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
test-2021_Pansci_All_Top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自己的和牛自己養!「源興牛」是怎麼培育的呢?

活躍星系核
・2020/08/04 ・3241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SR值 531 ・七年級

TAAi 2020 25th 人工智慧研討會

  • 文、照片/中央畜產會企劃組 王淑瑛、陳雨馨
  • 本文轉載自財團法人中央畜產會畜產報導月刊 2019 年 4 月第 224 期,原文標題為《隱藏的大明星 新光兆豐農場的源興牛》。由於採訪時間為2019年2月底,因此有部分數據可能與現況不完全相符。

在新光兆豐農場的一隅,約莫 4 公頃多的面積,飼養著一群乳牛和名氣響叮噹的「源興牛」。

105 年李登輝基金會買下放牧於擎天崗的 19 頭源興牛後,就將牛遷置新光兆豐農場,進行純種繁殖,並與農場原本的乳牛群進行雜交育種試驗。2019年 2 月底拜訪牛場時,已見數頭雜交一代小牛誕生,「原原種但馬牛」源興牛也相當適應了花蓮的氣候環境。李登輝基金會王燕軍秘書長對編號「101」的源興牛似乎特別有感情,稱牠為「第一代牛王」。養牛場並未開放觀光,就讓我們跟著王秘書長的腳步,認識隱身農場的牛明星,並期待臺灣新品種肉牛的誕生。

用擠乳收益  支援源興牛飼養與育種

養牛場主要分為兩個場域,一是乳牛區,一是肉牛區,乳牛原本屬於新光兆豐農場,有 300 多頭,李登輝基金會買下後,隨即更新牛群,包括淘汰低產乳牛、自澳洲進口 50 頭懷孕女牛等,以提高乳牛泌乳性能,也同步改善擠乳設備,確保生乳品質,所產生乳則仍舊交乳給統一公司。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4

不是要培育肉牛新品種嗎?為何購買乳牛和雜交?王燕軍秘書長表示,買乳牛這件事曾讓農委會官員一陣緊張,擔心這 2、3 百頭乳牛會被當成肉牛屠宰,影響國產鮮乳產銷平衡。王燕軍秘書長則是向農委會保證,不僅會持續經營乳業,而且要提升奶量,屆時奶量增加了,反而希望農委會確保有乳廠收購。

李登輝基金會養乳牛其實有兩大用意,一是要用擠乳收益來支援飼養肉牛,二是要「借腹生子」,以源興牛(人工取精)與乳牛(母)雜交,逐步培育適合臺灣的新品種肉牛,並形成肉牛產業鏈。王燕軍秘書長表示,乳牛體型大,但骨骼大、肉少、脂肪多;肉牛雖體型小,但骨骼也小,所以取肉率反而高。源興牛與乳牛雜交,就是希望培育出具兩者優勢:體型大、骨骼小、取肉率高、耐濕熱氣候,且具黑毛種和牛外觀性狀的新品種肉牛。

王秘書長對場內雜交一代小牛的性狀表現是滿意的,小牛外觀全部為黑毛,出生體重最輕者也有 36.4 公斤,難產死亡的一頭則重 40 公斤。這些具 50% 源興牛血統的雜交一代小牛採公、母分開飼養,公牛將選留遺傳性狀優良者作為種牛,其餘作為肉牛飼養,種公牛與母牛未來將會再回交源興牛,並測試不同遺傳比例雜交後代的肉質、飼料效率,找出最有利臺灣的肉牛新品種及飼養模式。

雜交育種小牛,新品種肉牛未來的希望。

王燕軍秘書長表示,源興牛人工取精、精液品質與授精技術確立後,雜交牛因會不斷誕生,當時預計至2019年底,牛隻總頭數就會超過牧場登記的頭數 350 頭,因此基金會當前要務是在附近另覓場地,移置源興牛,作為種原保存、研究和培育中心,並著手選種的工作;原原種但馬牛除在該中心活體保存外,未來還將進行冷凍胚胎等試驗,以提高族群量,無繁殖力的老牛則擬送回擎天崗,以安養天年。新光兆豐牛場現址先期會作為雜交牛的肥育基地,之後會回歸單純的乳牛場。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8

王秘書長強調:「我們不可能什麼都做!只能做到種牛的培育,至於繁殖、肥育和牛肉的生產,必須由其他人共同塑造一個完整的肉牛產業鏈。」基金會的目的,只是希望找出對養牛戶、對整個臺灣肉牛產業結構有幫助的牛種與飼養模式。

王燕軍秘書長:源興牛很乖。

種原認定 畜產試驗研究機構動起來

源興牛被國內乳業專家形容為「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主因這群牛源自 1933 年日本引進臺灣的役用牛,因族群封閉,未與其他牛種雜交,經長時間近親交配、繁殖,產生「基因純化」的結果,日本專家鑑定為原原種但馬牛(和牛),臺灣大學也確認沒有白血病的基因。反觀日本,百年來均以各個和牛品種與乳牛雜交,選育經濟價值高的和牛品種,結果過度雜交,反而造成原始但馬牛基因「飄移」、不見了。正因如此,當王燕軍秘書長因緣際會找到這 19 頭牛,並知道鑑定結果時,如獲至寶,積極拜訪育種和飼養管理專家,期待發展出臺灣的新品種肉牛,而因源興牛早已在臺生根,比日本的但馬牛更適應臺灣濕熱的氣候。

根據畜牧法第 12 條第 1 項規定:「發現、育成或自國外引進新品種或新品系之種畜禽或種原者,應向中央主管機關申請登記,經審定核准登記後,始得推廣、銷售。」農委會畜產試驗所已安排召開「源興牛種原品種外表特徵標準之訂定」籌備會,未來如通過認定為種原,畜試所將協助進行保種,再通過農委會的命名登記審查,才能商業利用,推廣民間飼養。

每頭源興牛有編號、有紀錄。

適合臺灣的肉牛品種 何妨比一比

雖然對源興牛與其雜交後代的肉質有信心,王燕軍秘書長對於養牛戶直接採購國外肉牛品種(如安格斯牛)作為肉種牛繁殖,倒也樂觀其成,但他認為,每個國家都會把最優秀種原留在國內不放,日本對於和牛也是一樣,所以這些進口牛種的繁殖後代是否還是那麼優秀?源興牛雜交育種出來的臺灣新牛種能否突圍,成為肉牛產業飼養的主流?大家不妨比比看。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12

認識源興牛

源興牛是李登輝前總統買下放養於擎天崗的牛隻,原本目的是研究適合臺灣肉牛的飼料、品種,後經日本學者研究證實為日本原原種但馬牛後,李前總統便希望藉此培育「臺灣和牛」,提供好的肉牛品種供農民飼養,建構新的肉牛產業鏈。這批牛隻成功繁殖下一代後,就依李前總統於臺北三芝的故居──「源興居」,將之命名為源興牛。

因緣際會找到這批牛隻的是李登輝基金會王燕軍秘書長。王秘書長指出,文獻證實,1933 年日本引進臺灣 100 多頭但馬牛,主要作為耕牛;光復後,國民政府要標售這批牛,曾派駐臺北州第二牧場(擎天崗)、第三牧場(萬里馬槽)工作的黃姓(擎天崗牛)飼主的父親就出面買下,共 14 頭,與何姓同輩一同將牛趕至擎天崗飼養。

王秘書長輾轉得知擎天崗有日本來的牛後,就親自上擎天崗去看,他說「愈看愈不對」,這牛怎麼這麼小?於是拍照給日本學者看,對方也無法確定是日本和牛,但建議王秘書長,若決定要研究臺灣肉牛,未來就什麼牛都要買!於是王秘書長再上山,希望黃姓飼主售予 6 頭牛讓他研究。黃姓飼主考慮一天後,提議 19 頭全部賣給他,且依早期牛販的習慣,交錢的隔天,就要把牛載走。

據王秘書長轉述,黃姓飼主已經 80 幾歲高齡,當時又接連有颱風襲臺,無論上山趕牛、從山下扛豆漿店的豆餅餵牛,飼養、防疫種種工作都非常吃力,加上牛隻採自然放牧,小牛因淹水、天寒或被野犬攻擊的折損率高,飼養多年迄今,族群量就只有 19 頭而已,所以希望一次出清,且保證臺灣其他地方沒有該品種牛隻。

對於養牛門外漢而言,趕牛可絕不輕鬆。王秘書長費了好大的勁,一頭牛也趕不上車,因為「牛老大」一個轉身,就把王秘書長的手給甩開了;後來是由臺南麻豆來協助載牛的年輕司機,用電蚊拍輕輕拍打牛屁股,順利搞定,19 頭牛乖乖上車前往新家──位於花蓮縣的新光兆豐農場。

為何選在花蓮落腳?王秘書長曾隨同李前總統到日本石垣島參觀時發現,石垣島每月約可產出 900 頭小和牛賣至日本各地再進行肥育,顯示石垣島的氣候條件是適合和牛前期飼養的;而石垣島與花蓮緯度、距離均近,所以李登輝基金會選擇了花蓮,作為「臺灣和牛」的培育基地。

這 19 頭擎天崗牛後經日本學者確認為原原種但馬牛,據王秘書長表示,日本農業部門其實也是確認的,惟無法出具證明。換言之,日本 1933 年帶來臺灣的但馬牛,雖經歷 80 多年歲月的洗禮,其基因仍完好封存於臺灣,且更耐熱、耐濕。如果長時間與不同牛種雜交,或過度改良,隱藏性遺傳疾病可能會跑出來,和牛的優異肉質也可能不如以往。

  • 依維基百科的摘述,全球知名的神戶牛肉就是出產自日本兵庫縣的但馬牛肉(必須是兵庫縣內但馬牛血統進行持續交配的後代)。但馬牛是和牛的一種,其肉為日本料理中的珍饈,具有美味、肥嫩以及外表所呈現出的大理石紋理等特性。
文章難易度
Ad manager Post Bottom code
[集雅]廣告測試
活躍星系核
818 篇文章 ・ 1 位粉絲
活躍星系核(active galactic nucleus, AGN)是一類中央核區活動性很強的河外星系。這些星系比普通星系活躍,在從無線電波到伽瑪射線的全波段裡都發出很強的電磁輻射。 本帳號發表來自各方的投稿。附有資料出處的科學好文,都歡迎你來投稿喔。 Email: contact@pansci.asia
2021_Pansci_PC_sidebar_Top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為什麼導盲犬不能用米克斯?—《窩抱報 Vol.8》
窩窩
・2017/04/27 ・4037字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SR值 525 ・七年級

TAAi 2020 25th 人工智慧研討會

  • 記者/羅奕儒、編輯/蘇于寬、設計/馬劭妤|窩窩

編按:本文轉載自窩抱報vol.8 三月號《導盲犬的一生》,喜歡的話歡迎以行動支持喔:D

什麼!原來要成為導盲犬必須祖宗八代都清清白白!要成為一隻導盲犬,需要具備什麼樣的特質?所謂育種,又該如何操作?有哪些標準?該怎麼避免遺傳疾病?街上流浪狗這麼多,能不能訓練成為導盲犬?我家狗狗很乖,能不能帶去當導盲犬?

米克斯行不行:為什麼導盲犬要用品種犬?

惠光導盲犬教育基金會的總督導雅芳和我們分享導盲犬的育種如何操作。圖/窩窩

導盲犬最特殊的地方在於,他肩負著視障者的安全,這是和寵物甚至一般工作犬非常不同的地方。惠光導盲犬教育基金會(以下簡稱惠光)的總督導雅芳(以下簡稱雅芳)提到,為了要確保導盲犬在帶領視障者前進的過程中是非常穩定的,就必須要控制牠在先天遺傳上沒有任何不穩定的因子,甚至從出生到接受訓練,所有的訓練與狀況都必須在惠光的掌握下。

品種的選擇上,台灣的導盲犬以拉布拉多犬黃金獵犬為主,近年來也使用黃金獵犬和拉布拉多犬配種產生的黃金拉拉。而在國外,德國狼犬、貴賓犬其實都有被訓練成為導盲犬的例子。一般來說,導盲犬的選擇還是以純種的狗為主,最主要就是希望透過基因的掌握來預期狗狗的個性及健康狀況。「即便在導盲犬發展較成熟的國家,將流浪犬訓練成導盲犬的例子也非常非常稀有,因為困難度真的比較高。」雅芳這麼說著。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4

台灣約有 6 萬位視障者,目前正在服役的導盲犬卻只有不到 40 隻。而以惠光培訓的經驗,即便透過配種選擇了相對穩定的基因,再加上從出生到寄養家庭、學校訓練這樣不間斷的訓練,訓練一隻導盲犬的成功率仍只有 30-50% 左右,「導盲犬的養成其實需要非常多的成本,我們也希望盡可能不要浪費資源或心力,提高成功率。」雅芳這麼說。

遺傳疾病的逆襲:品種犬會不會有健康問題?

朱有田教授說到:「品種犬本身並不會有遺傳性疾病的問題,近親繁殖才會。」

國立台灣大學動物科學技術學系的朱有田教授指出,在發現有健康問題時,要先判斷是不是遺傳疾病,還是環境因素、營養因素或是一般傳染疾病造成的健康問題。如果造成遺傳疾病的基因已經確定了,可以從基因型去分析是否帶有遺傳疾病,稱之為「分子遺傳檢測」,如果沒有做分子遺傳檢測的話,則系譜是最可靠的,可以將它當作指標判斷有沒有遺傳疾病。

台大獸醫永齡計畫動物福利專案教師林怡君博士同樣提到,如果親代做過檢測,發現有很高的風險會有遺傳型疾病,卻不管後果地生下了具有遺傳型疾病的後代,那麼這個有疾病的後代的動物福利就有受損的風險。反過來說,如果產生遺傳型疾病的風險很小,動物福利受損的風險就很小。

而另一類品種犬常被攻擊的原因在於:為特定外觀而培育出來的品種,而這種培育方式明確地會影響到動物的健康。例如:摺耳貓。摺耳貓是因為骨骼基因有缺陷,才會呈現折耳的樣子,因此容易出現許多骨骼萎縮的疾病。在導盲犬的犬種中,除了拉不拉多、黃金獵犬,也有其他的大型犬隻。「這些大型犬,有些,並非全部,會出現髖關節問題。若是有良好的篩選,避免繁殖家族有、曾有髖關節問題的犬隻,那麼這些風險就會相對性上的減少。」林怡君博士解釋道。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8

  • 什麼是「品種」?「種」、「品種」和「亞種」怎麼分辨?圖/窩窩

什麼是「品種」?「種」、「品種」和「亞種」怎麼分辨?

種:生物學下的分類,指在自然棲地裡,可自然交配並產生具有繁殖能力的下一代。像是馬跟驢子雖然能產下後代騾,但騾並不具有繁殖能力,馬跟驢就不能算是同種。

亞種:因自然環境隔離造成的物種隔離,產生變異而具有不同性狀的族群,雖然長相或性狀稍有不同,但仍然能產下具繁殖力的後代。像是日本狼、北極狼、藏狼就是不同的亞種。

品種:在種之下的概念,經人類的選拔、淘汰,具有人類期望性狀的個體。一般來說,經濟動物(例如豬)和同伴動物(例如狗)比較會有品種的區別。

步步為營:育種步驟大解析

在選拔的時候,通常我們都會有一個選拔指數,你可以想像成大學指考時計算成績的加權的概念。」朱有田教授提到,根據人為去選擇希望被突出的性狀,並透過加權計算出一個數值,再進行個體的篩選,整個育種就是這樣的一個過程。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12

對於育種的標準和步驟,每間導盲犬學校都不太一樣,也會因為地區的環境、人的個性或是文化而有所不同。惠光在導盲犬育種的操作上,會先透過過去使用者的經驗來了解台灣環境需要怎麼樣的狗,同時也評估目前申請使用導盲犬的視障者的需求,來決定配種的期望成果,同時再進一步討論該由哪隻狗和哪隻狗來配種。為了能夠培育出一代比一代更優良的導盲犬,種犬的挑選變得十分重要,也因此,能夠被挑選為種犬的狗都是每一胎中最優秀、健康的寶寶呢。

育種其實至少要兩三代以上才能看出篩選的成果,挑選每一代好的部分,再一代代的傳承下去。

  • 一歲左右,惠光會針對每隻狗狗的狀況做評估,挑選出各方面都表現優秀的狗作為種犬,其他狗狗則會以成為導盲犬為目標,進行下一步的訓練。圖/窩窩

雅芳提到,目前主要會根據幾個標準來篩選適合的種犬,分別是:

  1. 健康狀況
  2. 個性
  3. 和親代相比有沒有更接近期望的特性

惠光透過合作的獸醫院負責犬隻健康檢查,會在狗狗一歲左右時進行檢查,這個時期狗狗各方面都發育完成,有些遺傳性的疾病也在這時候可以檢查出來。檢查的項目除了身高、體重、血液等基本檢查外,也會針對大型犬常見的髖關節形成不全(hip dysplasia)、白內障、遺傳性視網膜退化等遺傳性疾病做篩選,確保健康的基因被留下。像是髖關節的部分,就引進國外的檢測儀器,當髖關節的健康度在 80 分以上時才會考慮留作種犬。

除了要留下來擔任種犬外的其他狗,也大約會在這時候進行結紮的手術,之後才進到學校進行訓練,因此,在路上見到服役中的導盲犬,全部都是經過結紮的狗,除了可以避免狗狗發情期造成視障者的困擾外,也確保導盲犬不會被作為其他用途。

此外,在狗狗大約 1 歲左右,惠光也會針對狗狗的個性設計一系列的測試,透過情境的模擬,來判斷狗狗面臨壓力、突發狀況時的反應,並作為適不適合成為導盲犬或是種犬的評估標準。同時,若是本土自行培育的小狗,也會將這代小狗的表現和上一代種犬比較,確認是不是有更朝向期望的成果前進,來作為育種是否成功的評斷。

育種其實至少要兩三代以上才能看出篩選的成果,挑選每一代好的部分,再一代代的傳承下去。」惠光教育推廣組組長筱涵這麼說著。

每隻狗狗都是帶著滿滿的祝福誕生,期待能訓練成一支優秀的導盲犬,幫助更多的視障者。圖/窩窩

導盲犬 vs.寵物犬 法規上有什麼差異?

那關於導盲犬的繁殖,目前有沒有相關的法規來規範呢?雅芳提到,目前導盲犬在台灣主要受到《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 60 條及衛生福利部的《合格導盲導聾肢體輔助犬及其幼犬資格認定及使用管理辦法》所規範。

但在規範的細則上,前者比較偏向對於導盲犬出入公共場所的保障,後者則主要針對導盲犬學校的規範,雖然有要求對於犬隻狀況的追蹤、健康檢查的報告等,但在狗狗的繁殖部分並沒有詳細的規定。目前在犬隻的生育上,主要還是和一般寵物犬一樣依照動保處的規範,若有和國外交流的狀況,犬隻的進出口也是依照農委會對於檢疫的規定。

此外,目前國際的犬隻交流有些是透過互惠的交換,這種情況下就是免費的,但也有的時候是直接和國外的導盲犬學校購買幼犬,在這部分,目前還沒有相關法規的規範,主要是仰賴導盲犬學校本身的自我約束。

育種的風險:人擇,要謹慎、要拒絕貪心的誘惑。

問起育種的操作上有沒有什麼禁忌,雅芳總督導提到,犬隻數量太少導致選擇太少、近親繁殖,或是有遺傳疾病的個體沒有被篩選排除,都可能造成後代的健康狀況出現問題。另外,數量也需要控制在適當的數量,生育前必須確認後面的照顧或是訓練都到位,這樣對狗狗也才是比較好的方式。

「健康的部分真的需要謹慎的管控。」雅芳這麼強調著。

目前國際上的導盲犬聯盟,主要還是依賴每間學校將自己培育的犬隻資訊登記在資料庫中,以作為各間學校判斷是否要交流犬隻時的標準。但對於資料的正確性、完整度,目前還沒有公開或是第三方的審核機制,主要還是靠學校自己的約束力,若是有學校不配合,也沒有制裁的方式。

雅芳提到,以惠光目前的狀況,就是盡量在事前準備時多花一些努力,目前和日本的學校交流比較密切,若是要和沒交流過的學校交換犬隻,一定會先派人員到當地訪查,確認對方學校的運作、環境是沒問題的。「雖然多花了一些成本,但總比之後培育出來的犬隻是有問題的好,所以絕對是值得的。

圖/窩窩

本文轉載自 窩抱報vol.8 三月號《導盲犬的一生》,原文為 《Together#6》為什麼不能用米克斯?——導盲犬育種過程大解密(上)

被挑選作為種犬的狗狗,和其他導盲犬的生活有什麼不同呢?黃金獵犬和拉布拉多配種後,生出來的黃金拉拉又有什麼特別之處呢?關於育種的更多細節,將在為什麼不能用米克斯?——導盲犬育種過程大解密(下)有更多精彩內容!

Ad manager Post Bottom code
[集雅]廣告測試
窩窩
5 篇文章 ・ 0 位粉絲
動物的世界,就是人類社會的縮影,關乎牠的事,就關乎你跟我的生活與未來。窩抱報的使命,是透過與你我切身相關的動物議題探討,來反思人類與世界共存之道。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馴化搞壞了毛小孩的基因
Gene Ng
・2016/07/08 ・1039字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SR值 502 ・六年級

TAAi 2020 25th 人工智慧研討會

puppy-672085_640
在人擇的育種過程中,人類常常因為外觀喜好而造保留了狗在基因上部分的缺陷。

狗狗無疑是人類最好的朋友,愛狗的人類更是培育選拔出五花八門的純種狗。可是科學家發現,人類的育種讓狗狗帶了更多不良的基因突變。舉例來說,人類培養出的黑狗,讓牠們帶有較多拷貝數的 KITLG 基因,這讓牠們的爪床容易發生鱗狀細胞癌,那是一類上皮組織細胞、鱗狀細胞產生病變的癌症。

人類在馴養狗狗的過程中,可能挑了較討喜的灰狼,例如比較溫馴又機智能幫人狩獵的。這人擇的過程中不免有或多或少的近親繁殖,雖然挑出了好的性狀,但如果牠們祖先有不良的基因,也容易傳遞給後代子孫,而後代的遺傳多樣性的變低,使不良基因更難被剔除。

 

並非所有突變都是有害的,有相當大比例的 DNA 突變是中性的,可是倘若 DNA 的突變改變了蛋白質的序列和結構,那麼就有可能對蛋白質功能產生不良影響。有些不良突變會被天擇淘汰,可是在人工育種的情況下,不良突變倘若接近有利的突變,反而會被人類給挑選出來。又或者有些突變是人類喜愛的,可是卻有不良副作用。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4

為了瞭解馴化的過程對現代家犬的影響,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族群遺傳學家 Kirk Lohmueller 和 Clare Marsden 分析了屬於 34 種純種狗的 46 隻狗的基因體。他們把這些純種狗的基因體,和 19 隻灰狼、25 隻鄉村狗及金豺的基因體作了比較。

他們發現,和狼相比,狗的基因體中確實含有較多不良突變。不過生活在較與世隔絕地方的狼,例如美國五大湖裡的皇家島或西藏地區的狼,基因體內的不良突變數量也不遑多讓。他們還發現,與狼相比,狗有多 22% 帶有不良突變的基因是同型合子,牠們平均也多了 115 個不良突變,這顯然是育種所造成的副作用。這個研究結果發表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這個研究不僅能夠讓我們瞭解馴化對狗狗的影響,也能夠用來探討族群數減少或近親繁殖對其他動物,例如孤立的的族群或瀕危的動物之影響,讓保育生物學家研討出對策來讓瀕危動物在野外或圈養時保有適當族群大小。

原學術論文: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8
  • Marsden CD, et al. Bottlenecks and selective sweeps during domestication have increased deleterious genetic variation in dogs. PNAS, 2015. DOI: 10.1073/pnas.1512501113

參考資料:

本文原出自臺灣大學科學教育發展中心其他單位需經同意始可轉載

Ad manager Post Bottom code
[集雅]廣告測試
Gene Ng
295 篇文章 ・ 1 位粉絲
來自馬來西亞,畢業於台灣國立清華大學生命科學系學士暨碩士班,以及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Davis)遺傳學博士班,從事果蠅演化遺傳學研究。曾於台灣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擔任博士後研究員,現任教於國立清華大學分子與細胞生物學研究所,從事鳥類的演化遺傳學、基因體學及演化發育生物學研究。過去曾長期擔任中文科學新聞網站「科景」(Sciscape.org)總編輯,現任台大科教中心CASE特約寫手Readmoo部落格【GENE思書軒】關鍵評論網專欄作家;個人部落格:The Sky of Gene;臉書粉絲頁:GENE思書齋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松露的兩性人生
國科會 國際合作簡訊網
・2012/05/22 ・921字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SR值 520 ・七年級

TAAi 2020 25th 人工智慧研討會

解開松露的祕密,也證實了此一現象的複雜性和這種珍貴真菌與環境的共生關係,並可理解為什麼自二十世紀初,其產量就因為生態系統的改變而開始下降。(圖片來源:sgillies@Flickr,根據創用CC-By 2.0條款使用)

黑松露 (Tuber melanosporum) 又稱佩里戈爾松露 (Périgord),其基因組定序結果已於 2008 年由法國國家農業研究院 (INRA) 發表,提供了一個新的土壤研究方法。國家農業研究院透露,黑松露不像其他同宗個體的真菌,而是一種異宗配合的真菌,它只能以融合兩種菌絲(真菌看不見的部分,細絲網絡在土壤中發展)的方式來繁殖。

發現此現象後一年所進行的測試,證明植入菌絲的菌根植物存在兩種性別。今日,某些真菌生產者生產的一年生植物中,85% 帶有兩種性別,以國家農業研究院的方法開發植物的 Damien Berlureau 認為:「我們已經開始分析土壤、樹根與土地的相互作用,發展可能會很快」。

法國松露栽培者聯會 (FFT) 主席佩里戈爾 (Jean-Charles Savignac) 認為:「在法國生產三十噸松露還稱不上爆炸型的成長率」。事實上,它需要五年的生產時間,十年之後才能獲得生產回報。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4

生態系統的變化

解開松露的祕密,也證實了此一現象的複雜性和這種珍貴真菌與環境的共生關係,並可理解為什麼自二十世紀初,其產量就因為生態系統的改變而開始下降。今日,實驗室的研究方向與土地應用的實驗相關。

多爾多涅省 (Dordogne) 農業廳負責區域技術發展的技術員 Patrick Réjou 和法國其他地區的研究人員一樣,針對實驗用的佩里戈爾黑松露,利用帶有兩種性別的新種植物,進行一項測試計畫。

這個計畫包括分析性慾的運作方式、測試干預方法。研究員將兩種性別的孢子散播在菌根樹下的「熱區」,這裡是松露出現的地方,也是試圖用栽培法取代過去自發性發芽的區域。技術路線包含所有可能的變因,例如尺寸、灌木種類、用手工或機械除草、土壤類型、噴頭類型、孢子年齡、投入孢子的方法。

法國松露栽培者聯會研究主任暨國家農業研究院實驗方案協調員 Jean-Marc Olivier 確認,在目前的實驗狀況下,若松露證實可以種植,「它還需要有雜草的鈣質草原。只有在尊重自然環境之下,植物育種才能有成果。」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8

作者:駐法國代表處科技組
資料來源:法國《世界報》(Le Monde)[2011-12-30]

轉載自國科會國際合作簡訊網

Ad manager Post Bottom code
[集雅]廣告測試
國科會 國際合作簡訊網
47 篇文章 ・ 0 位粉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