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
test-2021_Pansci_All_Top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我們與《最後生還者》的距離:喪屍末日會來臨嗎?

活躍星系核
・2020/07/02 ・4557字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SR值 556 ・八年級

TAAi 2020 25th 人工智慧研討會

  • 作者 / 陳永融,是隻主攻了 6 年心理學的雜食動物。平時閒暇喜歡用心理學視角分析各種人事物,深刻感受到「有人的地方就有心理學」的趣味。 希望能憑藉手中的筆(或者說鍵盤)逐漸提升社會大眾對相關領域的重視,跳脫心理治療或心理測驗等應用層面的認識。

由頑皮狗工作室開發,於2013年發行的恐怖生存遊戲《最後生還者》(The Last of Us)以,寫實風格的末日場景、動人的角色刻畫等特色撼動人心(不管是感動或是怕到發抖XD)。被突變真菌毀滅的文明讓道德界線變得模糊,我們扮演的遊戲角色為了生存只能憑依著有限資源,在充滿惡意的新世界中殺出一條血路。

喪屍一直是各種娛樂媒體喜愛的創作元素,死而復生的認知衝突再加上腐爛肢體的身體恐怖,有著為數不少像是惡靈古堡活人牲吃死亡復甦陰屍路等經典IP。從失控的生化兵器到遠古黑魔法,不同的世界觀對喪屍的設定往往都有各自的巧思,唯一不變的只有它們對其他生命的敵意(或者是更直接的「食慾」)。

嚼嚼!(誤)圖/IMDb

即便最近剛出的續作引發不少爭議,《最後生還者》仍用細緻且別出心裁的喪屍設定在百家爭鳴的遊戲市場中贏取自己的歷史地位。這方面的成功得歸功於製作團隊對現實喪屍的考據,為整個故事增添不少沉重的真實感。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4

是的,你沒看錯。遊戲團隊參考的可是現實世界真實存在的「喪屍」!就讓我們一起來看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最後生還者》的喪屍末日距離我們又有多遠呢?

______ 防雷分隔線,本文涉及《最後生還者》劇透______

被拿來入藥的喪屍?

 遊戲所取材的「喪屍真菌」其名為偏側蛇蟲草(Ophiocordyceps unilateralis)。這個名字對一般大眾或許有些陌生,但是它的近親正是台灣社會耳熟能詳的中藥材──冬蟲夏草(Ophiocordyceps sinensis)。他們都是蛇形蟲草屬(Ophiocordyceps)的一員:此屬的重要特徵便是會寄生在昆蟲體內,以宿主的養分為食、成長茁壯。

被寄生的昆蟲死後軀體會迅速被真菌菌絲佔據,接著子實體(真菌的有性生殖結構)會穿出宿主軀殼散播孢子,尋找下一個宿主。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8
偏側蛇蟲草的生命史。圖/wikipedia

既然都是寄生,為什麼只有偏側蛇蟲草得到「喪屍真菌」的稱號?

其中決定性的差異便是:不同於冬蟲夏草靜靜在原處消化宿主,偏側蛇蟲草更喜歡把宿主當成代步工具四處爬爬走。偏側蛇蟲草主要以巨山蟻屬(Camponotus)為宿主,當孢子接觸到螞蟻體表後便會分泌酵素蝕穿外骨骼,讓菌絲向內生長、侵占宿主全身的肌肉纖維。

圖/wikipedia

即便偏側蛇蟲草為了確保宿主生命機能不破壞其腦部,此時的螞蟻也已經是名符其實的「牽線木偶」,任由真菌駕著自己前往適合真菌生長的潮濕陰暗場所,然後控制宿主螞蟻用下顎固定好身體,而後偏側蛇蟲草的子實體會破開頭殼、向外伸展,讓宿主變成驚悚版天線寶寶,用新生孢子對世界說你好:)

  • 編按:還有其他哪些「喪屍」呢?歡迎參考我們這集科學布袋戲喔:

很近又很遠的喪屍末日

在《最後生還者》的世界中,原本只寄生小型宿主的蟲草(遊戲內統稱其為 Cordyceps)發生突變,開始侵蝕人類與其他大型動物,最終抹除世界上超過6成的人口。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12

只要被孢子感染,蟲草的菌絲都會在1到2天內抵達宿主的大腦。這也是遊戲與現實世界最大的差異。偏側蛇蟲草透過劫持肌肉組織來控制宿主行動,卻放過了掌管生命機能的腦部;遊戲裡的蟲草卻是打從一開始就是直奔宿主大腦而去,就算是從腳趾開始感染也會不惜千里迢迢趕到人體另一端定居。

朝著宿主全力的前進!(誤)圖/IMDb

雖然是以大腦為目標,蟲草還是保留了偏側蛇蟲草不輕易殺害宿主的特性,畢竟蟲草是外來者,無法完全取代腦細胞的工作。這也代表被感染者仍保有一定程度的知覺,蟲草只能透過間接的方式引導宿主做出有利於傳播孢子的行動(例如咬人)。

蟲草到底是怎麼驅使被感染者攻擊其他生命的?根據遊戲內的文件記錄,被感染者很可能是被菌絲侵蝕大腦邊緣系統(limbic system)才有如此強烈的攻擊性。在過去的腦傷與動物實驗中,邊緣系統(特別是杏仁核)與個體的威脅偵測、情緒控管以及攻擊行為皆有關聯,再加上菌絲在體內深入造成的痛苦,被感染者見人就咬的瘋狂行徑似乎也不是那麼難以理解了。

遊戲中菌絲感染人類的示意。 圖 / IMDb

《最後生還者》的蟲草固然可怕,但真要在現實世界引發喪屍末日恐怕還要先克服一些技術上的限制。即便真菌感染在現實世界並不少見,「真菌病」卻鮮少進入大眾視線、更不要說引發社會恐慌了。這是因為人體複雜的結構與免疫系統的保護都能有效抑制菌絲侵蝕,也讓我們比較容易切除受感染的部位切除或針對性投藥。雖然據統計每年約有160萬人死於真菌感染,但是這些案例大多都跟患者輕忽病情、免疫系統無法正常運作或當地醫療資源匱乏有關。

換言之,只要能及時得到妥善照顧,就算真的被蟲草感染,我們與人形秀珍菇之間還是有一段不小的距離。不過事情總是不怕一萬只怕萬一,要是《最後生還者》的蟲草末日真實現了,我們又該怎麼與它對抗?

喪屍「疫苗」真的能拯救世界嗎?

蟲草帶來的喪屍末日有沒有解決之道?《最後生還者》透過民兵火螢(Fireflies)提出一個可能的答案:疫苗。

但是這個可以帶給人類希望的疫苗真的可行嗎?阻止火螢研究的喬爾是否真的毀了人類僅有的希望?這也是《最後生還者》粉絲社群至今仍爭論不休的議題之一。除了道德、個人情感等因素,還有一個很重要的關鍵在於──沒有前例可以參考,根本無從判斷醫生的做法可不可行⋯⋯咦?

喬爾表示:你說什麼!(設計對白)圖 / IMDb

是的沒錯,在《最後生還者》的末日世界中不僅元凶蟲草是虛構產物,就連帶來希望的疫苗也是現實世界中並不存在的東西。即便疫苗已經是當代不可或缺的要件之一,也讓許多兇惡的疾病在人類社會絕跡,但是我們仍未有針對真菌感染的可用疫苗或免疫治療(immunotherapy)手段。即便已經有不少團隊在進行相關研究,截至目前為止都還卡在臨床試驗階段,距離實際投入生產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不過這並不妨礙我們用手上的線索來推敲可能的結果,畢竟這也是玩遊戲的樂趣之一嘛!

《最後生還者》把製作疫苗的希望放在女主角艾莉身上。被蟲草感染卻沒有變成喪屍的她被視為具有「免疫力」的存在,然而當火螢負責人瑪琳在跟喬爾討論艾莉時,卻提到她體內的真菌「突變」了。在火螢醫院撿到的錄音筆也告訴我們艾莉體內確實有蟲草寄生的證據(包括血液、血清與腦髓液都有檢出),唯有邊緣系統沒有菌絲侵蝕的跡象,判斷這可能是她仍能保持神智的主因。

這也讓艾莉的「免疫」有兩種可能的解釋:到底是她「能抑制蟲草感染」,還是「被感染了也沒有變成喪屍」?

圖 / IMDb

若是艾莉的免疫系統真的有辦法抑制蟲草感染,那最合理的研究對象正是抗體本身。癒後血清治療(convalescent plasma therapy)便是透過分離痊癒患者的血漿,將抗體直接打進其他病患體內,縮短免疫系統反應的時間。這樣直接了當的治療方式雖然有一定風險,卻很適合用應急的過渡期,也成為許多國家對抗武漢肺炎的重點療法。

如果艾莉的奇特狀態根本與免疫系統無關,完全出自於蟲草本身的突變,那研究對象自然也得轉移到蟲草身上。雖然沒辦法從免疫系統著手,但也不代表醫生關於「疫苗」的構想就一定是錯的──只是得稍微替換一下概念。疫苗是透過「主動感染」毒害較低的病原體,避免往後發生真正有害的感染。如果退而求其次,不強求「避免感染」,而是著重在消除「有害」的影響,火螢試圖摘除艾莉腦內菌株的舉動就很耐人尋味了。

從艾莉不需要面罩也能在充滿孢子的空間暢快呼吸這點來看,來看,蟲草的感染很可能是採「先到先贏」的機制,也就是已經是被感染者的艾莉無法再成為其他蟲草的宿主,達到某種意義上的「免疫」。如果有辦法培養出艾莉體內的突變蟲草並接種到其他人身上,藉此讓對方免除被有害蟲草感染的風險,從廣義的定義來說這也能算是一種「疫苗」。

可惜的是,我們終究沒來得及弄清楚艾莉是哪一種狀況,被喬爾射成篩子的醫生也不可能有機會為自己辯護了。然而說穿了,《最後生還者》的兩難打從一開始就跟疫苗是否可行無關,而是在考驗「人性」。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就算喪屍末日離我們還很遠很遠,也會有其他大規模傳染病出現(例如已經糾纏我們大半年的武漢肺炎)。這時我們是否能夠從遊戲中有所收穫、有所成長,甚至是對未來超前部署才是最重要的。

圖/imdb

參考資料

文章難易度
Ad manager Post Bottom code
[集雅]廣告測試
活躍星系核
818 篇文章 ・ 1 位粉絲
活躍星系核(active galactic nucleus, AGN)是一類中央核區活動性很強的河外星系。這些星系比普通星系活躍,在從無線電波到伽瑪射線的全波段裡都發出很強的電磁輻射。 本帳號發表來自各方的投稿。附有資料出處的科學好文,都歡迎你來投稿喔。 Email: contact@pansci.asia
2021_Pansci_PC_sidebar_Top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在流感之後,肺炎鏈球菌會奪命——接種疫苗要趁早!
照護線上
・2020/12/03 ・1825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SR值 521 ・七年級

TAAi 2020 25th 人工智慧研討會

「醫師,我今天一起床就全身痠痛、很沒精神。」老先生乾咳了兩聲,無精打采地說。

「有流鼻水嗎?」醫師問。

「沒有流鼻水。」老先生搖搖頭,「不過身體熱熱的。」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4

「哦,」醫師看了看耳溫槍,「你有發燒,38.8 度。」

看到這樣突然發高燒,伴隨呼吸道症狀及全身痠痛的表現,通常會讓聯想到流行性感冒。在日常生活中,會導致急性上呼吸道感染的病毒有非常多種,像是腺病毒、鼻病毒、呼吸道融合病毒等,至於流行性感冒是由「流行性感冒病毒」所引起。

流行性感冒會特別受到重視,是因為流行性感冒的症狀比較嚴重,會造成高燒、肌肉痠痛,讓患者非常不舒服,更麻煩的是,流行性感冒可能引起肺炎、心肌炎、腦炎等危及性命的嚴重併發症。

流感病毒經常變異,疫苗須定期重新施打

「醫生,我是不是得流感啊?」老先生問。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8

「很有可能。」醫師點點頭。

「可是我去年有打過流感疫苗耶。」老先生感到疑惑。

「流行性感冒病毒很容易發生變異,所以每年在世界各地流行的病毒株會不太一樣,所以每年都需要重新施打疫苗。而且打完流感疫苗後,大約需要兩周,身體才會產生足夠的保護力,所以一定要盡早施打。」

醫師接著叮嚀,「我先開些藥給你吃,不過你如果越來越不舒服,就得趕緊回診喔!」老年人在感染流行性感冒之後,要特別留意重症的發生,流感的病程演變快,時常讓人措手不及。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12

兩天後,老先生回到診間報到,看起來更加虛弱,咳嗽也多了濃濃的痰音。

「醫生,我覺得有點…喘…」老先生摀著胸口說,「咳嗽都會痛…」

醫師聽診時,蹙起了眉頭,「你應該有肺炎,要趕緊住院治療。」

流感之後,肺炎鏈球菌可能引發細菌性肺炎

感染流行性感冒病毒後,續發的細菌性肺炎是導致重症或死亡的重要原因。根據統計,肺炎鏈球菌是流行性感冒併發細菌性肺炎的主要病原菌之一 。

肺炎鏈球菌是種能夠存活在鼻腔裡的細菌,帶菌的時候不一定會發病或出現症狀,但是當抵抗力較弱時,肺炎鏈球菌可能進入體內造成「侵襲性肺炎鏈球菌感染症」。在台灣,約有兩成的社區型肺炎是由肺炎鏈球菌所引起 。

肺炎鏈球菌可透過飛沫傳染,不僅會造成肺炎,還可能入侵腦部導致腦膜炎,或進入血液造成菌血症、敗血症。感染的部位不同,可能產生不同的症狀,例如胸痛、呼吸急促、發燒、頭痛、頸部僵硬等,嚴重可能意識不清、昏迷、甚至死亡。肺炎鏈球菌對嬰幼兒、老年人、慢性病患皆是潛在的健康威脅。

為了降低肺炎鏈球菌的危害,近年來已有肺炎鏈球菌疫苗可以施打。肺炎鏈球菌有九十餘種血清型,其中三十餘種毒性較強的血清型會造成人類感染,台灣較常見的有十餘種。目前肺炎鏈球菌 13 價結合型疫苗(PCV-13)與 23 價多醣體疫苗(PPV-23)已涵蓋其中大部分型別 。

5 歲以下幼童和 65 歲以上老年人需要提防肺炎鏈球菌感染,而不管年齡多少,只要有以下狀況皆屬於高危險群,像是糖尿病、慢性腎病、慢性肺病、慢性肝病、慢性心臟病、脾臟切除者、先天或後天免疫功能不全者、接受免疫抑制劑或化學治療的患者等。

接種肺炎鏈球菌疫苗後,免疫系統能夠產生抗體,對抗入侵的肺炎鏈球菌,鼻咽部黏膜也能產生保護力,降低細菌移生的機會,以減少散播及感染的風險。

趁早提升保護力,預防永遠勝於治療

染上流行性感冒、肺炎鏈球菌而出現重症時,治療上皆相當棘手,致死率相當高,即使幸運治癒,也可能留下聽障、腦部受損等後遺症。最好的策略是及早接種疫苗,提升身體的防護力,預防永遠勝於治療!

討論功能關閉中。

Ad manager Post Bottom code
[集雅]廣告測試
照護線上
134 篇文章 ・ 2 位粉絲
台灣最大醫療入口網站

6

11
1

文字

分享

6
11
1
感染的人多了,自然就會有群體免疫嗎?
寒波
・2020/11/24 ・2407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600 ・九年級

TAAi 2020 25th 人工智慧研討會

若群體中有許多人感染過特定疾病,該疾病的傳播有可能下降。圖/Pxhere

什麼是群體免疫?

COVID-19(武漢肺炎、新冠肺炎)肆虐之下,群體免疫(herd immunity)是很常聽到,也常常被誤解的概念。

它直接的意思是,族群中有相當比例的人數對傳染病免疫,不會成為傳染源,即使有新的感染者,也會由於無法繼續傳播而中斷,令疫情不會擴大。

達到群體免疫之下,仍然有人會感染,只是因為許多人具備免疫力,所以不會廣傳,潛在的傷害有限。有些學者認為,群體免疫並非適當的名詞,因為它其實沒有讓人「免疫」,實際上是讓被感染的機率降低,稱作群體保護(herd protection)更加合適。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4
群體免疫是透過大部分人接種疫苗降低傳染機會。 圖片來源:Avian Flu Diary
群體免疫通常是透過大部分人接種疫苗,降低傳染機會。 圖/Avian Flu Diary

群體免疫一般是擺在疫苗的脈絡思考,也就是說:多少比例的人接種疫苗,獲得免疫力之後,足以阻止疫情廣傳?

群體免疫門檻的估計取決於基本傳染數(R0),也就是「一般狀況下,一位感染者平均會傳染給幾個人」。它的公式為「1 – 1/R0」,例如 R0 為 3,門檻為 1 – 1/3,等於 67%。這就是常常聽到有 67% 的人免疫,武漢肺炎才會達到群體免疫的理論基礎。

假如 R0 比較低,門檻也會比較低,例如 R0 為 2.5,門檻值為 60%;R0 為 2,門檻 50%。如果像麻疹般 R0 高達 12 到 18,門檻也將達到 90% 左右。

每個人狀況不同,群體內異質性的影響

然而,感染或注射過疫苗不等於免疫,未必每個人的免疫力都能長期維持。假如有些人一段時間後失去免疫力,就要從免疫比例中扣掉,那麼一開始的門檻便需要更高。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8

簡單公式下,假設每個人接觸病原體、被感染、傳染給別人等條件,機率都一樣,很明顯不符合實際狀況。一項研究考慮族群內的異質性,重新估計群體免疫需要的門檻值。

這項研究將所有人按照年齡分為 6 組。依照活躍程度分為 3 種,50% 的人活動程度定義為正常,其餘 50%,各 25% 分別為高度、低度活動者,高度活動者接觸他人的機率較高,反之亦然。

假設武漢肺炎的 R0 為 2.5、潛伏期 3 天、傳染期 4 天(應該是低估),估計若有 43% 人口具備免疫力,便足以達到群體免疫的門檻。R0 若是 3,門檻則為 49.1%。

這項研究值得參考,它表示達到群體免疫的門檻,可能不如之前想像的那麼高。不過一如所有數學計算,都建立在簡化變數與許多假設條件之下,不能直接應用於現實世界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12

但是理論不一定等於現實情況

即使存在群體免疫,也無法徹底避免有人感染,甚至有實例指出,即使達到群體免疫的門檻,疫情仍然可能爆發。例如近來一些國家,某些疾病的疫苗接種率降低後便出現疫情。這些地區理論上具有免疫力的人口比例都超過門檻,病原體卻仍然能夠傳播。

群體免疫門檻也不是固定的數字,實際上會因時因地因人而異。假如族群中愈多人實施口罩、清潔、保持社交距離、減少人際交流等防疫措施,那麼這些人被感染及傳染給他人的機率降低,具有免疫力的人數不用那麼多,群體保護也能達到一樣的效果。

人為的防疫措施,諸如戴口罩和維持社交距離,也會讓群體保護所需門檻下降。圖/Pixabay

某些特定場所,43%,甚至 60% 的人感染過,仍無法自然阻止病毒傳播。例如加州的 San Quentin 州立監獄 60% 人員染疫。群體免疫的標準概念是,不需要人為介入,傳染自己就會停止;然而假如缺乏人為強制介入,傳播無疑將持續下去。加州監獄的情境下,儘管已經有相當高比例的人感染,群體免疫卻沒有發揮作用。

監獄或船艦等特定時空,人與人接觸的機率更高,和一般狀況不同。最近卻有些案例指出,群體免疫在一般地方也未必能起到預期的作用。

巴西的瑪瑙斯(Manaus)有近 200 萬人口,估計 44 到 66% 人口已經感染過武漢肺炎。8 月時瑪瑙斯的疫情舒緩,似乎是群體免疫產生效果,最近確診數卻又明顯增加。確實有許多市民疏於防疫,但是感染者的抗體是否有效,能維持多久,是更大的疑問。

巴西城市瑪瑙斯的位置。
圖/Wikipedia

大多數人感染後,應該順利發展出免疫力,不過仍不清楚能維持多久;幾個月過去,世界各地陸續傳出有人再度感染的消息,表示至少某些人即使感染過,也無法長保免疫力。

總之,想要建立群體免疫,大規模使用疫苗是最妥當的策略。靠著天然傳播達到群體免疫,過去沒有成功案例,對於武漢肺炎暫時也不要抱什麼希望。

本文轉載自新公民議會《群體免疫的數學,與現實世界的應用

延伸閱讀

1. 抗體檢驗:偽陽性、群體免疫、不同對象的意義

2. 冰島的WARS抗體檢驗

3. COVID-19 殺死的人比帳面數字更多,但是究竟多少?

參考資料

1. A mathematical model reveals the influence of population heterogeneity on herd immunity to SARS-CoV-2(連結

2. The false promise of herd immunity for COVID-19(連結

3. In Brazil’s Amazon a COVID-19 resurgence dashes herd immunity hopes(連結

本文亦刊載於作者部落格《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匠》暨其 facebook 同名專頁

所有討論 6
Ad manager Post Bottom code
[集雅]廣告測試
寒波
107 篇文章 ・ 3 位粉絲
生命科學碩士、文學與電影愛好者、戳樂黨員,主要興趣為演化,希望把好東西介紹給大家。部落格《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同名粉絲團《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韓國流感疫苗危機:現在我們知道什麼?又該不該去打疫苗呢?
Chiang Wei-Lun
・2020/11/06 ・3665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SR值 586 ・九年級

TAAi 2020 25th 人工智慧研討會

韓國今年冬天的流感疫苗計畫可說是命運多舛。9月底,韓國開始施打公費流感疫苗;然而,某批疫苗在儲藏過程中出現了疏失,未保存在冷藏條件裡,約有 2,300 名韓國人接種了這批問題疫苗,全民施打計畫更因此暫停了兩週 [1, 2]

韓國民眾在醫院接種流感疫苗。圖/BBC News

10 月初,部分疫苗被發現白色顆粒,雖然判定此為無害的蛋白質,但此事件仍回收了 61.5 萬支疫苗、約 1.8 萬人接受了此批疫苗 [1]。然而,影響最深的是韓國近日陸續報出接種疫苗後死亡的案例,10/21 日通報累計 9 人死亡、 10/31 增加至 83 人 [3-5]持續露出的猝死消息已引起了韓國境內的憂慮,部分地方政府宣佈暫停施打計畫,而中央也發佈新聞稿反駁 [3]

韓國中央非常重視此次疫苗的輿論危機,自 10/21 起發佈疫苗不良反應的調查[5]每 2~3 天就更新一次調查進度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4

本文透過調查和韓國學者的推理,試著逐一釐清、誰是可能的元兇?

韓國官方調查:施打流感疫苗後的猝死,和疫苗無關

下表是韓國疾病管理廳(KDCA, Korea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Agency)於 10/21 發佈的 9 名通報接種疫苗後死亡的簡要資料。可以發現到數個特點:廠牌/批號分散、區域分散、多為高齡者

編號性別
年齡
地區疫苗廠牌、生產序號[註1]接種時間接種至死亡時間(小時)
1男/17歲仁川保寧製藥(Boryung Biopharma)
A14720007
10/13
12:10
42小時
2女/77歲全北保寧製藥(Boryung Biopharma)
A14720016
10/19
09:20
22小時
3不公布(可能) 綠十字製藥
Q60220039
4男/82歲大田Kovax Influ 4ga PF Injection(PFS)
PT200801
10/19
10:00
28 小時
5男/78歲大邱Flu Plus Tetra
(YFTP20005)
10/20
12:00
12 小時
6男/68歲濟州(可能) 綠十字製藥
Q60220030
10/19
08:40
41 小時
7女/53歲首爾(可能) SK生科
Q022028
10/17
12:00
75 小時
8不公布(可能) SK生科
QH22002
9男/89 歲京畿保寧製藥 (Boryung Biopharma)
A16820012
10/19
10:40
51 小時
表1:韓國流感疫苗不良反應死亡。來自韓國疾病管理廳 10/21 新聞稿 [5]

韓國嘉泉大學(Gachon University)預防醫學系的 Jaehun Jung 教授在《韓國醫學科學期刊 (Journal of Korean Medicine Science)》撰文,提出了他的推理 [2]

  • 製程出錯,導致某廠牌/批號出問題?

不太可能。若是製程出錯,則案例會集中在少數品牌/批號。從官方報告中可知,案例分散在各個品牌/批號。顯示疫苗製程應該沒有問題。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8
  • 管理出錯,導致某冷鏈運輸或醫院出問題?

不太可能。若是倉儲或醫院出錯,則案例會集中在少數地區或醫院。從官方報告中可知,案例分散在各個地區。顯示疫苗管理應該沒有問題。

下表是韓國官方(10/31)死亡案例地區統計 [6]

表2:韓國流感疫苗不良反應死亡之地區分布。來自韓國疾病管理廳 10/31 新聞稿 [6]
  • 過敏?

過敏是極快速的生理反應,因此各公告都呼籲接種疫苗後,在原地休息 30 分鐘、無不適後再離開 [7]。在現有報告中,疫苗接種到死亡的間隔時間太長,無法支持過敏反應的可能性。而韓國疾病管理廳在檢視死亡者的症狀後,也排除了過敏的可能性 [6]

韓國疾病管理廳 (Korea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Agency) 。圖/KDCA

在最新的韓國官方新聞稿中,綜合屍檢、病例、體檢記錄等,認定死亡者的死因和疫苗沒有關連 [6]。可能的死因是潛在疾病(如:慢性肝病、惡性腫瘤等),或急性疾病(如:心肌梗塞、腦出血等),或其他原因(如:窒息)導致。因此不建議暫停公費流感疫苗 [6]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12

針對韓國疫苗不良反應事件,美國疾病管制及預防中心(CDC, 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亦引用了韓國官方觀點,呼籲美國民眾接種流感疫苗,特別現處在 COVID-19(新型冠狀病毒瘟疫)的威脅下,施打流感疫苗更能保護自己 [8]

台灣疾病管制署也呼籲流感高危險群,如:幼兒、孕婦、慢性病患者等,一旦感染流感病毒,若引起重症,其病程演化將會非常快速。而接種疫苗後,須兩週才能產生保護力,因此各國政府皆希望民眾在流感季前夕能盡量提高疫苗的覆蓋率(台灣的流感季約在11月下旬至隔年春節)。

為什麼要打流感疫苗? 該賭一把嗎?——台灣的呼吸道疾病人數現況

為什麼今年特別強調施打流感疫苗?因為 COVID-19(新型冠狀病毒瘟疫)的症狀和流感真的太像了

流感和 COVID-19(新型冠狀病毒瘟疫)症狀相似之處

這兩種疾病患者都呈現:發燒、咳嗽、疲倦感、喉嚨痛、流鼻涕/鼻塞、肌肉痠痛、頭痛、嘔吐/腹瀉 [9]。然而,在治療上卻完全不同 [10, 11]。因此,在 COVID-19(新型冠狀病毒瘟疫)威脅的當下,施打流感疫苗是保護自己、避免錯失正確治療的良好措施

那麼,我應該要打流感疫苗嗎?打疫苗是典型的「搭便車」行為 [12];換言之,只要「足夠多的別人」接種疫苗,那麼即使我不打,被傳染的風險也會大幅降低。但現實中,仰賴他人的好心腸來保護自己的健康,並不是個保險的決定。

因此我個人建議,請將接受流感疫苗作為保護自己健康的選擇之一,特別是身邊有「無法接受疫苗」的親友,如:未滿 6 個月的嬰兒、堅持不打疫苗的成人等;那麼接種流感疫苗,不僅保護自己,也保護了心愛的親友。

而從台灣疾病管制署的統計報告可以發現,現行國內流感病毒活動度低,但類似流感症狀的門診、急診人次正緩慢上升中 [13]

2019-2020 年和 2020-2021 年流感季之門診及急診類流感就診病例百分比。圖/參考文獻13

而觀察上個流感季,全台有 968 名流感重症患者,其中 161 人因流感死亡 [13]。而且 50 歲以上的重症率、死亡率令人心驚。

儘管我們都知道施打疫苗的好處,但媒體意見領袖的負面訊息下,顯然已經影響到民眾的意願。筆者呼籲,政府、疫苗推動協會等,應趁此討論和檢視疫苗衛教的宣傳;或可和各族群的意見領袖合作,透過他們提供正確的科普傳播。畢竟,有時候在民眾的心裡,一段有趣的影片、一篇易懂的文章,遠比那些冰冷的數字來得更容易理解

表3:2019-2020 年流感季之流感併發症、重症發生率及死亡率。圖/參考文獻 13

註解

註1: 因本文作者不懂韓文,廠牌之判讀可能有誤

參考文獻

  1. 韓國多人接種流感疫苗後死亡,引發公眾擔憂。2020/10/23。紐約時報中文網
  2. Jaehun Jung (2020) Epidemiologic Evaluation and Risk Communication Regarding the Recent Reports of Sudden Death after Influenza Vaccination in the COVID-19 Pandemic. Journal of Korean Medicine Science. https://doi.org/10.3346/jkms.2020.35.e378
  3. 韓國續推流感疫苗接種 地方政府不得自行暫緩。2020/10/23。中央社
  4. 韓國接種流感疫苗後死亡增至83人 以高齡者居多。2020/10/31。中央社
  5. 2020-21절기 인플루엔자 백신 접종 및 이상반응 신고 현황。2020/10/21。韓國韓國疾病管理廳
  6. 2020-21절기 인플루엔자 예방접종 현황(10월31일 0시)。2020/10/31。韓國韓國疾病管理廳
  7. 10月5日公費流感疫苗開打,鼓勵公費對象先向合約院所預約接種。2020/09/30。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
  8. Deaths in South Korea Following Flu Vaccination. 2020/10/27. 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9. Similarities and Differences between Flu and COVID-19​. 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10. Therapeutic Management of Patients with COVID-19. 2020/10/09. 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11. What You Should Know About Flu Antiviral Drugs. 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12. 我該不該預防接種?如果打疫苗有風險怎麼辦?—《別說不可能》。2015/02/17。泛科學
  13. 流感速訊。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
Ad manager Post Bottom code
[集雅]廣告測試
Chiang Wei-Lun
111 篇文章 ・ 0 位粉絲
蔣維倫。喜歡虎斑、橘子、白底虎斑、三花貓。曾意外地先後收集到台、清、交三間學校的畢業證書。泛科學PanSci專欄作家、故事專欄作家、udn鳴人堂專欄作家、前國衛院衛生福利政策研究學者。 文章作品:https://stage.pansci.asia/archives/author/miss9 https://www.newsmarket.com.tw/blog/author/miss9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