員,還有受疫情影響而失去原本工作的男男女女,他們都想靠拍攝色情短影片賺錢。羅馬尼亞 Studio 20 直播公司的工作人員奇諾基魯就說,有許多新進直播主在疫情期間加入公司,而他們之中有一半的人過去都沒有從事這類工作的經驗。

擁有 3,200 名色情直播主的法國直播平台 Désir-cam 表示,今年 4 月有 128 名色情直播主加入平台,人數相當於每月平均人數的三倍多,收入則是二月的兩倍多。

透過每 15 分鐘私人秀收取 50 歐元(折台幣約 1,693 元)這樣的收費標準,Désir-cam 的直播主 Greed-ella 表示,她的收入最近翻了四倍,有的直播主現在每個月可以賺到 1 萬 2,000 歐元(折台幣約 40 萬 6,320 元)。

在以疫情為主題的A片中,演員們會戴上口罩、外科手套等防疫法寶,等著與對方來一場火辣的性愛。圖/Pixabay

傳統 A 片式微了嗎?

英國肯特大學專門研究性工作的研究人員史圖亞特(Rachel Stuart)認為,若單就收入來說,這些直播短影片為出演者帶來的收入早就超過了傳統 A 片。

不過,這不代表傳統 A 片式微,畢竟傳統 A 片的劇情和精緻度仍受到大批死忠粉絲的擁護,尤其傳統 A 片在主題上也不斷推陳出新。

疫情主題 A 片正流行

以這波疫情 A 片潮為例,人們現在不只大量收看 A 片,他們還看更多以疫情為主題的 A 片。根據全球 A 片網站龍頭 Pornhub 在今年三月提供的數據,在過去 30天內搜尋關鍵字「Covid」或「Corona」的搜尋次數超過 900 萬次,目前站上有超過 1,000 支和疫情有關的主題 A 片。

至於這樣的 A 片內容長怎麼樣?可以確定的是,演員們會戴著口罩、外科手套並且身穿防護服,但如何耳鬢廝磨、巫山雲雨就得看演員們的功力了。

Ad manager Post Bottom code
[集雅]廣告測試
活躍星系核
818 篇文章 ・ 1 位粉絲
活躍星系核(active galactic nucleus, AGN)是一類中央核區活動性很強的河外星系。這些星系比普通星系活躍,在從無線電波到伽瑪射線的全波段裡都發出很強的電磁輻射。 本帳號發表來自各方的投稿。附有資料出處的科學好文,都歡迎你來投稿喔。 Email: contact@pansci.asia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看A片會不性福,對真人沒性趣嗎?
Chiang Wei-Lun
・2020/11/18 ・2696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TAAi 2020 25th 人工智慧研討會

A編按:網路上搜尋「看A片」的相關新聞,通常是負面居多,甚至有人將這些負面新聞的出現怪到A片頭上。然而,A片真的有那麼大的影響力,能影響到正常生活嗎?

 

《看A片學性教育是否搞錯了什麼?》專題帶你一起盤點看A片的迷思,用科學研究破解大眾對A片的想像,如果你對看A片還有其他疑慮,也歡迎偷偷私訊跟我們分享!

聽說看 A 片會「再起不能」,失去對真人的興趣,破壞夫妻和諧。既然這樣,那賓館裡怎麼還會放A片呢?這中間肯定有什麼問題!讓我們一起來破解謠言啦

A片(或稱色情片、動作愛情片等)多受歡迎?數據會說話!全球最大的色情片網站之一 Pornhub 的數據顯示,該網站的瀏覽人數每年成長,2018 年甚至近 350 億人次 ,雖然主要是男性(74%),但觀賞A片的女性比例也持續增加 1

而有多少比例的人在看 A 片呢?據美國調查,約 46% 男性和 16% 女性,在過去一週內曾看過A片 1;而義大利的高三生,更有 8% 的人每天都在看A片 2(年輕人就是不一樣啊!菸~)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4
歷年來 Pornhub 觀看者的變化。圖/參考文獻 1。

BUT,看 A 片會對人類的生、心理造成影響嗎?

儘管有新聞報導認為,泛濫的 A 片和性功能障礙,如:勃起障礙(erectile dysfunction)有關。那科學理論、臨床調查支持這種說法嗎?

A 片似乎太容易使人成癮了?

看 A 片對身心有害的理論很直觀——因為它太好看了。現在的A片取得便利、分類詳細、又是幾乎無限的內容,提供了極為便捷、自由的使用。而看A片與「物質成癮」很像,都會刺激大腦的獎勵迴路、爆發多巴胺,讓人類溺愛其中 3

圖/Pixabay

而眾所皆知,A片裡的情節能超乎常理、脫離真實的世界(如:時間停止器等),若持續、習慣在A片中獲得高強度的愉悅;觀看者在脫離螢幕後,面對3D現實性生活,可能會因大腦無法獲得足量的多巴胺,出現性交障礙、性慾減退等困難 3

乍聽之下,看A片成癮的神經學理論很合理。但實際調查起來,卻不是醬子簡單。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8

對性的影響,看A片只是其中之一

勃起障礙:A片看太多會再起不能?

勃起障礙,指性行為過程中,男性陰莖無法達到足夠硬度插入,或無法維持硬度直到射精 5。據調查,約三分之一的年輕男性(18-40歲)有此困擾 4

曾有名 24 歲的病人,因勃起障礙、對妻子缺乏性慾而求診。他在治療前半年期間,每日約花 5 小時觀看 A 片,同時伴有酗酒、自殺傾向。在醫療建議下,他戒斷A 片的習慣、隨後回報勃起障礙的症狀消失了 2

乍聽之下,勃起障礙和看A片有因果關係,但需注意,此類議題難以研究,因為不少案例帶有複雜的影響因素,如前述患者同時有酗酒、自殺變因,難以釐清A片和勃起障礙的關係。同時,觀看A片是「因」或是「果」?實難判斷。患者可能因為看了太多A片導致勃起困難;也有可能是勃起困難後,只好尋求A片的刺激

而在大型的調查裡,也並未達成共識。克羅埃西亞的研究團隊,在 2011 年針對克羅埃西亞(947人)、挪威(219人)、葡萄牙(1,571人)的男性訪查,但僅有克羅埃西亞的男性在統計上顯示出勃起障礙和觀看 A 片有正相關(該國特殊的國情嗎?) 2, 4。到目前為止,筆者搜尋的文獻裡,沒有較為一致的定論

性慾的變化:A片看太多將永久進入聖人模式?

在上述的 A 片危害論裡,有種說法是「因為 A 片比較刺激好看,所以對現實性生活沒有興趣」。然而,各項大型的調查結果,出現了多元、有趣的結果。

針對 1,163 名義大利高三生的調查,約10%認為看A片讓他們減少對現實生活中性伴侶的興趣 6。而成年男性(18-40歲)的大規模調查,卻沒有類似的發現 2。但一個關於女性的研究卻發現(754人,18-76歲),在長期的戀愛關係裡,頻繁地看A片讓她們增加了對性伴侶的渴望 2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12

儘管神經學上的推論,頻繁的觀看 A 片可能會讓人對現實性伴侶的慾望降低;但在真實的世界裡,和科學家的想像完全不一致啊!

性滿意度的變化:A片看太多伴侶不性福?

而看A片和性滿意度的關係,也結果了得到多元的結果。多個大型調查發現,似乎僅有男性會因為看A片而感到性滿意度的下滑,女性則否 2。而針對異性戀伴侶的研究,丈夫觀看A片程度和妻子的性滿意度呈現負相關;但妻子觀看A片程度和丈夫的性滿意度卻沒有相關 2

目前似乎顯示,觀看A片對性滿意的影響,並非簡單的關係,必須考量性別、戀愛關係狀態等。

看A片也有好處 

看 A 片,也可以很有正面意義(或理由)。每個人對性都可能產生不安,而看 A 片可減少對性的不安感 3。而夫妻一起觀看 A 片,似乎也對彼此的感情有所幫助。今年(2020)在《性與婚姻治療雜誌(Journal of Sex & Marital Therapy)》的一篇研究顯示,與伴侶一起觀看更多A片後,她們的親密關係越來越多,同時性親密感也隨之增加 7

跟伴侶一起看A片,親密關係更緊密。圖/pixabay

看來,看A片也不都只有壞處呢,而A片迷思中所描述的壞處,也不全是A片惹得禍。

參考文獻

1. Joshua B.Grubbs, MateuszGola (2019) Is Pornography Use Related to Erectile Functioning? Results From Cross-Sectional and Latent Growth Curve Analyses. The Journal of Sexual Medicine. https://doi.org/10.1016/j.jsxm.2018.11.004

2. Aleksandra Diana Dwulit and Piotr Rzymski (2019) The Potential Associations of Pornography Use with Sexual Dysfunctions: An Integrative Literature Review of Observational Studies. Journal of Clinical Medicine. https://doi.org/10.3390/jcm8070914

3. Daniele Mollaioli, Andrea Sansone, Francesco Romanelli, Emmanuele A. Jannini (2019) Sexual Dysfunctions in the Internet Era. 《Sexual Dysfunctions in Mentally Ill Patients》 p163-172

4. Ivan Landripet PhD, Aleksandar Štulhofer PhD (2015) Is Pornography Use Associated with Sexual Difficulties and Dysfunctions among Younger Heterosexual Men? The Journal of Sexual Medicine. https://doi.org/10.1111/jsm.12853

5. 勃起功能障礙。臺北市立聯合醫院

6. Damiano Pizzol, Alessandro Bertoldo, Carlo Foresta (2016) Adolescents and web porn: a new era of sexuality.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dolescent Medicine and Health. DOI: 10.1515/ijamh-2015-00037. Charlie Huntington, Howard Markman, Galena Rhoades (2020) Watching Pornography Alone or Together: Longitudinal Associations with Romantic Relationship Quality. Journal of Sex & Marital Therapy. https://doi.org/10.1080/0092623X.2020.1835760

Ad manager Post Bottom code
[集雅]廣告測試
Chiang Wei-Lun
111 篇文章 ・ 0 位粉絲
蔣維倫。喜歡虎斑、橘子、白底虎斑、三花貓。曾意外地先後收集到台、清、交三間學校的畢業證書。泛科學PanSci專欄作家、故事專欄作家、udn鳴人堂專欄作家、前國衛院衛生福利政策研究學者。 文章作品:https://stage.pansci.asia/archives/author/miss9 https://www.newsmarket.com.tw/blog/author/miss9ch/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網路成癮大解密!從何而來又該如何解決?
海苔熊
・2020/09/16 ・7551字 ・閱讀時間約 15 分鐘 ・SR值 492 ・五年級

TAAi 2020 25th 人工智慧研討會

編按:網路成癮是個複雜的議題,究竟怎樣才算是網路成癮?如果身邊有人有相關的困擾,又該如何治療因應?皆是學術界仍在探討的議題。

下文內容主要是海苔熊整理自 2020/08/15 網路成癮研討會的筆記。

這篇文章嘗試回答下面幾個問題:

  • 怎麼樣才算網路成癮(量表在這裡可以自己測1)?
  • 為什麼會有網路成癮?
  • 如果我發現自己網路成癮該怎麼辦?
  • 如果我家小孩網路成癮怎麼辦?

怎樣算成癮?關於網路成癮的定義,我們可能都想錯了

圖/pixabay

包含我自己在節目上面都曾經說過成癮可能跟三個東西有關(可在維基百科上搜尋網路成癮成癮):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4
  • 強迫使用(Compulsive behavior):沒想要使用網路,但是卻無法自拔的去使用網路,或者使用的時間比自己預期的還要來得多,簡單地說就是「停不下來」,這一點沒太多問題。
  • 耐受性(Tolerance):隨著成癮的程度越高,你會需要更多的網路使用時間,才能達到一樣的爽快的效果。這一點在測量上面有困難,尤其是現在我們經常處於 24 小時都可以使用到網路的狀態,你要怎麼定義一個人他「使用越來越多?」比方說,如果有一個人一邊工作一邊開著網路在聽音樂聽了 18 個小時,那他算網路成癮嗎?另外一個人,上線連續打電動打了 9 個小時(我相信你我都幹過這種事 XD,尤其是薩爾達傳說:曠野之息動物森友會剛上市的時候),難道他就比較不成癮嗎?「快樂與酬賞」在心理學上是很難測量的一個項目(雖然生理上容易測量),而且每一個行為所帶來的「快樂份量」更難測量,所以像是「我要多少制約,才能達到快樂的感受」這樣的描述,目前還沒有比較好的操作型定義。
  • 戒斷症狀(Withdrawal symptoms):如果你是酒鬼或者是老煙槍,強迫你不抽煙或不喝酒,身體會出現一些劇烈的生理反應,比方說煩躁、容易發怒、注意力不集中、四肢無力、憂鬱、焦慮等等,這些生/心理反應我們就稱之為戒斷症狀。然而,戒斷症狀其實在網路成癮這件事情上面,很難定義。我們可能會說,一個人他如果「不玩網路遊戲一段時間會受不了」,會坐立難安。然而,每個人可以忍受的那個「一段時間」是不一樣的。有的人能一天玩 18 個小時的線上遊戲、或者是使用 18 個小時的網路,但是他剩下的時間都在睡覺、甚至是如果沒有網路兩三天,也不會有情緒、生理反應,但是他在生命當中的另外一些時刻,可能只要有 1、2 個小時讓他沒有玩到,他就會開始暴躁。除此之外,網路遊戲這件事可能很少有生理上的戒斷反應,你可能會說當一個人他玩遊戲玩到一半你把它的網路或者是電拔掉,他會暴跳如雷,但這並不算是戒斷症狀——因為如果你今天大便大到一半,我就把你趕出廁所,你也會暴跳如雷,但我們並不會說你是大便成癮不是嗎?

    總之,要間隔多久出現生理或者是情緒的症狀,才算是戒斷症狀,在網路成癮的世界裡面,還沒有一個清楚的定義,而且就算是同一個人在不同的時間,產生的狀況也可能會有很大的不同。

總之,長期做網路成癮個案的高醫大附醫柯志鴻醫師想法比較是:在上述條件中,或許只有渴求(craving)和網路成癮比較直接相關,其他的條件在實際操作上都比較難以定義跟測量。

為什麼我們會成癮?為什麼藥物治療很困難?

那麼,什麼是渴求(craving)?

有一個研究是這樣做的,研究者把老鼠放在黑色的盒子當中,並且讓牠們吸食古柯鹼2;然後把牠們移到白色的盒子當中,將飼料換成一般的生理食鹽水,結果發現,這些動物只有在黑色盒子裡面,才會出現渴求的行為(craving behavior),例如連續按他們前面的按鈕來獲得更多的飼料。

這樣的狀況在白色盒子裡面卻不會出現,可見得這些老鼠把黑色盒子跟古柯鹼做了一個連結。

圖/Harvard NeuroDiscovery Center

然而,對於「成癮」這件事情,的確很難有藥物可以幫上忙,所以得倚靠心理治療以及社會的因素介入(支持的環境)。為什麼會這樣呢?憑空的話有點難說明,我下面找了兩張張圖來講解。根據下面這張圖你會發現,「喜歡」(Liking)跟「想要」(Wanting)是兩個很不一樣的東西。當你喜歡一個東西的時候,隨著時間的增加,你並不會想要「渴求」更多,但當你想要一個東西的時候,隨著時間的增加你會越想要得到更多3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8

圖/〈Liking, Wanting and the Incentive-Sensitization Theory of Addiction

另一個研究曾經調查古柯鹼成癮的患者,結果發現他們普遍對美食、性愛和毒品都是「想要大於喜歡」(下圖),換句話說,他們並沒有很「喜歡」這些東西(甚至知道使用後會帶來更大的痛苦空虛),但是他們就是會無法停止地「想要」4

圖/原〈Liking and wanting of drug and non-drug rewards in active cocaine users: the STRAP-R questionnaire〉,海苔熊轉譯。

而下面這一張圖則說明,大腦的酬賞系統(reward system)是很複雜的,那些讓我們喜歡的事物、讓我們渴求的事物、讓我們上癮的事物以及那些我們會一直很想要去獲得、無法停止的事物等等,幾乎都是作用在類似的區塊 5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12

圖/〈‘Liking’ and ‘wanting’ food rewards: Brain substrates and roles in eating disorders

換句話說,如果你用增加多巴胺的藥物給網路成癮者使用,那他會不會就只是變成藥物成癮而已?如果你讓他對於酬賞的區塊反應比較不靈敏,不就是等於把他打昏了,搞得他對什麼事情都不感興趣。這樣真的有幫助嗎?

所以身邊的人或自己網路成癮,可以怎麼辦?

如果你身邊的人網路成癮,嚴重影響到他的生活,那該怎麼辦?有能感(competence)是克服網路成癮的關鍵。一整天的講座下來不論是誰談的東西,都顯示出這個是最重要的。

意思是說,你要讓網路成癮的人覺得自己「是有能力可以克服網路成癮」的,簡單地說就是要增加他的信心,無論是透過網路成癮戒癮營隊6、認知行為治療(CBT)與正念(mindfulness)7、甚至是運動(透過跟青少年說運動可以調整身材,來說服他們多去走動,不要躲在電腦前面也是個方法。青少年可能不會想要脫離網路,但是他可能會想要讓自己的身材看起來好一點,所以運動和健身,讓他們達成這個目標的好方法。)等等任何的方式,其實說穿了就是要讓他覺得自己還是有救的。

而如果你本身就是一個網路成癮的人,下面有幾個方法是比較容易達成的建議:

  1. 不要晚睡
    柯志鴻醫師指出,在他門診的個案當中,他幾乎沒有看過有任何個案是跳過「熬夜打電動、熬夜上網追劇」等等,就變成網路成癮的。
    意思是說,「在三更半夜不睡覺使用網路」是變成網路成癮的一個重要關鍵門檻。一旦一個人家裡面出現了過了 11 點之後還可以用網路的環境,就像是前述黑盒子裡面的老鼠,如果自我控制能力又不好的話,就會很容易陷入網路成癮的漩渦裡面。
  2. 嘗試運動
    其實運動是個幌子,重點是要當事人走出家裡。也是為什麼,一些新興手機遊戲成癮,影響生活功能的程度比較小,因為一個人在玩手機遊戲的時候,他可以掛著練功、還可以四處和其他的人有所互動,甚至,現在有很多擴增實境的手機遊戲,是你得出來走動(例如Pokémon Go)才有可能好好的玩下去的。總之,只要你待在家裡面的時間減少、有機會多去接觸外面的世界,整體來說網路對你的負面影響就會比較小。這也是為什麼有些專家指出 Pokémon Go 可以舒緩憂鬱症病人的憂鬱症狀,如 John M. Grohol 認為「我們已經知道運動對憂鬱症有很大幫助」),但是在沮喪時要積極運動是一項挑戰。這就是為什麼像《PokémonGo》這樣的引人入勝的遊戲會有所幫助的原因。」8
  3. 讓自己待在看不到螢幕的地方
    比方說,不要帶手機去麥當勞唸書,或者是每次要念書的時候就把手機關機,使得使用網路的困難度增加,或許就能夠減少網路的使用。
  4. 藥物輔助治療
    今天的研討會當中,大家都一致認同目前並沒有藥物可以有效治療「網路成癮」這件事情。臧汝芬醫師是馬偕醫院做兒童青少年網路成癮的權威,她認為網路成癮就像是一個大的雨傘,下面暗藏了很多各式各樣可能的共病,這就是為什麼要結合精神醫學一起來幫忙,組合成一個套餐:
    ● 抗精神藥物來調整當事人的一些自我攻擊或攻擊他人的行為。
    ● 抗憂鬱藥物以及情緒調節劑,來調整當事人的情緒。
    ● 透過治療過動症的藥物來調整當事人的衝動控制。
    ● 搭配心理治療處理網路成癮本身。

圖/giphy

治療網路成癮,到底是在治療什麼?

無論網路成癮討論到那裡,我們都要把一個問題放在心裡,就是我們到底在治療什麼?柯志鴻醫師在最後提了一個很酷的案例。他指出,如果有一個人網路成癮但是他覺得很快樂,那麼他其實不需要來治療。大部分的人,人生一定會面臨一種難題、辛苦的地方、或者是想要逃避的東西,他一定有他的需求。我們要做的是讓他的需求可以被滿足,不要再用網路來填補這個需求(只會越填補越空虛)。

舉例來說,你知道一個人什麼時候最容易感覺到心情不好嗎,答案是早上醒來的時候(有人是睡覺前)。

曾經有一個個案,是職業電競選手,在遊戲圈裡面打滾了很久,當時天堂二還很紅,他玩的角色是高等級的妖精,他可以從很遠的地方攻擊敵人而且自己完全不會被傷害,每次他上線,就會有很多人找他去推王。可是,他覺得很空虛,因為他比誰都清楚,電腦裡面的世界一切都是假的。他感到空虛的時候只好打開電腦,進入天堂 II 的世界中,於是他從一個「厭惡自己的早晨」,一直打電動打到「厭惡自己的睡前」,讓自己看起來整天都很忙碌、整天都有人需要他,但其實這是一場空。

他曾經跟醫師講一句話,柯醫師講完之後全場嘩然:

「我覺得我被制約在無限享樂的地獄裡⋯⋯」

於是醫師問他的需求是什麼,為什麼要來?有沒有想做的事情?或者要求把他一周想做的事情都寫下來。結果柯醫師發現一件事:網路成癮的個案都不喜歡寫字。他的推論是,人類所以異於禽獸,在於我們有很大的前額葉、有比較好的控制功能,可以了解與管理我們的情緒。從舊石器時代一直到新石器時代,有一個很重要的改變在於「磨製石器」,換句話說我們必須用手指比較精細的動作,這可能和前腦變大還(雖然這只是推論沒有任何的研究基礎)換句話說,當我們可以在日常生活當中使用指尖(例如:寫字、手作一些物品、做黏土、繪畫、沙遊、接觸植物、園藝治療等等,都可能跟前額葉有關)。寫到這裡我突然在想會不會用手指來幫伴侶性交也能夠達到類似的效果?我想加藤鷹絕對不會有網路成癮吧?(亂講)。

圖/取自柯志鴻老師簡報

案例探討:一個共病焦慮症的網路成癮國三生

現場有一個老師提到了一個很棒的問題,也是許多實務工作者內心的痛。如果是網路成癮合併焦慮症,會出現一種狀況是,當事人「有心要改變,但是就是無法真正做到」。她舉了一個個案當作例子,有一個國三的學生,因為即將要考試了,他知道再不唸書就慘了,可是他的網路成癮很嚴重,再加上他有合併焦慮的症狀,所以每次當他使用網路,就會很焦慮自己有很多書還沒有念,這些罪惡感一出現,他又會再去使用網路,接著發生親子衝突,有壓力又去偷用網路 …… 變成惡性循環。他雖然很想要戒掉過度使用網路,可是他辦不到。那該怎麼辦呢?柯醫師的建議如下:

人只有對眼睛看得到的地方產生動機。(原來是這樣啊!我覺得這也是拖延症產生的原因),太過遠的事情,我們就會覺得自己做不到,反而沒有任何動機了。

網路成癮的人有 2 個特色:

  1. 他們有過於敏感的邊緣系統:對於一些刺激,會很快地有反應。
  2. 他們前額葉的煞車和管控功能又不太好,所以當他們開始使用網路讓自己達到愉悅之後,很難讓自己停下來。

所以我們可以做下面 3 件事:

  1. 先處理共病
    跟臧醫師說的一樣,網路成癮可能合併焦慮、憂鬱、過動、人格疾違常等等各種其他生心理疾病,相較於我們很頭痛的網路成癮本身,可以先處理他的其他疾病。事實上一些研究也顯示,當我們能夠有效地降低當事人的焦慮、憂鬱、過動,一些衝動行為,以及網路成癮所連帶的負面生活影響也會慢慢減少。
    (翻譯蒟蒻:針對那個焦慮的國中生,可以請他先一邊服用血清素或者是抗焦慮藥物,來舒緩他的焦慮症狀)
  2. 不要處理網路成癮,而處理他的困擾
    這件事情聽起來很奇怪,但實際上,反而是最有效的方法。因為每一個人都有他的困擾,一個國中生來談網路成癮,通常是被家人逼來的,他的真正困擾或許並不在網路成癮上面,當你可以讓他說說他的故事、讓他去談他人生真正的困擾是什麼,從他的需求切入,再慢慢轉移去考慮網路對他的影響(這是重點中的重點),這樣他才有動機去改變。所以,治療策略是,當個案來找你談話的時候,千萬不要一開始就提到網路成癮,而是你要「讓他講」,支持他,因為你或許是這個世界上少數可以聽他說話的人了──除了網路上面的路人以外。
  3. 訂一個合乎現實的目標
    因為他們計劃和策劃現實生活當中的各種事情並不是他們擅長的(前額葉功能不好),所以可以透過在和他們談話的時候,直接增加他的前額葉功能。
    比方說,跟他一起做治療計劃(記得要根據他的需求),例如一個網路成癮而無法去上課的人,要他先去達成看看「這週上課」,而不是要他整學期都去上課。畢竟,後者對他來講太困難了,很容易就會有挫折感,很快就會放棄了。網路遊戲之所以吸引人的地方在於,他會提供剛剛好的挫折感,讓你一點一點的深入其中,所以你會每一次都覺得有挑戰,並且每一次都不覺得無聊。(詳情可以看:心理學解析《集合啦!動物森友會》:為什麼這款遊戲如此令人上癮?

    除此之外,治療者要有心理準備,就算訂的目標很小,也可能會失敗,你要想好「鼓勵的備案」。例如你們訂的目標是這個星期要去上課三天,結果他只去了一天,你必須心裡面想一個備案,在他下次來之前當他跟你說他只去一天的時候,你還是可以鼓勵他:「很不容易耶,你之前連一次都沒有去上課,結果這個星期你去了一天。那你那一天怎麼辦到的?」

圖/取自柯志鴻老師簡報

總之,柯醫師認為我們應該從面三個面向來協助當事人從網路成癮當中解脫(如上圖,雖然真的非常困難):

  1. 增加他對自己的人生做計畫,認知控制能力(簡單地說就是訓練他的前額葉)。
  2. 調整他的情緒控管能力(一樣是治療前額葉,並且可以加一些情緒輔助和調節的藥物來做治療)。
  3. 置換酬賞系統。這個是最難達到的,一個人會對網路遊戲或者是網路世界成癮,勢必表示這個世界滿足了他的某一些需求,你要替他去締造一些「不是網路的世界」也能夠滿足他的這些需求,甚至更甚於網路的世界,那他的改變才會持久。如此形成一個正向的健康生活循環(如下圖)。

圖/取自柯志鴻老師簡報

最後的心得:能網路之外獲得酬賞,自然消除成癮問題

天啊不知不覺就寫這麼長了,我自己最後來寫個小心得好了:總而言之,我覺得網路使用就像是霸凌一樣,是只要有人、有網路存在的世界,就一定會發生的事情。我們真正要做的並不是讓當事人不使用網路、禁止使用網路,而是合理的使用,然而什麼是合理的使用呢?其實就是把注意力放在網路以外的地方,增加網路以外的生活裡,我們願意投入的時間,並從中獲得的酬賞。

當然,你一樣可以從網路獲得酬賞,但倘若你的人生可以從其他地方獲得酬賞,那麼你對於網路的成癮程度,也會慢慢下降。

參考文獻與延伸閱讀

  1. 陳淑惠, 翁儷禎, 蘇逸人, 吳和懋, & 楊品鳳. (2003). 中文網路成癮量表之編製與心理計量特性研究. 中華心理學刊, 45(3), 279-294.(註:學界常用這份量表,較具有診斷信效度)
  2. Belin, D., Balado, E., Piazza, P. V., & Deroche-Gamonet, V. (2009). Pattern of intake and drug craving predict the development of cocaine addiction-like behavior in rats. Biological psychiatry, 65(10), 863-868.
  3. Berridge, K. C., & Robinson, T. E. (2016). Liking, wanting, and the incentive-sensitization theory of addiction. American Psychologist, 71(8), 670.
  4. Goldstein, R. Z., Woicik, P. A., Moeller, S. J., Telang, F., Jayne, M., Wong, C., . . . Volkow, N. D. (2010). Liking and wanting of drug and non-drug rewards in active cocaine users: the STRAP-R questionnaire. J Psychopharmacol, 24(2), 257-266. doi: 10.1177/0269881108096982
  5. Berridge, K. C. (2009). ‘Liking’and ‘wanting’food rewards: brain substrates and roles in eating disorders. Physiology & behavior, 97(5), 537-550.
  6. 國內主要由柯慧貞教授團隊每年寒暑假舉辦。不過小的駑鈍,暫時找不到其相關的實徵療效文獻。
    在講座當中,亞洲大學副校長柯慧貞教授採取的方式是不斷地舉辦營隊,透過營隊的活動,讓小孩在八天當中不使用任何網路,拿掉手機,並且增加他進行其他生活娛樂的課程,讓他有自我效能感。這就是一種置換酬賞系統的方法。
    聽起來好像好棒棒,可是由於前面你已經讀過黑白箱子裡面的老鼠的實驗,你也親身經歷過,當你一段時間把你的手機拿走之後,回家你就會立刻找手機這種狀態,所以這個方法我猜可能還是有些限制。
    雖然柯教授指出,參加營隊的學生在後續的追蹤研究當中,依然可以看到營隊介入的效果,但我自己是抱持著不太樂觀的態度──倘若家人沒有提供一個正向良好的環境繼續塑造的話,很快又會打回原形。
  7. Lan, Y., Ding, J. E., Li, W., Li, J., Zhang, Y., Liu, M., & Fu, H. (2018). A pilot study of a group mindfulness-based cognitive-behavioral intervention for smartphone addiction among university students. Journal of Behavioral Addictions, 7(4), 1171-1176.
  8. Pokemon Go Reportedly Helping People’s Mental Health, Depression
  9. 網路使用篇好量表
    結果分析:
    【正常級(20〜49分)】你是屬於正常的上網行為,雖然有時候你會花了些時間在網路上消磨,但還有自我控制的能力。
    【預警級(50〜79分)】你正遭遇到因網路而引起的問題,雖然並非到了積重難返的地步,還是應該正視網路帶給你人生的衝擊。最好要有警覺,並改變上網習慣囉!
    【危險級(80〜100分)】你的網路使用情形已經成為嚴重的生活問題,你應該評估網路帶來的影響,並且找出病態性網路使用的根源。你或許已經成為成癮者,恐怕需要很強的自制力才能使你回覆常態。建議你趕快找專家協助。

本文轉載自:海苔熊 Haitaibear 網路成癮懶人包:什麼,為什麼,還有我們可以怎麼辦?

Ad manager Post Bottom code
[集雅]廣告測試
海苔熊
70 篇文章 ・ 3 位粉絲
在多次受傷之後,我們數度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殊不知我們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認識與接納自己的勇氣。 經歷了幾段感情,念了一些書籍,發現了解與頓悟總在分手後,希望藉由這個平台分享一些自己的想法與閱讀心得整理,幫助(?)一些跟我一樣曾經或正在感情世界迷網的夥伴,用更健康的觀點看待愛情,學著從喜歡自己開始,到敏感於周遭的重要他人,最後能用自己的雙手溫暖世界。 研究領域主要在親密關係,包括愛情風格相似性,遠距離戀愛的可能性,與不安全依戀者在網誌或書寫中所透露出的訊息。 P.s.照片中是我的設計師好友Joy et Joséph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