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
test-2021_Pansci_All_Top

0

0
1

文字

分享

0
0
1

不會再忘記吃藥!新一代長效針劑讓慢性精神病治療變簡單

照護線上
・2020/11/26 ・1177字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SR值 553 ・八年級

TAAi 2020 25th 人工智慧研討會

慢性精神疾病,包含思覺失調症以及雙相情緒障礙症(又名雙極性情感疾患,俗稱躁鬱症)等,都是復發率極高的疾病,許多患者每天服用藥物以避免疾病復發,但讓人氣餒的是,只要漏吃藥就可能會導致患者病情反覆影響病情,也容易造成復發。所幸現在慢性精神疾病可以每月一針「新一代長效針劑」治療,患者只要定期回診施打,就能輕鬆穩定用藥,並減少患者生活中的諸多困擾。

每月施打,不再擔心吃藥被側目、和漏藥問題

臺大醫院精神科主治醫師謝明憲說明,每月施打一次,可以提升便利性,免除患者口服藥物所帶來的困擾,患者可以免去口服藥物所帶來的困擾提升便利性,像是漏藥問題、在外吃藥會受到關注等,同時長效針劑也有助於讓藥物濃度長期在體內保持穩定。

針劑適合病識感不佳、忙碌患者使用,降低復發風險

由於穩定用藥不容易,謝明憲醫師建議生活忙碌、容易忘記服藥的患者可以考慮使用長效針劑,或是對於病識感不佳、認知功能受損的患者而言,長效針劑能減輕家屬的照護負擔,也避免家庭內因患者用藥不穩定而產生問題。不過目前國外的治療趨勢認為,思覺失調症與躁鬱症患者都可與醫師諮詢以新一代長效針劑治療,愈早進入療程,愈能減少未來復發的風險。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4

針劑改善傳統藥常見副作用,與醫師諮詢找出最適合自己的藥物

目前新一代長效針劑,改善了過去傳統藥常見的副作用:體重增加、月經失調等,建議患者仍要當個聰明用藥人,與精神科醫師共同溝通並提出自己的擔憂,找出最適合自己的藥物。

打針不代表病情嚴重,用藥穩定才能避免惡化

謝明憲醫師解釋,許多患者及家屬誤以為「打針」代表病情加重,但其實只是將既有的抗精神病藥物成分轉化成長效針劑形式,不需天天服藥,即可以讓藥物在體內緩慢釋放,穩定的藥物濃度才能增加患者功能恢復的機會,幫助患者重返社會。

文章難易度
Ad manager Post Bottom code
[集雅]廣告測試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小丑》是如何鍊成的
林希陶
・2019/11/08 ・2450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89 ・九年級

TAAi 2020 25th 人工智慧研討會

《小丑》上映之後在各地引發了觀影浪潮,多數觀眾對於電影中小丑的心理狀態討論不休,以為精神疾病的患者必然會導致重大的暴力事件,甚至對於相關個案抱持著戒慎恐懼的排拒心態。

圖/截圖自網頁

 

(以下有雷,請自行迴避)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4

 

嚴重的社會問題:高失業率、貧富差距、種族歧視

在討論這部史詩級的電影時,我們還是不能忽略整個時代背景的影響。雖然故事是設定在高譚市,一座虛構的城市,但現實中約略可以直接對應的就是美國八零年代的紐約市。

電影所陳述的邊緣地帶類似於紐約的布朗克斯區(Bronx),此處失業率高、貧富差距過大、種族歧視嚴重、醫療費高漲導致窮人無法就醫等等社會問題至今仍未解決,貧窮率 28.4%為紐約市全區之冠,接近全區三分之一人口活在貧窮線之下,比布魯克林區(20.0%)還要慘澹1

《小丑》電影所陳述的邊緣地帶頗類似於紐約的布朗克斯區。圖/imdb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一個精神疾病患者,在失業、貧窮、福利取消、中斷就醫、停止服藥、家有重症老母等種種不利的條件之下生存,在社會底層不停地掙扎,找不到人生的出口。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8

只有外在行為與部分症狀,難以進行診斷

一次次的挫折,一次次的失敗,導致了難以收拾的亂局。如果一般人願意多抱持一些些同理心(而不是在於有跟沒有之間),如老闆不要不明就裡的亂罵一通、同事不要亂給一把真槍、坐地鐵時不要故意排擠失意的人等等。或許事情都會出現轉圜,而非只有走上極端暴力一途。

至於能否從電影的片段判斷小丑到底呈現出何種精神疾病?只能說異常困難。困難的地方在於,電影所呈現的是外在行為與部分症狀,但是缺少診斷中至關重要的病史、持續時間(duration)與嚴重程度2

圖/imdb

從電影中出現的片段,我們知道主角有些經驗如與鄰居互動、約會等內容,都是不存在的,推測可能有幻聽與妄想。但是這樣頂多只能說有 psychosis(精神病症,通常指稱脫離現實的幻聽、妄想、奇異行為),但並未達到任何正式診斷。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12

其餘的自戀、反社會、煙不離手、情緒冷漠、突發性暴力、情緒暴起暴落、殺人後異常平靜、童年曾受虐待、創傷後壓力反應等等異於常人之處,因無詳細病史資料,並無法驟下任何診斷,只能說是個人特質的極端延伸。

精神疾病患者並不比一般人暴力

至於社會大眾至為關心的精神疾病是否會導致重大暴力事件,先前已經為文討論,可前往參閱:

在此簡單截錄兩文之重點,反覆提醒精神疾病患者並不會比一般人有更多暴力行為(我知道大家一秒鐘都是幾十萬上下,沒時間參閱):

因心智異常所導致的謀殺(mentally abnormal homicide,包含導因於精神疾病而無須負擔刑事責任及精神狀態不適合受審者,以下簡稱 MAH)只佔了謀殺案件的 3.7%。也就是說,大約96%的案件都是正常人所為。過去25年來,MAH 所佔的比率很穩定,都在 2% 至 4% 之間浮動,並未有顯著變化。

MAH 發生的比率也與精神醫療利用率無關,不是服務件數變多,MAH 就會下降。若以受害者來看,MAH 的對象主要是家人,大約佔了六成,陌生人受害只佔了百分之 9;但一般人謀害的對象主要是熟人,大約是百分之 49。如果真要以統計顯著與否來看的話,一般人較常殺害熟人與陌生人。

若我們再深入瞭解到底何種精神疾病犯下謀殺案件的比例較高3(見下表)。從文獻中可以知道確實是psychosis,約佔 82.5%。但在解讀此表時,需特別小心。這裡所謂的 82.5%,並不是指全體犯罪者中有精神病症的比例,而是指精神病症佔了因心智異常所導致的謀殺案件的比例。

心智異常所導致的謀殺案件,其診斷與所占比例

若真要去推算全體犯罪者中有多少精神病症比例,則是 3.1%(3.7%×82.5%)。接續的第二名是確診為思覺失調症(schizophrenia,舊稱精神分裂症),約佔 53.1%;第三名為物質使用疾患,約佔 41%;第四名為人格疾患,約佔 17.5%(註)。

註:眼尖的讀者可能會發現,這四項加起來超過 100%。但這個表不是這樣解讀的。這裡結果並沒有寫錯,因為共病的關係,很多個案可能有兩種以上的診斷。也就是說,精神病症這一組,可能同時又被分入思覺失調症與物質使用疾患中。

容易造成失控的危險因子:不守醫囑未進行心理與藥物治療

若再更進一步考慮精神疾病患者,何時會出現暴力,首要的兩個與治療有關的危險因子是不遵守醫矚而未接受心理治療不遵守醫矚而未接受藥物治療4。也就是說,當拿掉心理治療的監控效果與藥物治療的鎮靜能力時,暴力隨即伺機而動。

圖/imdb

《小丑》的主角亞瑟·佛萊克,也在社會福利取消後停止心理治療與藥物治療,後續引發更大規模的暴力事件。此處確實與上述二篇回顧性研究一致,在這裡只能讚嘆電影編劇的精準設定。

「對精神疾病患者來說,最慘的就是人們總期望你表現的像沒有得病一樣。」(The worst part of having a mental illness is people expect you to behave as if you don’t.)

——這是佛萊克在日記中不經意所吐露出來的心情寫照

世界上有一半的人,確實不知道另一半的人如何生活。他們背負著這個疾病,默默的活著,並不祈求雪中送炭,只希望今天不是悲慘的一天。

他們只能單純的尋找一個靜謐的角落,安靜的活著。但現代社會是否可能連最後一個邊緣的角落,也不肯提供?這部電影並沒有提供終極答案,但無疑是最反諷的寫照。

參考資料

  1. An Economic Snapshot of the Bronx
  2.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5th edition. (2013). Arlington, VA.,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3. Penney, S., Prosser, A., Grimbos, T., Darby, P., & Simpson A. I. F.(2018). Time trends in homicide and mental illness in Ontario from 1987 to 2012: examining the effects of mental health service provision. The Canadi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63 (6), 387-394. DOI:10.1177/0706743717737034
  4. Witt, K., van Dorn, R., & Fazel, S. (2013). Risk Factors for Violence in Psychosis: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Regression Analysis of 110 Studies. PLoS ONE, 8(2):e55942. doi:10.1371/journal.pone.0055942
Ad manager Post Bottom code
[集雅]廣告測試
林希陶
74 篇文章 ・ 2 位粉絲
作者為臨床心理師,專長為臨床兒童心理病理、臨床兒童心理衡鑑、臨床兒童心理治療與親子教養諮詢。近來因生養雙胞胎,致力於嬰幼兒相關教養研究,並將科學育兒的經驗,集結為《心理師爸爸的心手育嬰筆記》。與許正典醫師合著有《125遊戲,提升孩子專注力》(1)~(6)、《99連連看遊戲,把專心變有趣》、《99迷宮遊戲,把專心變有趣》。並主持FB專頁:陶然心理工作室及部落格:暗香浮動月黃昏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好端端卻突然「發瘋」?精神分裂患者崩潰的假我——《一次讀懂五十本心理學經典》
時報出版
・2019/08/07 ・3482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SR值 560 ・八年級

TAAi 2020 25th 人工智慧研討會

編按:1950 年代末期,蘇格蘭精神科醫師朗納.連恩 (R. D. Laing) 所著之《分裂的自我:清醒與瘋狂的研究》,協助社會改變了檢視精神疾病的方式。他的目標是「讓瘋狂,以及陷入瘋狂的過程,可以理解」,也成功說明了精神疾病(尤其是與精神分裂相關的)為何實際上對患者來說是合情合理。讓我們從他的著作更了解精神分裂相關疾病。

精神分裂患者最需要的是?

在開頭幾章,連恩表達了在 1960 和 70 年代普遍的見解:真正瘋狂的不是關在療養院裡的人,而是準備按下按鈕毀滅人類的政客和將軍。

他覺得精神醫學把某些人歸類為「精神病」,彷彿他們不再是人類的一分子,多少有些傲慢。對連恩來說,精神科醫師給的標籤比較是說明了精神醫學這門專業以及它創造的文化,而不是任何人真正的心智狀態。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4

主流精神醫學在對付精神分裂患者上面走錯了路。連恩指出,關於精神分裂的個人顯著的特點是:他們對於心裡發生的事高度敏感,並且極度保護隱藏在層層虛偽人格後面的自我。若醫生只是想尋找「精神分裂症狀」,彷彿把對方當成物體,勢必處處會遭遇抗拒。這樣的病人想要的不是檢查,而是傾聽,真正的問題是:「究竟是什麼導致他們以這樣的方式來體驗這個世界。」

這樣的病人想要的不是檢查,而是傾聽。圖/Seven 7 @PEXELS

精神分裂者:混亂困惑、與自己或世界分裂

「在某方面來說,我多少算是死了。我切斷跟別人的關係,把自己封閉起來……你必須跟別人一起活在這個世界上。如果你做不到,內心就有什麼東西死了。」──彼得,連恩的病人

連恩界定「精神分裂」的人生活在分裂之中;要嘛是內在分裂,或者是自己與世界的分裂。他們經驗到的自己不是「整合」的,而且會感受到孤立於其他人之外的痛苦。他對於精神分裂的人和精神分裂患者的區分是:精神分裂的人可以一直是混亂困惑但仍保持神智清醒,而精神分裂患者分裂的心智已經越線進入精神病態。

大多數人習以為常對自己有某種程度的確定。對於自己是誰以及自己跟世界的關係,他們本質上是自在的。相反的,精神分裂的人有著連恩所稱的「本體不安全感」,對於自己的身分認定以及自己在大局中的位置有著基本、存在性而且根深蒂固的質疑。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8

那些讓他們害怕的東西……

「與他人互動」:與他人互動本質上讓他們害怕。他們甚至可能畏懼別人愛他們,因為有人這麼清楚認識他們,意味著自己暴露了。為了避免透過愛融入另一個人裡面,精神分裂的人可能走到另一個極端,選擇孤立,或者甚至寧可別人痛恨他們,因為這樣比較沒有機會「被吞沒」。因為自我意識是如此脆弱,他們經常有的感受是自己要溺斃了,或者是燃燒殆盡。

「因為自我意識是如此脆弱,他們經常有的感受是自己要溺斃了。」圖/Pixabay

「遭受侵犯」:遭受侵犯是指,他們無時無刻都覺得這個世界會碾壓他們的心靈,摧毀他們的自我認定。這樣的擔憂只可能來自最初就有的巨大空虛感,如果一個人一開始就沒有什麼自我意識,這個世界就可能像是迫害的力量。

「石化」和「人格解體」:這種感覺像是變成石頭,相應的結果是,想要否認別人的現實感受,因此他人就會變成「它」,這樣就不需要應對了。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12

連恩指出,「歇斯底里的人」會盡他們所能忘記或壓抑自己,而精神分裂的人會執念於自己。不過這樣的執念和自戀相反,因為裡頭沒有自愛,只有冷漠而客觀無情的檢視,想要把自我戳開來看看,如果有的話,裡面是什麼東西。

生活,卻沒有感覺自己活著

連恩評論道,許多人採取精神分裂的方式來應付身體或精神上都無法逃開的可怕處境(例如,身處集中營)。若要面對無法接受發生的事,他們可能退縮到自己的內心世界,或者幻想自己在別處。

這種「暫時的解離」不是對應生活的健康方式。

「他們可能退縮到自己的內心世界,或者幻想自己在別處。」圖/Wokandapix@Pixabay

不過分裂的人格會覺得這種解離是永久的。他們覺得有在生活,「但沒有感覺自己活著」。援引文學典故,連恩指出,莎士比亞的人物往往有缺陷,還得面對嚴重的個人衝突,但是他們仍然處於生命的大流之中,而且能掌握自己。

另一方面,卡夫卡的小說和貝克特 (Samuel Beckett) 劇本中的人物,缺少這種基本的存在安全感,因此讓人聯想到典型的精神分裂。他們無法只是「質疑自己的動機」,因為他們甚至沒有堅固、凝聚的自我來提出質疑。生活變成每天都是戰鬥,要保護自己免於外面世界的威脅。

因為精神分裂的人沒有確定的自我,於是往往會試圖扮演他們認為世人期待他們成為的那種人,融入對方的環境到病態程度。連恩有位病人,十二歲的女孩,必須每天晚上走過一座公園,而她害怕受到攻擊。為了應付這樣的處境,她發展出一種想法,相信她能夠隱身,因此安全。他寫道,只有內在真空(通常我們會在這裡找到自我)的人才可能左思右想發展出這樣的幻想來防禦自己。

努力逃避世界,卻逃不過混亂的自己

連恩區分了「具身的人」和「不具身的人」。具身的人有「血肉意識」,感覺到正常的慾望,而且尋求滿足慾望。而不具身的人體驗到身心之間的分隔。

精神分裂的人過的那種內在、精神的生活,使得他們的身體並不代表自己的真我。他們建立了「假我系統」,透過假我與這個世界相遇,但是這麼做他們的真我就隱藏得更深了。

他們非常恐懼被「揭露」,因此努力控制跟別人的每一次互動。這樣精心思慮的內在世界讓他們感覺獲得保護,但是因為沒有東西取代真實世界的關係,他們的內在生活變得荒蕪。反諷的是,他們最終垮掉或是崩潰不是來自他們恐懼的他人,「而是因為內在防禦自行運作造成的破壞」。

「因為內在防禦自行運作造成的破壞。」圖/geralt@Pixabay

對精神分裂的人來說,經驗的每一件事都極其個人,然而內心卻感覺那裡彷彿是真空。他們經驗到的唯一關係是跟自我的關係,然而那是混亂的關係,因此他們極度痛苦和絕望。

讓精神分裂傾向的人成為患者的是?

依靠假我系統來生活,以假我面對世界……精神分裂的人可以擁有想像的內在生活。

對於事物、連串思考、記憶和幻想的依戀取代了正常具有創造力的關係。任何事都變得有可能。精神分裂的人感覺自由和無所不能,然而這麼一來,他們把自己旋轉得更遠,遠離客觀事實的中心。如果他們的幻想是破壞性的,很容易就會導致破壞性行為,而接觸不到真我,可能就不會內疚,也不會補償。

這就是為什麼精神分裂患者可能這個星期明顯看起來正常,而下星期就成了神經病,宣稱父母或丈夫、妻子想要殺害他們,或者有人想要偷走他們的心智或靈魂。讓他們看起來相當正常的假我(或者數個假我)的面紗突然掀開了,揭露了秘密,那個一直躲藏起來不讓世人看到的飽受折磨的自我。

前幾天很正常,轉眼就發瘋,可能是因為假我的面紗掀開了。圖/Gellinger@Pixabay

酒精成癮、憂鬱……《分裂的自我》背後的爭議

《分裂的自我》也呈現了連恩引起爭議的信念:如果孩子有精神分裂的遺傳傾向,母親(或親人)的某些作為可能激發或者防止病症的出現。毫不意外,這個論點激怒了精神分裂患者的父母。

這本書比較持續的影響是有助於社會移除環繞著精神疾病的禁忌,同時讓讀者比較瞭解分裂的心智。還有一項重要理念是,心理學應該是關於如何獲得個人的成長與自由,而不是模仿傳統醫學的「疾病/症狀/治療」範型。

連恩認為,探索你是誰是至關重要的,即使這場探索是冒險的歷程。另一條路徑是努力讓自己符合社會的嚴密控制模式,但這樣的妥協會伴隨所有相關焦慮。因為上述理念連恩在 1960 年代變得知名,吸引了覺得自己被家庭或文化邊緣化的人,也吸引了想要加入人類潛能運動追求「自我實現」的人。

使用藥物、酒精成癮、憂鬱,以及對非正統主題例如薩滿和輪迴的興趣,都導致連恩的專業聲望下降,他在一九八七年被迫放棄英國合格醫生的登錄資格。

儘管批評家企圖貶低他的著作,他實現了自己的雙重目標:改變對精神疾病的態度;協助重新制定心理學的終極目標。連恩依舊是二十世紀心理學的重要人物。

本文摘自《一次讀懂五十本心理學經典》時報出版

Ad manager Post Bottom code
[集雅]廣告測試
時報出版
126 篇文章 ・ 0 位粉絲
出版品包括文學、人文社科、商業、生活、科普、漫畫、趨勢、心理勵志等,活躍於書市中,累積出版品五千多種,獲得國內外專家讀者、各種獎項的肯定,打造出無數的暢銷傳奇及和重量級作者,在台灣引爆一波波的閱讀議題及風潮。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別再把暴力事件與精神疾病連在一起,統計顯示謀殺犯「正常人」才佔高比例
林希陶
・2019/07/11 ・4638字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SR值 581 ・九年級

TAAi 2020 25th 人工智慧研討會

台灣社會每次發生重大謀殺案件,就陷入加害者必然為精神疾病患者的想像。甚至還有一些政治人物附和必須強力監控精神疾病患者1,以為只要把他們全都抓去住院,世界就會天下太平。

但稍有接受過心理病理相關知識的人,必然知道精神疾病患者並不會比一般人有更多暴力行為。

事實上,由精神病患犯下的殺人案很,少到無法預測。在 2012 年,將近一萬名美國人被槍殺身亡。當年最嚴重的案件──新鎮事件(或稱桑迪胡克小學槍擊案,發生於美國康乃狄克州新鎮市)──而被槍擊的身亡只佔了這裡面的 26 人。從過去的資料已知,只有百分之三到五的暴力舉動是由精神病患所犯下,而且這些案子多數沒有用到槍,精神疾病並非重大暴力行為之主要原因。當一個有精神疾病的人真的犯下暴力事件,通常是因為他們陷入與他人的衝突情境,而不是預先策劃一場大規模屠殺2,3

只要把「瘋子壞人」都關起來,就不會發生暴力事件?圖/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劇照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4

對於精神疾病患者的常見疑問

關於精神疾病患者,較不易接觸到的一般人簡單素樸的感想可能是:外面的「壞人瘋子」很多,只要將他們與社會隔絕,暴力案件就不會發生。

但實際上,這樣的結論是合理的嗎?這裡頭有很多可討論的議題,主要歸結起來我們可以先問以下三個問題:

  1. 精神疾病患者與一般人相比,其暴力發生的情況是否較多?
  2. 精神疾病患者若發生暴力,其對象為何?
  3. 精神疾病患者,若住院天數增多,是否發生暴力事件就會下降?簡單的說,就是讓他們都關在醫院就好,是否就不會危害到外面的人?

以上三個可說是所有鄉民網友們最關切的問題,在各大留言版上留下各種仇視精神疾病患者的,也約略都是這類的話語。若我們願意冷靜下來想想,找尋一下最新的研究資料,或許還是有機會扭轉這些根深蒂固的不正確想法。這裡進一步更新一篇最新的研究4,幫助大家重新思考一下重大暴力事件的本質為何,與精神疾病患者到底有何關係。

本研究為 2018 年加拿大團隊所發表,他們將焦點放在加拿大安大略省,仔細耙梳從 1987 到 2012 二十五年來精神病患發生重大暴力事件的發生率與發生型態。至 2012 年為止,安大略省成年人總人口約為 1069 萬人,雖然與台灣有一小段差距,但不失為參考對象。這個研究說來非常複雜,因為同時要得到法院與精神衛生系統的資訊,並進一步比對謀殺案件與精神疾病患者就醫的狀況。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8

表一、安大略省殺人犯罪比率整理表(1987-2012)

年份MAH*的數量全部殺人犯罪的數量MAH所佔的比率安大略省成人總人口每 10 萬人殺人犯罪之比率每 10 萬人MAH殺人犯罪之比率
198751912.627,267,3432.6280.069
198841632.457,435,8642.1920.054
198951752.867,661,3022.2840.065
199061703.537,810,5012.1770.077
199142171.847,910,5562.7430.051
1992102044.908,007,2342.5480.125
199331851.628,096,3602.2850.037
199451682.988,195,3122.0500.061
199561623.708,296,3791.9530.072
199621621.238,394,9331.9300.024
1997101466.858,517,7061.7140.117
199831362.218,633,9241.5750.035
1999101536.548,760,1521.7470.114
200061244.848,915,7521.3910.067
200191545.849,104,2531.6920.099
200271714.099,290,3131.8410.075
200361743.459,449,5151.8410.063
2004121786.749,601,1871.8540.125
2005152166.949,742,8072.2170.154
200641442.789,878,5221.4580.040
200761803.339,995,1061.8010.060
200851483.3810,125,0861.4620.049
200971793.9110,250,7051.7460.068
201051892.6510,393,9571.8180.048
201141682.3810,529,8061.5950.038
201241452.7610,694,5941.3560.037
*MAH,因心智異常所導致的謀殺,包含導因於精神疾病而無須負擔刑事責任及精神狀態不適合受審者。
表格經作者重製(資料來源:Penny et al, 2018。)

從結果來看,平均而言,因心智異常所導致的謀殺(mentally abnormal homicide,包含導因於精神疾病而無須負擔刑事責任及精神狀態不適合受審者,以下簡稱 MAH)只佔了謀殺案件的 3.7%。也就是說,大約 96% 的案件都是正常人所為。

過去 25 年來,MAH 所佔的比率很穩定,都在 2% 至 4% 之間浮動,並未有顯著變化(請見上表一)。另外,MAH 發生的比率也與精神醫療利用率無關,簡單的說,也不是說服務件數變多,MAH 就會下降。整個安大略省的精神疾病的病床數甚至是下降的,他們不考慮將精神疾病患者一直關在醫院之中,也沒有因此就導致 MAH 上升。

若以受害者來看,MAH 的對象主要是家人,大約佔了六成,陌生人受害只佔了百分之 9;但一般人謀害的對象主要是熟人,大約是百分之 49。如果真要以統計顯著與否來看的話,一般人較常殺害熟人與陌生人(見下表二)。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12

表二、受害者特徵比較表

受害者特徵MAH*
% (95%信賴區間)
非MAH
% (95%信賴區間)
w2 (P)
家人60.6(52.8, 68.0)34.3 (32.7, 35.9)47.9 (<0.001)
熟人30.0(23.2, 37.5)49.3 (47.7, 51.0)23.5 (<0.001)
陌生人9.4(5.5, 14.8)16.4 (15.2, 17.6)5.35 (<0.05)

*MAH,因心智異常所導致的謀殺,包含導因於精神疾病而無須負擔刑事責任及精神狀態不適合受審者。
表格經作者重製(資料來源:Penny et al, 2018。)

與其擔心精神疾病患者,應投入更多資源於紓壓與社會支持

總而言之,網友鄉民與政治人物所擔心的精神疾病患者在外面遊蕩就會發生殺人犯罪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若需要做任何管制、監控的話,反倒是一般人危害陌生人的可能性還比較高。

若以國家政策的角度而言,與其將所有精神疾病患者關入機構,還不如將社會資源投注於提供多元的抒壓管道,並且減少貧窮(有錢的話,我也會很善良)、物質誤用,並建立足夠的社會支持,才有可能進一步減低殺人犯罪的比率。

參考資料與延伸閱讀

  1. 精神科醫師:北市府「盤查」 反而給精神病患壓力(2016/04/02)。自由時報。
  2. 周群英(譯)(2017)。拒絕真相的人:人們為何不相信科學?( Sara E. Gorman, Jack M. Gorma)。新北:八旗文化。
  3. 精神疾病並非重大暴力行為之主要原因(2017/05/22)。
  4. Penney, S. R., Prosser, A., Grimbos, T., Darby, P., & Simpson A. I. F.(2018). Time trends in homicide and mental illness in Ontario from 1987 to 2012: examining the effects of mental health service provision. The Canadi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63 (6), 387-394. DOI:10.1177/0706743717737034
Ad manager Post Bottom code
[集雅]廣告測試
林希陶
74 篇文章 ・ 2 位粉絲
作者為臨床心理師,專長為臨床兒童心理病理、臨床兒童心理衡鑑、臨床兒童心理治療與親子教養諮詢。近來因生養雙胞胎,致力於嬰幼兒相關教養研究,並將科學育兒的經驗,集結為《心理師爸爸的心手育嬰筆記》。與許正典醫師合著有《125遊戲,提升孩子專注力》(1)~(6)、《99連連看遊戲,把專心變有趣》、《99迷宮遊戲,把專心變有趣》。並主持FB專頁:陶然心理工作室及部落格:暗香浮動月黃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