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
test-2021_Pansci_All_Top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只要有趣研究什麼都可以?!震動蚯蚓晃出「法拉第波」——2020搞笑諾貝爾物理獎

WEI
・2020/10/01 ・2068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454 ・五年級

TAAi 2020 25th 人工智慧研討會

不知道還有沒有人看過「頭文字 D 」?

拓海開 AE86 送豆腐時,老爸文太會把一杯水放在車上,如果這時文太不是要求拓海不灑出來,而是說:「仔細觀察這杯水。」那拓海很有可能就會看到「法拉第波」,前提是拓海能一邊盯著水杯,一邊過髮夾彎。

1831 年,法拉第發現圓柱容器中的液體,在特定頻率的垂直振動下會形成穩定駐波,這些駐波在液面上,會形成一些有趣的圖案,這些圖案我們稱為「法拉第波」。

https://youtu.be/ceXDasaumAQ
以揚聲器製造的法拉地波紋。影片/Youtube。

這些圖案不只有趣,也可以做為「液基微小物體的收集器」(Wikipedia),簡單來說,可以透過法拉第波,來理解在生物膜上的細菌分布。

不過,法拉第波並不容易控制,除了頻率以外,其他像是震幅大小、溫度、上方氣體的大氣壓力、液體密度、容器材質…等,都會對法拉第波的產生造成巨大的影響。因此有許多法拉第波的研究,都在尋找能準確描述法拉第波的方法 。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4

但上述的研究方向,都不是這篇搞笑諾貝爾獎的重點,畢竟這是搞笑諾貝爾獎嘛。(笑)

為什麼要震動蚯蚓?

我相信做這實驗的研究者當初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做。(個人猜測)

研究者發現蚯蚓受到特定頻率的上下晃動時,身體會出現一種類似法拉第波的駐波。這時他們冒出的第一個問題是:「這有可能嗎?」

研究者搜尋了蚯蚓的身體資料,發現蚯蚓是由柔軟的「靜水骨骼」包覆內部體液所組成,結構類似水球,因此研究者認為,像水球的蚯蚓,有可能會因為裡面的水受到震動,而在表面產生類似法拉第波的駐波。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8

為了研究,研究者又找了一些資料來催眠自己繼續震動蚯蚓。在文獻探討中,研究者提出以蚯蚓作為研究材料的三個優點:

  • 第一,蚯蚓非常便宜,我們買得起很多蚯蚓來震動。(咦??)
  • 第二,蚯蚓就算死了,也比較不會被倫理委員會或動保人士找麻煩。(咦!!!)
  • 第三,蚯蚓體內的神經軸突,外部包裹著類似脊椎動物的髓鞘。(恩?這是什麼?)

接著,研究者開始說起法拉第波的理論推導與重要性。其中,研究者引用數篇關於法拉第波會讓水滴變成奇怪形狀的論文,並期待蚯蚓會在法拉第波的作用下,變成奇怪的形狀。

綜合上述,我推測研究者想震動蚯蚓的慾望,已經超越了正常人對食慾、性慾的需求,可能連在夢中,都想著讓蚯蚓變成自己想要的形狀。

實驗到底是期待看到什麼?

實驗就是一直震動蚯蚓嗎?是的沒有錯!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12

實驗就是不斷的去震動蚯蚓,看蚯蚓在什麼情況下,會變成類似法拉第波的形狀。實驗裝置也非常簡單,如下圖:

研究論文中,解析一隻受到震動而出現法拉第波震動的蚯蚓。圖/ResearchGate

紅光雷射(laser diode)打在被麻醉的蚯蚓(earthworm)上反射回接收器(photodetector),藉由反射光強度的不同,來分析蚯蚓的震動頻率。麻醉的蚯蚓下方則有一台震動器(Vibration),提供穩定的上下震動,這些上下震動的頻率是由一台訊號產生器(Signal generator)所產生,並藉由電路中的放大器(amplifer)調節震幅大小,蚯蚓震動的過程由上方的照相機記錄。

如果把蚯蚓換成人類的話,這個實驗相當於把人類麻醉之後,放到通了交流電的電椅上,給予不同頻率與電流大小的交流電,並透過持續照射 X 光照射來檢查人體內臟受損的程度,這段期間還有紀錄片攝影師同步拍攝人體通電的樣子。

看到這裡,也終於明白為什麼沒人在乎蚯蚓死活會是實驗優點了(抖)。

不求博大精深,研究也能輕鬆有趣!

除了蚯蚓形狀會受到法拉第波影響外,也發現蚯蚓體內形成的法拉第波,具有 20 – 300 Hz 頻率,與自然界中神經脈衝頻率相同,因此,這些法拉第波可能會干涉神經脈衝,放大或抑制神經傳導。

原來前面寫的「蚯蚓體內的神經軸突,外部包裹著類似脊椎動物的髓鞘」,是用在這裡啊,當我這麼想的時候,論文寫到:

「不過因為蠕蟲是麻醉的,因此沒有直接證據能說明這個想法是對的。」

除了用法拉第波讓蚯蚓變形外,研究者還真的沒有其他研究成果了呢!

其實,我十分崇敬研究者對蚯蚓波動的癡迷與勇氣,許多時候做研究,想到的都是未來的發展,但像這樣一篇只因興趣使然所做的研究,已經非常少見。

謝謝搞笑諾貝爾獎,不只帶來歡樂,也讓我們看到「只要你有興趣,什麼都可以拿來研究。」

參考文獻

  1. Wave-controlled bacterial attachment and formation of biofilms
  2. Determinants of Faraday Wave-Patterns in Water Samples Oscillated Vertically at a Range of Frequencies from 50-200 Hz
  3. 12 Patterns and Chaotic Dynamics in Faraday Surface Waves
  4. Excitation of Faraday-like body waves in vibrated living earthworms
文章難易度
Ad manager Post Bottom code
[集雅]廣告測試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水、蟲、鳥與地龍,讓你瞠目結舌的 4 種呼吸流派!
活躍星系核
・2020/10/30 ・2729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493 ・六年級

TAAi 2020 25th 人工智慧研討會

  • 文/陳敦理

為了適應不同的環境,各種動物發展出五花八門的呼吸構造。你能想像嗎?竟然會有生物利用身體的「皮膚」來呼吸,有的還會用屁股呼吸!

讓我們來一探究竟吧!

「水之呼吸」的動物界傳人:海參用屁股呼吸?

海參生活在海水中,雖然水底可以保持動物呼吸構造潮溼,但是溶解在水中的氧本來就比較少,一旦溫度、鹽分升高時,水中的溶氧又會更少,因此,水中動物的呼吸構造需要具備又強大、又有效的獲氧能力。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4

海參的呼吸構造是一對呼吸樹,只是不巧這呼吸樹的開口在肛門附近,一個作為腸道、尿道及生殖道的出口。

海參的排便非常有名又療癒,但你知道嗎?牠的「鼻孔」也在差不多的地方喔!影片/國家地理雜誌 National Geographic Magazine

每當海參身體規律收縮、舒張的時候,海水就會由肛門流入呼吸樹,沿著主幹流到分支,最後在細分支末端的小囊中,體液與海水中的氧、二氧化碳進行交換 。

最佳保養品代言人 4 ni?蚯蚓的「皮膚」會呼吸

在傾盆大雨過後,公園、草地時常會出現積水,我們可以看到不少蚯蚓為了呼吸,從地表鑽出來,這些細長又濕黏的蚯蚓們,並沒有特化的呼吸器官,牠們運用全身的表皮來獲得氧氣。

雖然空氣中有 21% 是氧,蚯蚓卻沒有辦法直接使用,需要讓空氣中的氧溶解在水中,才能讓蚯蚓從中獲得氧分子。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8

因此,蚯蚓總是想盡辦法把自己的身體弄得溼答答,除了表皮的黏液腺會產生黏液、背上的小孔會滲出體液,腎孔也會分泌排泄物,不浪費自己身上的一丁點液體,費盡功夫讓自己的表皮保持潮溼。

蚯蚓用皮膚呼吸,總是想辦法把全身弄得溼答答。圖/flickr

當空氣中的氧溶解在潮溼表皮後,接著就會滲透到皮下的微血管,透過血紅素運送到身體細胞,再加上蚯蚓血紅素與氧的結合能力非常高,彷彿就像是讓氧分子搭上血紅素的便車,然後被運送到蚯蚓體內的各個組織。

而蚯蚓體內的二氧化碳,則是相反方向的流程,最後由表皮排出,完成氣體交換。

那為什麼用皮膚呼吸的動物並不多呢?因為多數動物透過身體表面積所能獲得的氧實在不夠全身細胞使用,於是發展出透過特別的器官像鰓、肺等,專門負責氣體交換。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12

練就「蟲之呼吸」的奧義:你必須要夠小隻!

你是否曾經納悶過,為什麼昆蟲總是小小的嗎?目前已知的昆蟲中,如南美洲的泰坦大天牛 (Titanus giganteus) 是目前最大的幾種甲蟲之一,體長大約十七公分左右,就幾乎到達了昆蟲體積的極限。

雖然昆蟲擁有心臟,但血液幾乎都是流動在身體各處,讓組織細胞直接浸泡在血液裡,倘若昆蟲體積過大,由於沒有血管,就無法運送強而有力的血液到整個身體。

此外,呼吸構造也是限制昆蟲體型大小的原因。

許多昆蟲像是蚱蜢、螽斯,都是用氣管系統來呼吸,當牠們在呼吸時,空氣會從身體表面的小孔進入,然後沿著體內長條、隨著分支愈來愈細的氣管,漸漸延伸到身體細胞。

藍色部分為昆蟲的呼吸系統。圖/Wikipedia common

在靠近細胞的小氣管內部充滿了液體,可以讓氧氣、二氧化碳進行氣體交換。對氧需求量大的器官附近,還會有氣囊,讓氧的補充更加迅速。

科學家用放射線仔細觀察昆蟲體內構造後發現,比起只有 0.25 公分的甲蟲,體型大小 3.5 公分甲蟲體內氣管系統所佔的身體比例多出 20% 。

也就是說,當昆蟲的尺寸愈大,對於氧的需求也大幅增加,氣管也需要變得更粗、更長。只不過昆蟲體型太大會讓氣管無法裝進腳與身體的連接口,而且氣管系統的氣體運輸效率較低,所以才會限制了昆蟲的體積大小。

好多好多的氣囊,「鳥之呼吸」帶你飛

鳥類的呼吸構造除了肺之外,還有另一個祕密武器——氣囊。

鳥類擁有不只一個氣囊,氣囊彼此合作無間,讓鳥類不管在吸氣還是呼氣的時候,空氣都是朝著同一個方向通過肺,是提升鳥類呼吸效率的一大功臣。

不僅如此,它也可以降低鳥類的身體密度,有利於飛行,甚至能夠讓鳥類肺部氧的最大濃度比哺乳動物還高,更能夠適應在高空飛行。 

鳥類的氣囊不只能提升呼吸效率,也能降低身體密度,幫助飛行。圖/Pexels

氣囊的位置分佈從頸部、腹部到翅膀都有,數目很多有,有八到九個。

當鳥類吸氣時,前方後方氣囊會同時擴張,原本在肺的汙濁空氣擠進前方氣囊,而吸進來的新鮮空氣則進到後方氣囊。等到呼氣時,兩邊的氣囊同時排氣,把後方氣囊新鮮的空氣擠進肺,而前方氣囊的汙濁空氣擠進氣管接著排出體外。

總結

在這個豐富多樣的大自然中,為了適應各式各樣的生存條件,地球生物所發展出的各種身體構造,絕對讓你目不暇給。

比較簡單的生物,像是海綿,身體每個細胞都可以透過擴散的方式進行氣體交換,而其他更複雜的生物,可能就需要特殊的呼吸構造以及循環系統的全力支援,才有辦法完成這艱鉅的任務。

海綿寶寶的朋友珊迪是一隻松鼠,牠需要特殊的呼吸構造、循環系統才能夠完成氣體交換喔!圖/giphy

對人類而言,可能難以想像自己專門用屁股來呼吸,然而,說不定當海參能夠懂得人類是用鼻子來吸入空氣時,也會覺得:「矮哦!人類怎麼那麼噁心!」。

透過這 4 種神奇的呼吸方式,似乎就能讓我們一窺地球生態的迷人與驚奇,讓我們一起在驚呼連連之中,持續探索這個精采又豐富的世界,並且嘗試反思和尋找人類存在的意義與價值吧!

參考資料

  1. Neil A. Campbell, Jane B. Reece. Campbell Biology. Benjamin Cummings.
  2. 蚯蚓的呼吸系統。國立台灣大學動物學研究所無脊椎動物研究室。
  3.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海參如何呼吸?
  4. 國家地理雜誌:限制昆蟲體形大小的秘密:氧氣。
  5. 地龍:中藥材名稱,也就是我們熟知的蚯蚓。
Ad manager Post Bottom code
[集雅]廣告測試
活躍星系核
818 篇文章 ・ 1 位粉絲
活躍星系核(active galactic nucleus, AGN)是一類中央核區活動性很強的河外星系。這些星系比普通星系活躍,在從無線電波到伽瑪射線的全波段裡都發出很強的電磁輻射。 本帳號發表來自各方的投稿。附有資料出處的科學好文,都歡迎你來投稿喔。 Email: contact@pansci.asia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昆蟲學家也會怕蜘蛛!多了兩隻腳是有差膩XD?——2020搞笑諾貝爾昆蟲獎
Yubari
・2020/10/23 ・1968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467 ・五年級

TAAi 2020 25th 人工智慧研討會

本篇文章中不含任何真實的蜘蛛照片,請安心閱讀。

蜘蛛是許多人心中最怕的生物,但是整天與蟲子朝夕相處的昆蟲學家,難道也會對蜘蛛感到害怕嗎?多了兩隻腳真的有差這麼多嗎?

蜘蛛真有那麼可怕到有些昆蟲學家都覺得毋通嗎? 圖 / Lucas the Spider

美國加州大學的退休蜘蛛學者 Richard Vetter,研究了關於昆蟲學家對於蜘蛛的恐懼1,榮獲了2020搞笑諾貝爾昆蟲獎。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4

究竟在昆蟲學家眼裡,蜘蛛是可愛還是可恨的存在呢?但繼續看下去之前,先在底下的測驗中測試看看你的怕蜘蛛指數吧。

蜘蛛恐懼問卷(Fear of Spider Questionnaire, FSQ)2

以下敘述中,請回答符合的程度,由0至7給分,0最不符合,7最符合,最後將你的分數加總。

1.如果我現在遇到蜘蛛,我會找人來幫我移開或清掉它。
2.我會去留意或尋找周遭是否有蜘蛛存在。
3.如果我看到蜘蛛,我覺得它會傷害我。
4.我正在想很多關於蜘蛛的事。
5.進入一個我曾看過蜘蛛的房間我會感到害怕。
6.我可以做任何事情以避免遇到蜘蛛。
7.我有時會想關於被蜘蛛咬這件事。
8.如果我現在遇到蜘蛛,我不能有效率地處理它。
9.如果我現在遇到蜘蛛,我會過很久才忘掉這件事。
10.如果我現在遇到蜘蛛,我會離開房間。
11.如果我現在遇到蜘蛛,我覺得它會跳向我。
12.如果我現在遇到蜘蛛,我會找人把它弄死。
13.如果我現在遇到蜘蛛,我覺得它正在朝我移動。
14.如果我現在遇到蜘蛛,我會感到害怕。
15.如果我現在遇到蜘蛛,我會覺得慌張。
16.蜘蛛是我最怕的事物之一。
17.如果我現在遇到蜘蛛,我會覺得緊張。
18.如果我現在遇到蜘蛛,我會流汗、心跳加速。

一篇 1996 年的研究讓一群確診具有蜘蛛恐懼症(arachnophobia)的患者回答此量表,所測量之結果平均為 89.1分 3,但對於是否具有蜘蛛恐懼症,仍需要透過專業醫生的鑑定。

令人害怕的蜘蛛是萬聖節的重要元素。(圖/Alexas_Fotos @Pixabay,CC0)
令人害怕的蜘蛛常常是萬聖節的重要元素(少畫兩隻腳OAO)。圖/Alexas_Fotos @Pixabay

對某些昆蟲學家來說,昆蟲和蜘蛛真的有差!

在 Richard Vetter 的研究中,一共有 41 位自認討厭蜘蛛的昆蟲學者進行參與,他們對於蜘蛛的害怕分數平均為 28.2,看起來似乎不太嚴重。然而,仍有五位學者的結果超過 70 分,另外在「蜘蛛是我最怕的事物之一。」這個題目中,也有三位學者給出了滿分的答覆。

其中一位研究蛆的學者表示:「我寧可撿起滿手的蛆,也不想要靠近一隻蜘蛛。」另一位學者則是在給不同生物的喜好分數時,給了蟑螂、蛆、蚊子最喜歡的 1 分,卻給了蜘蛛最討厭的 7 分。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8

看樣子對於部分人來說,縱使昆蟲與蜘蛛之間有許多的相同之處,但是差了兩隻腳就可以是天壤之別。

即便是習慣和蟲蟲們相處的學者,也不一定能克服對蜘蛛的恐懼(傅達表示)。圖/y編@動物森友會

對蜘蛛的恐懼從哪裡來?

Richard Vetter 也統整了學者們討厭蜘蛛的理由,前五名分別是:移動的方式、難以預料、速度快、很多腳、以及會咬人,這五個選項皆有超過一半的學者同意。有趣的是,其中也有學者認為像捕鳥蛛*(tarantula)那樣緩慢謹慎的移動方式,比起快速移動的蜘蛛更加令人害怕。

而學者們討厭蜘蛛的情況,大多都是從小時候就開始,直到成年後仍無法改善。少數的案例中把可能的原因歸類為童年陰影,例如一位學者在小時候在某個展覽曾獲得與捕鳥蛛接觸的機會,但當下卻被其父母阻止並且警告他,蜘蛛是有危險性的生物,之後即便在家中看到無害的蜘蛛,不論父母如何解釋,都無法讓這位學者消去對蜘蛛的恐懼。

*原文翻譯為狼蛛,經讀者提醒後更改為捕鳥蛛。(2020/10/27)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12

誤會大了!蜘蛛其實是你友善的好鄰居

縱使對於蜘蛛有莫名的恐懼,這 41 位學者之中,卻沒有一個人將「骯髒(filthy)」作為討厭蜘蛛的理由。事實上,我們居家常見的蜘蛛,除了無害之外,有時甚至能幫我們減少家中的害蟲。

所以下次又遇到蜘蛛的時候,就算身體誠實地做出厭惡的反應,但心中還是要像各位學者們一樣,記得它們是乾淨又有益的小生物喔。

(論文裡面還放一張A4大小的蜘蛛特寫是要逼死誰!!!)

參考資料

  1. Vetter, R. S. (2013). Arachnophobic entomologists: when two more legs makes a big difference. American Entomologist59(3), 168-175.
  2. Szymanski, J., & O’Donohue, W. (1995). Fear of spiders questionnaire. Journal of behavior therapy and experimental psychiatry26(1), 31-34.
  3. Muris, P., & Merckelbach, H. (1996). A comparison of two spider fear questionnaires. Journal of behavior therapy and experimental psychiatry27(3), 241-244.
Ad manager Post Bottom code
[集雅]廣告測試
Yubari
5 篇文章 ・ 0 位粉絲
一位小小小小地科研究生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聽到咀嚼聲就崩潰?「恐音症」表示:求求你讓我靜靜!——2020搞笑諾貝爾醫學獎
活躍星系核
・2020/10/20 ・3068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SR值 551 ・八年級

TAAi 2020 25th 人工智慧研討會

  • 文/羅億庭|走在科普路上的小菜雞。

試著想像這些聲音:隔壁陌生人吃飯時的咀嚼聲、隔壁同事的機械式鍵盤不停「喀拉、喀拉」地響著、考試時同學原子筆一直按按按按不完,或是有人吃洋芋片握零食袋發出的聲音⋯⋯

對大部分的人來說,上述這些聲音雖然不怎麼悅耳,但還在可以接受的範圍;但對「恐音症(misophonia)」患者而言,這些「重複性的噪音」會讓他們幾近崩潰。

別再嚼嚼嚼嚼了!重複性噪音往往造成恐音症患者極大的困擾。圖/Giphy

而今年(2020)的搞笑諾貝爾醫學獎,就由來自荷蘭阿姆斯特丹大學學術醫學中心(Academic Medical Center in Amsterdam)的 Nienke Vulink、Damiaan Denys 以及 Arnoud van Loon 三位學者獲得,為我們解析一下恐音症,到底是恐什麼音?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4

乾脆離開人群,恐音症的有苦難言QQ

恐音症是一種「聽到別人製造的重複性噪音」就會渾身不舒服的症頭,舉凡是聽到咀嚼聲、呼吸聲,甚至是路邊情侶親嘴的啾啾聲(閃屁閃^_^??),都可能讓恐音症患者感到噁心、焦躁、生氣或衝動性的攻擊行為。

為了盡可能遠離這些可怕聲響,恐音症患者選擇逃避許多場合,像是避免與他人一起吃飯、少搭大眾交通運輸工具,或是避開工作上的會議。也因此恐音症患者在社交與工作上吃了非常多苦頭。

恐音症患者會為了逃避聲音而遠離人群,這造成他們日常生活上的諸多困擾。圖 / twenty20photos

其實早在 2009 年,阿姆斯特丹大學學術醫學中心就有恐音症的案例出現,但當時的醫生都將這樣的症狀診斷為強迫症(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s, OCD);而恐音症的症狀也不受重視。就連當時的精神疾病診斷手冊(DSM-IV-TR註1)與國際疾病分類(ICD-10註2)也完全沒有恐音症的相關症狀描述。 

為了解救深受恐音症所困擾的蒼生,這三位荷蘭學者以「耶魯-布朗強迫症量表」(Yale-Brown Obsessive-Compulsive Scale , Y-BOCS)為基礎,編制了一個專門用於恐音症的阿姆斯特丹恐音症量表(Amsterdam Misophonia Scale, A-MISO-S)。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8

藉由這個量表與後續研究,他們定義出了幾個明顯的恐音症症狀特徵,包括:

  1. 會引發恐音症症狀的聲音都是由「人」所製造出來的。
  2. 雖然會引起恐音症症狀的刺激大部分都是以聲音為主,但有時候影像也會引發其症狀(像是看到人在吃飯的照片,就不自覺地想起嚼嚼嚼嚼的聲音)。
  3. 當恐音症患者暴露在這些討人厭的聲音時,會有急性的厭惡反應,例如煩躁、噁心感。
  4. 聽到這些惱人聲音後,患者的怒氣值會罕見地突破天際,且感覺到自己失去控制。
  5. 患者有察覺到自己的怒氣似乎有點超過與不合理。
  6. 患者會主動逃避一些可能引起恐音症發作的社交情境,造成他們與社會疏離。
  7. 患者因為害怕聽到這些聲音,產生極大的心理壓力。
  8. 約有 50% 的患者有強迫性人格障礙(obsessive-compulsive personality disorder , OCPD)的特徵。

哆啦A夢~救救我~恐音症能夠治療嗎?

即使成功定義出了恐音症的症狀,也告訴了世人真的有這個疾病,並不是患者在唬爛,但最重要的是恐音症到底有沒有辦法可治啦 (;´༎ຶД༎ຶ`)?還真的有!!!哦!!!這三位荷蘭學者根本可以說是恐音症患者的哆啦A夢,有求必應XD

學者們發現,常用於心理治療中的認知行為療法(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 CBT)對於治療恐音症相當有效。

恐音症的核心症狀大致上可拆解為兩項:對於人製造的聲響高度關注+立即被觸發的負面情緒反應,而這些症狀可能與人們的注意力控制與易怒特質有關。

針對恐音症患者所設計的認知行為療法可分為四個任務:專注訓練、反制約、刺激操縱與放鬆練習(task concentration exercises, counterconditioning, stimulus manipulation, and relaxation exercises)。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12
透過認知行為療法,恐音症患者能夠漸漸免於困擾,恢復心靈平靜。圖/Giphy

專注訓練的目的在於改善患者的注意力偏差,讓患者不去注意那些惱人的聲音;藉由漸進式的方式,先在一般的中性環境下練習,再逐步進入到會引起恐音症症狀的環境中。例如在家庭聚餐時,試著將注意力放在耳朵以外的感受上,可以是菜餚的香氣、嚐起來的味道,就是不要去注意那該死的嚼嚼聲!

而反制約、刺激操縱與放鬆練習,則是為了解決症狀中那些既無法控制又強烈的怒氣與噁心感。

反制約指的是把一個中性或令人喜悅的刺激,和會引發患者負面情緒的刺激做連結,像是將會讓人感到開心、正向的影片與某個人正在咀嚼的影片配對在一起,當患者再度看見咀嚼畫面或聽見咀嚼聲時,就會多少增加一些正向情感,讓患者不再這麼厭惡咀嚼聲。

刺激操縱的邏輯也很簡單,患者厭惡的嚼嚼聲與鍵盤喀啦喀啦聲通常是「重複但不連續」的,而這種「沒辦法預測這個聲音什麼時候會停止」的感覺,讓患者覺得他們無法掌控情境;因此,只需要提供他們控制感就行了!我們可以透過電腦訓練,使患者在聽見厭惡的聲音時能夠按下暫停、跳過按鈕,我們就有辦法啟動患者對於厭惡情境的控制感。

最後,放鬆技巧也是不可或缺的!煩躁感與整個身體的生理激發狀態(arousal)增加有關,而透過放鬆訓練可以減少這些情緒。透過腹式呼吸法、漸進式肌肉放鬆或冥想等訓練,患者能夠慢慢的從生理與心理上放鬆自己,從而降低對重複性噪音的煩躁感。

恐音症終於被重視!心理疾病不容易被定義

恐音症從最早以前的不被重視(甚至還被當成另一種疾病),到現在有了有用的治療方式,可說是相當不容易;我們也可以看到一個新的心理疾病,從未定義到創造新定義的過程。

即使在精神醫療相對發達的現代,都需要科學家及醫生們花費數十年的研究與努力,才有辦法讓人們開始重視這項疾病,更遑論精神醫療資源相對缺乏的以前。

而在 ASMR(autonomous sensory meridian response)影片紅透半邊天的同時,也別忘了有一群人飽受恐音症所苦,影片中你聽起來療癒的嚼嚼聲,在恐音症患者耳中與刮黑板的聲音沒兩樣(怕.jpg)。

因此我們也該發揮同理心,在開啟 ASMR 影片前,先簡單問候身邊的人一句:「泥有恐音症嗎?」,不僅能賣弄一下關於恐音症的知識(咦?),也能讓患有恐音症的人感受到滿滿的尊重與關懷哦 (⁎⁍̴̛ᴗ⁍̴̛⁎) ♥

第三十屆搞笑諾貝爾獎頒獎典禮,醫學獎從 51:23 開始。影片/Youtube。

註解

註 1:由美國精神醫學會(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APA)所發行的《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四-TR版)(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Fourth Edition, Text Revision, DSM-IV-TR)是許多國家的精神科醫師與心理師用以診斷精神疾病的指導手冊。手冊中明列了許多精神疾病的症狀與診斷準則,該手冊於 2013 年出版第五版(DSM-V)為目前的最新版本。

註 2:國際疾病分類(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Diseases, ICD)由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所公布,提供一組編號將各種疾病的症狀、異常或不適,以利全球的衛生專業人員,能使用一種通用語言交換世界各地的衛生訊息,世界衛生組織於 2018 年公布了最新的 ICD-11,補充 ICD-10 的不足。

參考資料

  1. The 2020 Ig Nobel Prize Winners
  2. Schröder, A., Vulink, N., & Denys, D. (2013). Misophonia: diagnostic criteria for a new psychiatric disorder. PLoS One, 8(1), e54706.
  3. Schröder, A. E., Vulink, N. C., van Loon, A. J., & Denys, D. A. (2017). 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 is effective in misophonia: An open trial. Journal of affective disorders, 217, 289-294.
Ad manager Post Bottom code
[集雅]廣告測試
活躍星系核
818 篇文章 ・ 1 位粉絲
活躍星系核(active galactic nucleus, AGN)是一類中央核區活動性很強的河外星系。這些星系比普通星系活躍,在從無線電波到伽瑪射線的全波段裡都發出很強的電磁輻射。 本帳號發表來自各方的投稿。附有資料出處的科學好文,都歡迎你來投稿喔。 Email: contact@pansci.a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