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
test-2021_Pansci_All_Top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追劇沒字幕就聽不到?電視聲音不清楚,你可以這樣做

雅文兒童聽語文教基金會
・2020/10/28 ・2845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09 ・六年級

TAAi 2020 25th 人工智慧研討會

  • 文/雅文基金會聽語科學研究中心 研究員 洪右真

好不容易能當廢柴追劇,結果一場電影看下來,手裡握的不是啤酒和鹽酥雞,而是得用來不斷調整音量的遙控器,聽不清楚劇中對白實在有夠掃興。

相信很多人看劇時心中不免出現「如果沒有字幕根本聽不懂演員對白呀!」或「這電影音效怎麼這麼爛,一直蓋掉對白,都聽不清楚。」這類的OS。除了演員的口音、語速、清晰度和掌握台詞語言的熟稔度外1,2,讓電視語音品質打折扣的原因百百種,先找出病灶對症下藥,不再讓看劇成為對耳朵的一種折磨。

常常覺得聽不清楚劇中對白嗎?到底是演員口齒不清、電視喇叭太爛,還是我的聽力退化了?圖/pxhere

打磨又加工,電視聲音其實通過層層處理

我們坐在電視前聽到的聲音都是經過多次的轉換和處理,包括拍片時透過麥克風的收音,影片後製時添加的音效,或為了凸顯訊息而使用的降噪、等化和壓縮功能等。再一路到電視喇叭的規格、視聽設備的擺設方位、環境噪音強弱等都會影響我們感知到的音質3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4

尤其,現在的電視大多會開啟「壓縮動態範圍」(dynamic range compression)功能,提升整體響度,但卻讓音訊失去原本的大小起伏2,反而降低了語音的清晰度。

顧此失彼,輕薄螢幕讓聲音品質走下坡

電視機不斷推陳出新,而時下正流行液晶螢幕,越薄越好。然而,為了追求超薄造型和節省空間,電視喇叭常被設計成內建在機體的背面或下方,而非像傳統電視直接面對前方。

這樣的設計導致喇叭送出的聲音會先由背後的牆面或下方的櫃體反射,接著才會傳送出來,影響聲音品質6。而且聲音的反射常會引起梳狀濾波(comb filtering),造成原始信號與延遲的反射音相互疊加或抵銷,改變聲音的本質3,7

根據研究指出,電視喇叭的頻率響應(frequency response)表現也不盡相同。頻率響應反映輸出與輸入聲音的符合程度,差異越小越好,可惜不少電視喇叭輸出與輸入的音量差異可高達10-20分貝,讓聲音扭曲,降低語音清晰度3,8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8
各種喇叭位置。現在的電視為了追求薄面造型,通常會犧牲喇叭內建的最佳位置。圖/Mapp, P. (2016, September). Intelligibility of cinema & TV sound dialogue. In Audio Engineering Society Convention 141. Audio Engineering Society.

電視機之外,聽力退化如何影響你?

聽力損失也可能是讓你聽不清楚電視聲音的元兇。不同的聽損類型和程度會對語音接收品質造成不一樣的影響,像是家中長輩最容易因為重聽而將電視越轉越大聲。

一般來說,聽力退化大部分都先發生在高頻率帶,而首當其衝的便是語音清晰度。所以長輩會因為聽不清楚子音和子音間短暫又細小的差別(如ㄑ和ㄐ),而覺得演員講話時的聲音悶悶的。

不僅如此,重聽的長輩對於音高(pitch)的掌握度也較差,讓他們在多人講話的場景中(如:政論節目)也較難鎖定特定說話者1,不免讓他們因為聽得辛苦而更加怒火中燒、血壓飆升。若再加上家裡的各種噪音,不管是電器運轉聲或小孩哭鬧聲,也都會讓訊噪比(signal-to-noise ratio)惡化,使訊息內容被噪音覆蓋,增加聆聽的困難。

只要一個環節出錯,都會影響對白清晰度,讓觀眾追劇追得苦哈哈。

讓追劇更享受,你可以這樣做!

如研究結果顯示,約八成使用者在聽不清楚時的第一個反應便是將音量調大,再來則是打開字幕2。國內電視節目大多已上有字幕,所以不成問題。但若是使用特定平台追美劇、看脫口秀或演講,則可選擇開啟字幕或是調降語速。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12

此外,降低家中環境噪音或避免聲音反射也是解決之道。透過擺滿書的書架、地毯和其他布織品(如窗簾)的擺設都可以降低聲音的反射,讓語音更清楚傳遞。

接著,你也可以調整電視音效的混音模式,試試看何種設定聽起來最清楚和舒服。比如把動態範圍(dynamic range)選項下的壓縮模式改回標準模式,看看聲音是否更自然。其他設定還有像是轉換不同聲音模式(sound mode)、自動音量平衡(auto volume leveling)或是調整均衡器/EQ效果器(equalizer)。

記得,若想要讓對白更清楚,通常可試著調降低頻(bass)音量並調升高頻(treble)音量。另外,透過降低干擾音頻的音量通常會讓聲音聽起來比較自然,一昧的使用增強效果反而容易讓聲音失真扭曲10

電視機播音設定細節多,幫助你追求更好的閱聽品質。圖/Pixabay

每個廠牌和型號的音效功能名稱和預設值皆不同,建議還是得耐著性子嘗試各種設定,才能讓電視音效最貼近你的聆聽需求。

如果上面這些方法的效果都不是很好,也有一些需花錢的改善方法。像是無線抗噪耳機可以讓你直接聆聽電視聲音,或電視音響(sound bar)改善聲音輸出品質,也都是不錯的選擇。

發揮巧思,輔具配戴者也能受到照顧

若家中重聽長輩有戴助聽器,那我們應該更要有同理心,因為助聽器也會壓縮處理電視的聲音,可能造成過度壓縮(over-compression),進而降低語音接收的清晰度4,5

不過,戴助聽器也是有解的。除了可以直接調整助聽器音量外,還可以將設定改為指向式麥克風,讓聲音接收範圍更限縮以排除其他噪音。

簡單更改設定,就可以幫助配戴助聽器的家庭成員。圖/Creazilla

其他則還有助聽器配件,如語音串流器(streamer)或脖掛型線圈(neck loop)等都可以讓長輩直接接收電視的聲音,不僅讓他們聽得更輕鬆,也還家人一個清靜的居家空間。

影響電視聲音品質的原因數不清,下次若身邊有人又在抱怨聽不清楚電視對白,別忘了除了把音量調大聲或憤而關掉電視外,還有很多可以改善聽品質的小技巧,一起做個智慧型的追劇達人!

參考資料

  1. Armstrong, M. (2016). From clean audio to object based broadcasting. BBC Res. Dev. White Pap, 1-23.
  2. Strelcyk, O., & Singh, G. (2018). TV listening and hearing aids. PloS one, 13(6), e0200083.
  3. Mapp, P. (2016, September). Intelligibility of cinema & TV sound dialogue. In Audio Engineering Society Convention 141. Audio Engineering Society.
  4. Plomp, R. (1994). Noise, amplification, and compression: Considerations of three main issues in hearing aid design. Ear and hearing, 15(1), 2-12.
  5. Verschuure, H., Prinsen, T. T., & Dreschler, W. A. (1994). The effects of syllabic compression and frequency shaping on speech intelligibility in hearing impaired people. Ear and hearing, 15(1), 13.
  6. https://www.dynaudio.com/dynaudio-academy/2016/october/why-flat-screen-tvs-distort-voices (資料擷取日2020.09.18)
  7. https://www.dpamicrophones.com/mic-university/the-basics-about-comb-filtering-and-how-to-avoid-it(資料擷取日2020.09.18)
  8. https://www.rtings.com/tv/tests/sound-quality/frequency-response(資料擷取日2020.09.18)
  9. Gordon-Salant, S., & Callahan, J. S. (2009). The benefits of hearing aids and closed captioning for television viewing by older adults with hearing loss. Ear and hearing, 30(4), 458.
  10. https://www.the-home-cinema-guide.com/how-to-improve-tv-sound.html(資料擷取日2020.09.18)
文章難易度
Ad manager Post Bottom code
[集雅]廣告測試
雅文兒童聽語文教基金會
15 篇文章 ・ 1 位粉絲
雅文基金會提供聽損兒早期療育服務,近年來更致力分享親子教養資訊、推動聽損兒童融合教育,並普及聽力保健知識,期盼在家庭、學校和社會埋下良善的種子,替聽損者營造更加友善的環境。
2021_Pansci_PC_sidebar_Top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助聽器,其實跟戴眼鏡不一樣!別再期待一戴就能馬上聽清楚
Unmet Needs 臨床工程專欄
・2020/09/21 ・3893字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SR值 538 ・八年級

TAAi 2020 25th 人工智慧研討會

生活中是否有遇過親朋好友買了助聽器後抱怨連連,以為戴上助聽器就能恢復以往溝通無礙的輕鬆感?

在臨床,有時會遇到家長或大眾會期待戴上聽力輔具後,能像戴上眼鏡一樣快速有效。本篇文章的目的是探討視覺與聽覺受損的差異,進一步討論輔具的相異之處。

撰稿
許逸翔|台大生資所碩士生/陽明醫工&生科雙修
詹喬智|醫材獨立開發者
魏羽庭|陽明大學神研所碩士

審稿
郭文瑞|國立陽明大學神研所
吳政融|聽力師

在台灣,我們很常看到身邊的人近視,開啟戴眼鏡的人生。不過,現在的人們似乎也不那麼在意自己的近視是否很嚴重,因為我們只需要去眼鏡行一趟、花一筆錢,就能戴上一副好眼鏡,讓自己的世界再度變得光明與清晰。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4

然而,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想過,我們的另一項器官──耳朵,如果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不斷地受到高強度的聲音刺激,像是長時間的戴耳機、處在高分貝聲音的環境下,我們的聽力功能也會逐漸退化,而且不是簡單帶上助聽器就可以了。

不像近視度數很深時,可以選擇雷射手術,從此擺脫麻煩的眼鏡或隱形眼鏡;重度聽損即便做手術植入電子耳,仍要後續復健、持續支出昂貴的耗材費用,以及定期回醫院調頻追蹤,而且還不可能完全恢復正常的聽覺。

究竟是為什麼呢?這次就來談談聽損與近視在本質上的不同,並講解為何聽損者在戴上助聽器後還需要經歷一段漫長的復健之路。文章將從各自簡單的原理出發,讓讀者了解眼睛與耳朵發生問題的原因,與解決之道。

要做比較之前,我們要先從同類型能比較的項目出發,也因此來解析一下視覺與聽覺輔具的異同之處。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8

從訊號、輔具、接收器來看視覺與聽覺

我們的視力與聽力都是屬於感官,主要都是以「接收訊號」為主。當我們提到「輔具」,其定義是輔助達到「功能」的器具,我們的感官都有可能因為某些原因而無法正常發揮功能,因而我們才會需要輔具。接下來分別就「訊號」、「輔具」與「接收器」看視覺與聽覺,進而解釋不能適用的原因。

什麼訊號呢?分別是光波與聲波,雖然兩者都是能量的一種形式,不過前者是電磁波、不需要介質,後者是機械波中的橫波,但兩者都是能量的一種形式1

因為都是能量,我們簡單用其主要的兩變數作為軸線:頻率與強度。光學的好理解,頻率就是我們的光譜圖(Spectrum),強度應該對應的光亮程度(Lumen2),不過我們是從感官收到的訊號出發,方便理解,這邊將視覺的強度稱作「清晰度」。

聲學的軸線圖表比較不常見到,其橫軸是聲音的頻率(也就是人耳的可聽頻率 20–20000hz 間),搭配縱軸的音量(單位分貝,dB)可以繪製成的「聽力圖」(Audiogram),其主要用途跟視力檢查的圖類似,聲音檢查時很常會用到。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12
聽力圖。圖/George Chan

為什麼會近視,原來是光線無法正常聚焦到視網膜

造成近視的原因有很多,但是不外乎就是我們過度地使用眼睛。從國小、國中開始,課業逐漸繁重,因為科技影響,我們容易在辛勤唸書之後,再繼續滑個手機、玩電腦遊戲以抒解疲勞。

然而,這樣的放鬆並沒有讓我們的眼球獲得休息,眼睛在長期近距離的使用下,會導致眼軸過長,使得光線反而在我們一般正常的使用眼睛的情形下,無法好好的聚焦在視網膜上,而這也就造成了我們的近視眼。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就需要帶上近視眼鏡,來彌補光軸過長,光線無法正常聚焦到視網膜的缺點。

談完近視,那現在換我們來談談,究竟什麼樣的原因為造成聽損?聽損有分很多種,有一種是「傳導型聽損」,是跟近視比較像的類型,可以透過簡單的放大聲音,像是助聽器就能回歸正常生活。

然而,常常讓人誤解的不會是這種,今天的主題也是國人罹患的最主要的類別 — 感音神經性聽損,它的發生原因是「接收器」上有所受損,進而難以完整傳達訊號。

常見的「感音神經性聽損」,原因是毛細胞受損難接收訊號

感音神經性聽損主要原因包含我們人體的自然老化,或長期曝露在噪音的環境下,例如長期的配戴耳機等。有這症頭的人常會有「覺得好像有聲音,但是聽不清楚到底在講什麼的」情況,或是電視越開越大聲、覺得看新聞很吃力,甚至是到餐廳和朋友聚餐很容易漏掉話題,常常需要對方再講一次。

這些自然而然的老化,或耳朵的過度操勞,都會導致我們對聲音的「敏感度」逐漸下降,也就是我們俗稱的重聽,除了會有覺得對方講話不夠大聲的情況,也可能高頻的聲音(高音)比較聽得不是那麼清楚。其背後的原因主要源自於我們的毛細胞受損,進而難以正常接收到訊號,接下來討論的聽損都是針對這種「感音型聽損」。

瞭解這樣兩種訊號與接收器後,重點來了,當這兩種訊號都在同樣的距離發出,我們能接收到的訊號,就會取決於我們的感官(接收器)的敏銳度。用頻率─聲音圖來說,近視就是「相同距離看到的畫面比較不清晰」,也就是說,近視的人比起沒近視者,相同距離的物體需要放更大,聽損則是指相同距離音量要放更大。

輔具的目的,就是補足「接收」不良的「訊號」

輔具的目的是協助器官「恢復正常供能」,以軸線圖來說,就是近視與聽損者,在比較低的能量段是較弱、或是收不太到的。而輔具就是幫助我們受損的感官聽到、看到更弱的訊號。

那回到一開始的問題,為什麼視力受損戴個眼鏡就可,聽力受損卻沒那麼容易協助?由圖中可看出,一般眼鏡在做的是「光線的重新聚焦」,也就是視覺訊號接收範圍的平移;用頻率-強度圖來說,眼鏡是將較低強度的清晰度平移往上,但在頻率(顏色辨識上)比較沒問題。

然而,感音型聽損因為是接收的訊號(頻率)的毛細胞不齊,所以不能單純像視覺一樣透過平移,還需要對不同頻率段「放大縮小」。從上圖來說,聽損的狀況圖往往是曲線的,所以如果透過「單純平移」調整,容易造成某頻率會過大聲或過小聲的狀況,要調整這狀況,就需要因應不同頻率,依靠晶片進行放大與變小。

圖/George Chan

眼鏡比較像「擴音器」,與助聽器概念不同

簡單來說,主要差異在於「接收器是否仍正常」,近視通常傷的不是我們的視神經,但聽力卻很多是毛細胞受損。換句話說,聽力受損收到的訊號像是收音功能不全的麥克風,總是會少掉某個頻率,可能都沒有重低音或高音;而視力受損比較是焦距跑掉的萬花筒,再加個鏡片仍可以清晰收到訊號。

如果要用相同等級的障礙來形容的話,我們常說聽損不能用近視來比較,因為近視是「視網膜受損」造成接收上有缺陷,而不是「視神經受損」。

如果要用比較解法,「眼鏡」跟單純聲音放大的「擴音器」比較能做類比。這也是為何眼鏡感覺比聽力輔具更有效,因為是在不同前提下(聽損依據頻率有差異),對應的解法就較難做類比。

總結來說,我們透過解析訊號的圖譜(強度─頻率)和接收器狀況的不同(聽力是毛細胞受損),來分享說為什麼我們感覺聽損較難透過輔具協助。

補充:若正在閱讀文章的您正是電子耳使用者,或是您有認識配戴電子耳的親朋好友,歡迎加入陽明大學神研所有關電子耳的研究,一同為了更優質的聽知覺品質努力。詳情可以參考:連結

參考資料

  1. Wikipedia: Mechanical wave
  2. Wikipedia: Lumen (unit)
  3. 聽力師口述

本文轉載自 Unmet Needs 臨床工程專欄《為什麼聽損輔具不能像「戴眼鏡」那麼有效?視覺、聽覺輔具原理與比較》。

  • 責任編輯:YP

Ad manager Post Bottom code
[集雅]廣告測試
Unmet Needs 臨床工程專欄
7 篇文章 ・ 0 位粉絲
「臨床工程專欄」希望從醫工的角度出發,與讀者分享醫材開發背後的巧思。藉由介紹醫材設計的觀點、開發醫材的經驗分享,與整理相關的知識資源,讓大家得知,醫材開發,有跡可循。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電子耳如何重現聽力的世界?人工耳蝸的設計原理
Unmet Needs 臨床工程專欄
・2020/08/14 ・3575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SR值 547 ・八年級

TAAi 2020 25th 人工智慧研討會

電子耳就是人工耳蝸,屬於第三級醫療器材,那什麼樣的族群會需要人工耳蝸呢?它究竟彌補了我們耳朵缺失的哪一項功能呢?一個人造的儀器,可以重現聽損患者失去的世界?透過這篇文章,讓我們簡單的來了解人工耳蝸的基本設計。

  • 撰文:
    許逸翔|台大生資所碩士生
    詹喬智|獨立醫材研究員

  • 核稿:
    郭文瑞|國立陽明大學神經科學研究所 教授
    賴穎暉|國立陽明大學醫學工程研究所 助理教授
    (按筆畫順序排列)

人工耳蝸 — 透視圖。
圖/wikipedia

聽力損傷最常見的種類

蘇軾〈石鐘山記〉提到:「事不目見耳聞而臆斷其有焦,可乎?」我們在認識這個世界時,眼睛與耳朵幾乎是同等的重要。

根據今年 3 月的 WHO 報告指出,目前全世界有 4 億 6 千萬的人口屬於聽力損傷(disabling hearing loss)患者,而到了 2050 年,聽損人口的數字將來到 9 億,這代表什麼意思呢?代表你未來在生活週遭的人群中,每 10 個人裡就有 1 個人是重聽。

圖/pixabay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4

但是聽損的患者裡,只有極小的比例是屬於小耳症,也就是我們上一篇提到的骨導式助聽器的主要適用族群。

絕大多數的患者,都是屬於感音神經性聽損的範疇,這些人主要配戴氣導式助聽器(一般市面上常見的助聽器)即可。不過大家有沒有想過,重度的感音神經性聽損患者,也是配戴一般助聽器就好了嗎?答案可能跟你想的不一樣,也是我們今天要來討論的主題。

「感音神經性聽損」是什麼?

在談到我們今天的主角之前,我們先來簡單瞭解一下前述的感音神經性聽損是什麼?

造成聽損、聽障的原因有很多,長期處在噪音的環境下,或是經由疾病、藥物,甚到老化、基因遺傳……等等都有可能引發。如果從耳朵病變位置的角度切入,聽損可以分成傳導性聽損(Conductive hearing loss)、感音神經性聽損(Sensorineural Hearing Loss, SNHL)與混合型聽損(Mixed Hearing Loss)三個方向。[參考資料:1, 2, 3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8

聽損類別 — 依病變位置分成 3 類。
圖/轉載自原文章

其中,感音神經性聽損又佔最大的比例,成因是我們內耳裡耳蝸的毛細胞受損,或是我們的聽神經纖維功能異常,造成聲音從內耳傳遞至大腦的路徑受到影響。這樣的患者,病情如果輕微戴上傳統助聽器就可以了,而如果病情嚴重的話,就可能會需要用到我們今天文章想要討論的主題──人工耳蝸 (Cochlear Implant) ,才有辦法聽見聲音。

人工耳蝸怎麼運作?

人工耳蝸到底是什麼?這裡的「人工」是什麼意思?跟我們常聽到的人工皮、人工心臟、人工淚液的「人工」是一樣的嗎?── 其實是類似的,人工都是有一種輔助增強、或是取代我們身體原功能的意思。

人工耳蝸主要就是利用一條長長的電極,進到我們耳朵的最深處的──內耳,繞過毛細胞,施予電訊號直接刺激聽神經,來達到「幫助我們恢復聽力的目的」。

耳蝸內植入電極示意圖。圖嵌入自/Advanced Bionics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12

生物+工程,人工耳蝸的設計原理

人工耳蝸 (Cochlear Implant) 的設計與改良,有很大一部分取決於電極與耳蝸聽神經之間的刺激關係,想要來探討其中的奧秘,我們可以分別從「生物面」「工程面」的角度去切入。

1. 生物面:運用共振分辨頻率的「內耳」

我們人聽到聲音這件事,其實機制是極其複雜的。內耳如何去處理聲音裡複雜的頻率,扮演了很大的角色。試想,我們在一場音樂會裡,為什麼有辦法同時聽到不同的樂器,所發出的不同聲調的聲音呢?

簡單來說,內耳分辨頻率,是利用你我都耳熟能詳的「共振」原理。國中曾學到,一個物體的自然頻率如果與外力的頻率接近或一致,那物體便會不由自主的擺動起來,且擺動的幅度非常大。最著名的案例有 Tacoma 吊橋倒塌事件,風的頻率與吊橋的自然頻率很不巧的達到一致;還有英國步兵過橋時由於步伐太過一致,造成的吊橋倒塌事件

而平常外界的聲音從外耳傳到中耳、內耳時,我們的鐙骨(聲音在中耳的終點)會開始不斷敲擊耳蝸的卵圓窗(聲音在內耳的起點),並對耳蝸內的淋巴液產生擾動(行進波,Traveling Wave),從耳蝸的基部(Base)一路傳遞至耳蝸的頂部(Apex)。

然而,我們耳蝸不同部位的基底膜(Basilar membrane)對傳遞過來的行進波的反應都不太一樣,高頻的行進波,會引起耳蝸基部基底膜的共振;低頻的行進波,會引起耳蝸頂部基底膜的共振。由此一來,我們可以理解,不同頻率的聲音,會引起耳蝸不同的地方產生大幅度的振動,這些振動,會再帶動該部位的毛細胞擺動,進而刺激聽神經產生動作電位,傳遞至大腦。(更詳細機制可參考此影片

耳蝸內部基底膜對於不同音頻的共振關係。
圖/Jared E.〈Piezoelectric-Based, Self-Sustaining Artificial Cochlea〉

我們的耳蝸就是利用這樣的方式,對不同頻率的聲音進行拆解,再藉由聽神經將拆解後的訊號傳入大腦,使我們感受到了聲音的高低起伏。

耳蝸不同部位的基底膜對不同的聲音頻率產生共振。

2. 工程面:以電刺激器引發聽神經作用

我們理解大腦是如何透過耳蝸感知到這麼複雜的聲音後,就可以開始從工程面去思考如何設計人工耳蝸的植入電極了。首先,因為重度感音神經性患者的耳蝸毛細胞受損,基底膜共振的時候就不能帶動毛細胞擺動,引發該部位的聽神經產生動作電位。

所以我們就需要有一根長長的電刺激器取代毛細胞。它要能夠根據不同聲音的頻率,去刺激耳蝸不同部位的聽神經,另外它也要是柔軟的,能夠沿著耳蝸的螺旋形狀從基部一路延伸至頂部,而電刺激器上的電極陣列也是一個重點,電極數越高,代表越高的頻率解析度

電刺激器放大圖與在耳朵中的位置。
圖/Paweł R.〈From cochlear implants to brain-computer interfaces〉

3. 訊號接收器:以麥克風接收外在聲音轉成神經訊號

講完電刺激器後,難道就討論完人工耳蝸了嗎?其實還是不夠的,想讓重度感音神經性患者恢復聽力,人工耳蝸還需要其它物件。

除了電刺激器外,我們還需要一個訊號接收器(Receiver),它的作用除了要可以接收來自體表的訊號發射器所發出的無線電波外,還要擁有基底膜的功能,可以從無線電波解碼、分離出不同頻率的聲音訊息,之後再傳給電刺激器,進一步形成驅動電極的指令。

通常一個戴有人工耳蝸的聽損患者,耳朵後方還會安裝麥克風(Microphone)與語音處理器(Audio Processor)。麥克風就相當於人造的外耳,可以接收外界的聲音,並經由語音處理器的濾波後,無線傳遞至皮下的訊號接收器,最後形成前述提到的 ──能夠刺激聽神經的訊號。

圖人工耳蝸系統示意圖。
圖/Centre for Hearing

在醫療器材的背後,工程面與生物面的考慮

以上就是我們對人工耳蝸簡單的討論,我們希望讀者在閱讀完這篇文章後,可以瞭解人工耳蝸幾個重要的設計要點,與在人體中扮演的角色。

其實在設計每一項醫材時,工程面與生物面的考慮都是十分重要的,如何讓工程的裝置符合我們人體構造的需求,同時藉由儀器的刺激讓我們人體產生原有的知覺……等等,這些都是需要工程師與臨床人員不斷交流,細細去耕耘的。我們也希望可以藉由這篇文章,讓讀者瞭解一項醫材產品是如何因應臨床需求而去設計,並且需要哪些水平知識的連結。

補充:若正在閱讀文章的您正是電子耳使用者,或是您有認識配戴電子耳的親朋好友,歡迎加入陽明大學神研所有關電子耳的研究,一同為了更優質的聽知覺品質努力!詳情可以參考:連結

本文轉載自 Unmet Needs 臨床工程專欄《電子耳?人工耳蝸?助聽器的世界可能遠比你想像得還要複雜》。

Ad manager Post Bottom code
[集雅]廣告測試
Unmet Needs 臨床工程專欄
7 篇文章 ・ 0 位粉絲
「臨床工程專欄」希望從醫工的角度出發,與讀者分享醫材開發背後的巧思。藉由介紹醫材設計的觀點、開發醫材的經驗分享,與整理相關的知識資源,讓大家得知,醫材開發,有跡可循。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環境調整、助聽器、學習輔助:為微聽損兒打造最佳應對策略
雅文兒童聽語文教基金會
・2020/06/10 ・2430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16 ・六年級

TAAi 2020 25th 人工智慧研討會

  • 文/雅文基金會聽語科學研究中心 研究助理林怡秀、研究員朱家瑩

我家寶貝微聽損,究竟該持續觀察追蹤就好,還是應該積極尋求處理方法呢?

 微聽損真的需要配戴助聽器嗎? 可是我覺得孩子的表現好像沒有特別差……

家長常掙扎,微聽損的孩子表現不算差,需要配戴助聽器嗎?圖\雅文基金會

家有微聽損兒,身為爸媽除了感到憂慮外,面對各種不一致的建議,心中更多的是無所適從。當知道孩子微聽損,「是否要處理」以及「如何處理」可說是家長最常感到困惑的兩個問題。

讓孩子發揮最佳學習潛力,必須積極處理微聽損

家長應積極尋求微聽損的應對策略,讓孩子發揮最大的學習潛能。圖\pixabay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4

微聽損真的會影響孩子學習聽與說嗎?其實,目前已有許多研究提到,微聽損孩子學習聽與說確實面臨許多挑戰。其中最大的挑戰之一是,即便在安靜的環境中,他們在聆聽時比一般孩子要更費力、也更容易疲勞1-3,更遑論在吵雜環境或教室環境中,他們會遇到多大的挑戰。令人擔憂的是,沒有處理好的話,這些狀況並不會因為成年就有所改善4

另外,有些研究發現,微聽損孩子的語言測驗成績,即使達到測驗所定義的正常範圍,但相較自己的同班同學卻仍是落後的5-6。就算整體語言表現與聽力正常的孩子差不多,也可能在詞彙、閱讀或語音能力等某個特定的面向表現較不理想7-10

試想,或許孩子的表現不差,但他真的發揮自己最大的潛能了嗎?沒有積極為孩子的微聽損尋求應對策略,是不是限制了他原本應該發揮的能力呢?隨著孩子年紀增長,學校課業將變得越來越複雜,孩子不但聽與說方面會更吃力,更多心理壓力也伴隨而來,這將使學習的路途更艱辛,而這些困境可能會限制孩子的潛能發展。因此,仍會建議微聽損兒的家長積極找尋應對策略。

為每位微聽損兒找出最適合的策略

家長可以透過諮詢專業人員,並定期做聽力追蹤,為孩子找出最適合的聽能管理方式。圖\雅文基金會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8

什麼才是對微聽損最好的處理方式呢?這個問題其實沒有標準解答。

由於每個孩子的狀況皆不同,因此很難有通用的解決方法。同一個孩子在不同年紀時,也必須因應孩子的狀況,調整處理的方式。因此對家長來說,最重要的是多去了解各種可能性,從中找出最適合自己孩子的方法。目前較常見的應對策略有下面幾種:

  1. 環境調整:環境的調整是傳統最常見的應對策略。
    例如:在學校時,微聽損孩子的座位建議要特別安排,最好能讓聽力較好的耳朵靠近老師的方向、並遠離噪音來源(如操場、馬路)。另外日常環境中也可以做一些降噪措施,例如使用地毯、窗簾吸收噪音,讓孩子聽得更清楚11。對孩子說話時,說話者可以多用視覺提示,明確指出現在正在討論什麼,並經常停下確認孩子是否理解13
    環境調整策略能讓孩子聆聽不那麼費力,但是仍要注意這些只是輔助,目前還沒有研究證實單靠環境調整就能完全滿足微聽損兒的需求15。因此,建議家長還是要搭配其他處理的方式。
  2. 助聽器:微聽損孩子可以考慮使用助聽器,不過成效可能會受許多因素影響。
    例如:孩子開始戴助聽器的年齡,一般來說越早開始配戴,效益越好。此外,聽力損失的型態、程度以及環境噪音的大小都可能影響助聽器的效果15。因此,選配助聽器前一定要諮詢專業人員,才能做出最適合孩子的選擇。
  3. 特殊學習輔助服務:台灣各階段學校也會針對有特殊需求的學生擬定個別化教育計畫 (IEP),提供學習輔助措施,以確保每一位身心障礙學生都能依據其需求接受合適的教育,目前也有研究肯定個別教育計畫對微聽損孩子的學習是有幫助的16
    微聽損生可用的輔助資源有:遠端麥克風系統、巡輔老師或是心理輔導等等17。其中,遠端麥克風系統(例如:FM無線調頻系統)是一種透過無線電波傳遞聲音的輔具,說話者戴著傳送訊號的麥克風,聽話者則戴著連接接收器的助聽器,讓聽者在較遠的距離或是吵雜的環境中能清楚聽見說話者的聲音。許多研究都肯定遠端麥克風系統對孩子的語音辨識能力有提升作用,而且它的適用對象範圍廣,各類型的微聽損孩子都能從中獲益15

家有微聽損兒,爸媽最困擾的就是沒有標準解決方案,但是沒有通用解答不代表不需要或無法處理處理,家長還是可以積極了解各種可行的方法。由於微聽損孩子個別差異大,家長可以從了解自己孩子的狀況著手,然後諮詢專業人員、廣泛認識各種應對策略,並定期做聽力追蹤,才能為自己的孩子找出最適合的解答。

  • 註:遠端麥克風系統等特殊學習輔助的申請,需符合特殊教育法規定的資格,能否取得這些服務也會依各縣市或各級學校資源分配而定,相關詳細內容可參考法條或向各負責單位諮詢。

參考文獻

  1. Bess, F. H., & Tharpe, A. M. (1984). Unilateral hearing impairments in children. Pediatrics, 74, 206-216.
  2. Jensen, J. H., Johansen, P. A., & Borre, S. (1989). Unilateral sensorineural hearing loss in children and auditory performance with respect to right/left ear differences. British Journal of Audiology, 23, 207-213.
  3. Ross, M., & Giolas, T. (1971). Effect of three classroom listening conditions on speech intelligibility. American Annals of the Deaf, 116, 580-584.
  4. Colletti, V., Fiorino, F. G., Carner, M., & Rizzi, R. (1988). Investigation of the long-term effects of unilateral hearing loss in adults. British Journal of Audiology, 22, 113-118.
  5. Blair, J. C., Peterson, M. E., & Viehweg, S. H. (1985). The effects of mild sensorineural hearing loss on academic performance of young school-age children. The Volta Review, 87(2), 87-93.
  6. Halliday, L. F., & Bishop, D. V. (2005). Frequency discrimination and literacy skills in children with mild to moderate sensorineural hearing loss. Journal of Speech, Language, and Hearing Research, 48, 1187-1203.
  7. Briscoe, J., Bishop, D. V., & Norbury, C. F. (2001). Phonological processing, language, and literacy: A comparison of children with mild-to-moderate sensorineural hearing loss and those with specific language impairment. Journal of Child Psychology and Psychiatry, 42, 329-340.
  8. Culbertson, J. L., & Gilbert, L. E. (1986). Children with unilateral sensorineural hearing loss: Cognitive, academic, and social Ear and Hearing, 7, 38-42.
  9. Halliday, L. F., & Bishop, D. V. (2005). Frequency discrimination and literacy skills in children with mild to moderate sensorineural hearing loss. Journal of Speech, Language, and Hearing Research, 48, 1187-1203.
  10. Wake, M., Tobin, S., Cone-Wesson, B., Dahl, H., Gillam, L., McCormick, L., . . . Williams, J. (2006). Slight/mild sensorineural hearing loss in children. Pediatrics, 118, 1842-1851.
  11. Bess, F. H., Tharpe, A. M., & Gibler, A. M. (1986). Auditory performance of children with unilateral sensorineural hearing loss. Ear and Hearing, 7, 20-26.
  12. Holstrum, W. J., Gaffney, M., Gravel, J. S., Oyler, R. F., & Ross, D. S. (2008). Early intervention for children with unilateral and mild bilateral degrees of hearing loss. Trends in Amplification, 12, 35-41.
  13. Oyler, F., Oyler, A. L., & Matkin, N. D. (1988). Unilateral hearing loss: Demographics and educational impact. Language, Speech, and Hearing Services in Schools, 19, 201-210.
  14. Pakulski, L. A., & Kaderavek, J. N. (2002). Children with minimal hearing loss: Interventions in the classroom. Intervention in School and Clinic, 38, 96-103.
  15. Winiger, A. M., Alexander, J. M., & Diefendorf, A. O. (2016). Minimal hearing loss: From a failure-based approach to evidence-based practice. American Journal of Audiology, 25, 232-245.
  16. Lieu, J. E., Tye-Murray, N., & Fu, Q. (2012). Longitudinal study of children with unilateral hearing loss. Laryngoscope, 122, 2088-2095.
  17. 特殊教育法(民108年4月24日)。
Ad manager Post Bottom code
[集雅]廣告測試
雅文兒童聽語文教基金會
15 篇文章 ・ 1 位粉絲
雅文基金會提供聽損兒早期療育服務,近年來更致力分享親子教養資訊、推動聽損兒童融合教育,並普及聽力保健知識,期盼在家庭、學校和社會埋下良善的種子,替聽損者營造更加友善的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