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
test-2021_Pansci_All_Top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癌症化療藥物新發現:前列腺癌藥 Degarelix 可抑制戀童癖慾望?!

Chiang Wei-Lun
・2020/07/08 ・2602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610 ・十年級

TAAi 2020 25th 人工智慧研討會

新研究發現,注射前列腺癌用藥,可抑制戀童癖犯罪的慾望、降低兒童對他們的吸引力。1-3

用藥物抑制性犯罪作得到?「化學閹割」又是什麼?

多少兒童曾受到性犯罪影響呢?據研究,全球約五分之一女孩、十分之一男孩曾受到性犯罪的影響 2。然而,約僅有 1% 的罪犯被起訴 2,這樣的數據展現了此類罪行被揭發的困難程度。

全球受到性犯罪傷害的兒童之多,然而這些罪犯被起訴的比例卻非常少。圖/pixabay

二戰時,人類就嘗試用藥物控制違法的性行為。但直到 1996 年,加州才成為美國第一個授權,對從監獄釋放到社區的性犯罪者,使用化學或手術閹割的州 4。而在亞洲,韓國開啟了先河:2011 年 7 月,韓國首次實行了化學閹割。根據韓國法律,侵犯未滿 16 歲被害者的性犯罪,加害人必須進行化學閹割 4

化學閹割的主張是控制睪丸激素,該激素和性慾、性功能有關。部分研究認為,性暴力者的睪丸激素濃度較高,且性暴力的嚴重程度也和激素濃度正相關 4, 註1。而就執行面而言,實施化學閹割,可能有以下的好處: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4
  • 相較於電子手環的可被破壞性,化學閹割更有可能抑制潛在犯罪
  • 相較於手術閹割的傷害、不可逆性,化學閹割保留了可恢復性
  • 搭配心理治療等,接受化學閹割的罪犯,可能可保有正常的性生活
  • 若性犯罪者接受化學閹割,公眾可能比較感到安心

瑞典的實驗:自願化學閹割的成效評估

據調查,患戀童癖且實行性犯罪的男性,在犯罪前,已和欲望掙扎、對抗了 10 年左右。因此,若針對有潛在犯罪意圖的人投藥預防,進而抑制犯罪的渴望,也許可降低衝動犯罪和兒童受害 2。而根據瑞典四年來的求助熱線數據,約有 1500 人因自己有性犯罪的慾望,來電尋求協助5;顯示對有性犯罪慾望的人投藥,進而預防犯罪的方式,有進一步研究的價值。

2016年,瑞典科學家認為現有提供給性犯罪者去抑制犯罪慾望的藥物,需耗時數個月才能發揮功效,同時臨床證據不足5。他們希望找到能更快速地抑制性犯罪渴望的藥物,因此將目光放到了前列腺癌藥物-Degarelix。為什麼選擇此藥物進行測試呢?因為 Degarelix 會和天然的促性腺激素釋放荷爾蒙(GnRH)競爭,讓 GnRH 無法刺激睪丸分泌睪丸激素5,且該藥已在 2008  年被美國批准用於治療晚期前列腺癌 2,老藥新用、安全性佳,因此被認為俱備壓抑性犯罪慾望的潛力。於是他們透過求助熱線招募了自覺有戀童癖,且願意參與實驗的男性,參與前列腺癌藥物克制犯罪慾望的新試驗。


招募受試者的說明影片

最終徵求到了 52 名有戀童癖之男性,進行藥物預防的實驗。實驗條件如下: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8
  • 藥物:前列腺癌藥物-Degarelix (26 人) ,安慰劑(26 人)
  • 時程:首週施打藥物或安慰劑,第 2 和 10 週自我評估
  • 評估:多領域自我評估,如:戀童頃向、性行為頃向、自我控制、同理心、自我評估犯罪風險、生活品質等

實驗前,受試者進行 5 個面向(戀童頃向、性行為傾向、自我控制、同理心、自我評估犯罪風險)自填分數,進而評估性犯罪的慾望和風險性。如:自我評估犯罪風險面向:「若已知不會被發現,您觀看未成年或兒童性虐待影片、圖片等材料的可能性多高?」。越高的分數代表越危險。調查發現,有 6 人為低風險族群,有 44 人為中風險族群,但有 6 人風險較高、極接近高風險標準,因此被區分為亞高風險族群。

腦中的性慾望。來自瑞典-Preventell 熱線(在瑞典,若感覺無法控制自己的性行為,且擔心自己的慾望可能傷害自己或他人,可撥打此熱線求助的服務)

如下表,在接受注射前,可發現實驗組和安慰劑組的整體風險分數(7.4±0.3 v.s. 7.8±0.3)相似;而兩組內亞高風險族群的風險分數(10±1.2 v.s. 10±1.2)也相同。而經過 10 週的追蹤顯示, Degarelix 的成效極佳。以整體風險分數而言,治療組從 7.3 分降低到 3.6 分,而安慰劑組僅從 7.8 分降低到 6.2 分(總分 15 分) 2。而戀童頃向裡,治療組從 2.4 分降低到 0.8 分,而安慰劑組僅從 2.6 分降低到 2.1 分 (總分 3 分) 。展現了極明顯的抑制性犯罪欲望效果。

若僅觀察亞高風險族群(治療組、安慰劑組各 3 人),可發現治療組從 10 分降低到 2.3 分,而安慰劑組僅從 10 分降低到 8.3 分(總分 15 分),暗示了 Degarelix 可能對於潛在高度犯罪族群有優秀的預防犯罪效果 2

實驗結果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12
實驗組 (Degarelix)安慰劑
基礎值
(n=24)
2週
(n=25)
10週
(n=24)
基礎值
(n=26)
2週
(n=26)
10週
(n=26)
P值
主要療效指標
綜合風險評分7.4 (0.3)4.4 (0.6)NA7.8 (0.3)6.6 (0.5)NA.01
次要療效指標
綜合風險評分7.3 (0.5)4.4 (0.5)3.6 (0.5)7.8 (0.5)6.6 (0.5)6.2 (0.5).01
高風險團體10 (1.2)6.7 (1.2)2.3 (1.2)10 (1.2)10 (1.5)8.3 (1.2).04
亞高風險個體變化
戀童傾向2.4 (0.2)0.9 (0.2)0.8 (0.2)2.6 (0.2)1.8 (0.2)2.1 (0.2).01
性傾向1.6 (0.1)0.7 (0.1)0.4 (0.1)1.6 (0.1)1.4 (0.1)1.2 (0.1).001
自我控制1.5 (0.2)1.2 (0.2)1.4 (0.2)1.4 (0.2)1.2 (0.2)1.2 (0.2).82
低同理心0.8 (0.2)1.1 (0.2)1 (0.2)1 (0.2)1.1 (0.2)0.8 (0.2).61
風險自評1.0 (0.2)0.5 (0.2)1.2 (0.2)1.2 (0.2)1.1 (0.2)0.9 (0.2).16
生活品質
EQ-5D index score0.79 (0.03)0.83 (0.03)0.82 (0.03)0.86 (0.03)0.83 (0.03)0.85 (0.03).16
EQ-VAS59.8 (4.5)59.0 (4.4)61.3(4.5)60.5 (4.5)59.1(4.5)57.8 (4.5).68

用藥物抑制慾望、預防性犯罪的可行性?

瑞典的研究顯示,前列腺癌藥物-Degarelix 降低了戀童癖的男性,在兒童性虐待、性犯罪的風險值,且長達 10 週仍保有此效果。暗示了前列腺癌藥物-Degarelix 可作為抑制潛在犯罪欲望、快速預防的效果。而重要的是,在生活品質方面,治療組和安慰劑組沒有差異,顯示此藥可能不影響生活 2, 註2

而團隊更發現,接受 Degarelix 治療的參與者中,竟有 58% 希望繼續接受治療 2,代表此藥可能帶給他們更好的生活自信和品質。

台灣目前尚無透過降低睪丸激素,進而抑制性犯罪衝動的藥物治療。而觀察他國研究,也許我們可以思考,此類「抑制性犯罪慾望」的預防需求,值得在台灣進一步討論和實驗嗎?

註解

註1:參考文獻 4 之作者群說明,目前睪丸激素濃度與性犯罪之間的明確因果關係,仍然不確定
註2:Degarelix 治療組有 44% 有肝膽酶升高現象,而安慰劑組僅有 8% 。顯示 Degarelix 可能有傷害肝臟的副作用

參考文獻

  1. Cancer drug dampens intrusive thoughts in men with pedophilic disorder. Science. 2020/05/01
  2. Valdemar Landgren, MD; Kinda Malki, MD; Matteo Bottai, ScD; Stefan Arver, MD; Christoffer Rahm, MD (2020) Effect of Gonadotropin-Releasing Hormone Antagonist on Risk of Committing Child Sexual Abuse in Men With Pedophilic Disorder. JAMA Psychiatry. DOI: 10.1001/jamapsychiatry.2020.0440
  3. New drug ‘cuts risk of men abusing children within weeks’. The Guardian. 2020/04/29
  4. Joo Yong Lee and Kang Su Cho (2013) Chemical Castration for Sexual Offenders: Physicians’ Views. Journal of Korean Medical Science. DOI: https://doi.org/10.3346/jkms.2013.28.2.171
  5. Tania Rabesandratana (2016) Drug for pedophiles to be tested in Swedish trial. Science. DOI: 10.1126/science.aaf9884
文章難易度
Ad manager Post Bottom code
[集雅]廣告測試
Chiang Wei-Lun
111 篇文章 ・ 0 位粉絲
蔣維倫。喜歡虎斑、橘子、白底虎斑、三花貓。曾意外地先後收集到台、清、交三間學校的畢業證書。泛科學PanSci專欄作家、故事專欄作家、udn鳴人堂專欄作家、前國衛院衛生福利政策研究學者。 文章作品:https://stage.pansci.asia/archives/author/miss9 https://www.newsmarket.com.tw/blog/author/miss9ch/
2021_Pansci_PC_sidebar_Top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被性侵是因為不夠強壯?男生就應該保護自己?男性受害者面臨的刻板印象
郭 宜蓁
・2020/06/04 ・2675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20 ・七年級

TAAi 2020 25th 人工智慧研討會

過往在討論性侵害議題時,男性受害者常是被忽視的一群。男性除了也有可能成為受害者,還可能更加不敢尋求協助。

性侵害是一種極為隱私性的傷害,無論男女,在社會文化的壓力之下,要自己揭露、主動求助都是非常困難的。

隨著時代演進,受害者比起過往的不敢說出口,現在可見越來越多發聲事件,像是近年的 #Me Too 運動。但在這樣的議題討論中,受限於某些刻板印象,男性受害者的經驗與存在容易被遺忘、被忽視。

實際數據無法取得,目前的通報數字是?

受到社會文化的壓力,受害者要自我揭露非常困難。因此性侵害的實際發生率與盛行率,較難獲得正確的資訊。但我們還是可以從國內、外的通報情形來多少了解一點情況。

美國 CDC 的資料顯示,每四位美國男性就會有一位在其一生中曾受過性暴力對待3。美國最大的反性暴力組織 RAINN 的官方網站中也寫到,大約在每 10 名受害者中就有 1 名是男性4。網站中也特別記載了男性受害者可能承受的困境5,男性受害者也是極度需要被重視的一群。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4
Sexual Assault of Men and Boys 圖/RAINN

而在我國衛福部的統計資料中,我們可以看到男性被性侵的案件比例逐年增高。2009 年男性被性侵案件人數(不分年齡)為 573 人,到了 2019 年共有 1339 人受害,其中 12~18 歲未滿者最多,有 962 人。6

日漸增長的通報/案件數,是因為我們的治安變差?或是男性受到的威脅越來越多嗎?

實際上我們很較難掌握性侵害的發生率,也因此無法直接下定論。另一個角度來解讀這些增加的通報數,也可能是因為勇於尋求協助的人變多了。

然而,我們需要特別注意的是,以上數據只是「有通報的人數」,現實中可能還潛藏著更多的男性受害者需要被幫助。而只要存在著受害者,我們就應該重視這個問題。

男性受害者面臨的刻板印象

 

男性受害者除了在揭露自身經驗與尋求協助上不太容易,在蒐證上也有相對的困難。像是被威脅口交或撫摸等行為,很難留下證據。當他們在自我揭露時,也很可能因為根深蒂固的刻板印象而不被信任。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8

刻板印象一:男生怎麼可能被性侵?

現實狀況:任何人都有可能受傷害

傳統男強女弱、男尊女卑的父權文化下,賦予男性的刻板印象包含堅強、避免女性化等,如此這般的刻板印象仍箝制著我們對「理想受害者」的想像。

同時,社會文化上賦予「男性不該示弱」的想像,也讓許多受害者不願意求助。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男生要勇敢、強壯、不能哭,否則會被視為可笑軟弱。實際上,男生也會受傷,每個人都有可能是受害者。

刻板印象二:男生受傷算什麼,女生更慘吧?

現實狀況:痛苦不能比較,每個人遭遇的議題也不相同

除了男性不符合理想受害者的形象之外,當社會上真的了解男性可能成為受害者之後,有些人卻會抱持著男性比起女性更有辦法走出傷害的期待。不!請不要再強加自己的幻想在他人身上了。現實生活跟超人電影不一樣,也不是遊戲,沒有人是萬能的,更不是吃補包就能回復能量。

何況在一個告訴男生不能輕易表露自己情緒、不能呈現自己懦弱的文化之下,男性受害者通常更難梳理自己的狀態。有些受害者也可能為了符合社會期待「沒什麼激烈反應」,但是這並不代表受到的傷害比較輕微。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12

當然每個人面對傷害、處理情緒的方式都不太一樣,並不是說沒有激烈反應就是異常。在此是要強調:請不要輕易地將自己的價值觀套用在別人身上,這可能會讓受害者更加受傷。

刻板印象三:男生理所應當要能保護自己

現實狀況:受到侵害跟性別、體型、外貌、穿著都無關連

事實上就連體型高大的男生都有可能成為受害者,但當他們自我揭露時卻也常聽見有人怪罪身材高大的他「為何不反抗?」。修但幾勒,這可能你是對發生性侵事件的想像太單一,總認為加害者是突然出現的陌生人。

根據衛福部統計,高達 7 成以上的性侵受害者跟加害者是相互熟識的,其中雙方關係還包含:家屬、朋友、師生等等7。提到身分關係並不是要將其汙名化,而是要告訴大家在這些權力關係之下,有些壓迫並不是輕輕一句「為何不反抗」就能解決的。

此外,男生被女生性侵時,也常聽見「體型差這麼多,怎麼可能還是性侵」那你可能就太小看加害者想要傷害人的能力了,當然在這也不是要造成男女對立,是要提醒各位「任何人都有可能成為加害者」切莫掉以輕心。

刻板印象四:勃起了就是想要?

現實狀況:就算起了生理反應也不等於想要

關於生理反應常聽見的迷思:嘴巴上說不要,但身體很誠實?

不不不!不要再誤會了,無論男女有生理反應都不等於想要!再誤會,就罰你回去看 嘴巴說不要但身體很誠實?性器官有反應不代表想要——《性愛好科學》 100 遍。

在性器官受到刺激時,我們的器官並不會表達「喜歡」或「不喜歡」的感受,它只會表現出「這項刺激和性有關」。所以無論男女起生理反應,請不要再誤會人家是想要了,只有真正發自內心的想要才是想要(Only yes means yes)。

之後,面對性侵受害者……

在我們的生活中,本就應該學著卸下固有的刻板印象,去尊重每個人。無論性別、年齡、美醜高矮胖瘦,還是已婚未婚等等,都需要被尊重!同時,在面對受害者時,請謹記,受到傷害並不是他們的錯,只要是人就可能受傷害;而每個人面對傷害的方法與能力也各自不同,並沒有對錯之分。

在教育孩子時,不只是女生,男生也要學會保護自己。更重要的是,大家都要尊重彼此的身體,不要再看到別人家的小朋友好可愛,就衝上去給他摸一下,叔叔、阿姨都不行!只有同意才是同意,沒有同意就是侵害。讓我們尊重身體,從小做起。

放下想像,試著去了解他人吧!圖/GIPHY

參考資料

  1. 陳慧女, & 盧鴻文. (2007). 男性遭受性侵害之問題初探.
  2. 陳建泓。沒有受害位置的受害人—男性被性侵害者的心理諮商困境。台灣心理諮商季刊 2015 年,7 卷 1 期,1-11 頁。
  3. Preventing Sexual Violence》——美國 CDC
  4. Victims of Sexual Violence: Statistics》——RAINN
  5. Sexual Assault of Men and Boys》——RAINN
  6. 性侵害事件通報被害及嫌疑人概況——衛生福利部統計處
  7. 性侵害事件通報案件統計——衛生福利部統計處
  8. 男性性侵受害者的二十個常見迷思:「你有反應就是很想要」》——女人迷
  9. 有勃起,還算是性侵嗎?3個迷思讓男性成為「最弱勢的受害者」》——關鍵評論
  10. 「男人不可能被性侵」:我們說的不是事實,而是父權社會的信念》——關鍵評論
Ad manager Post Bottom code
[集雅]廣告測試
郭 宜蓁
11 篇文章 ・ 0 位粉絲
輔大心理系畢業,面對未知世界,選擇用科學方式碰觸、感受,再用內化後的框架去結構、詮釋所感知的世界。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性侵犯跟文化有關:關於強暴的迷思有哪些?——《惡魔不是天生的》
商周出版
・2019/11/15 ・4305字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SR值 524 ・七年級

TAAi 2020 25th 人工智慧研討會

本文摘錄自《惡魔不是天生的》,本書旨在探討人類犯下罪行或邪惡背後可能的原因與相關的研究。本文摘錄有關「性侵犯」的章節。

會發生性侵犯,至少有部分原因是某些人在社會影響下從根本上懷抱著某些看法,認為這些事是可接受、可理解,至少是可寬容的行為。身為這個社會的一份子,我們讓這類的價值觀根深蒂固,只會造成傷害的惡行不斷延續下去。

性侵犯的出現,文化很有關係

雖然有些人更值得責怪,但我們每個人都有責任。

怎麼會這樣?這都是小事開始,日復一日的性別歧視,創造出一個瀰漫著人格物化、騷擾與性侵犯的文化。女性與男性都做出一連串讓大家將女性受到低劣待遇視為稀疏平常的行為。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4
  • 就像是我們總會先對女性說她很有吸引力,接著才是她很有趣或是聰明。
  • 就像是我們在辦公室裡開黃腔,笑笑的暗指蘇西是個蕩婦,或亞曼達是個賤貨時。
  • 就像如果有個女性不想跟我們上床,我們會感到憤怒,而說她是個騷貨。
  • 就像是我們假設那些女性不想上床,所以男人應該去開發她們。
  • 就像是女性只想跟我們「當朋友」,我們會感到懊惱。
  • 就像是我們假設請她吃晚餐、喝飲料或是送她禮物,代表我們有權跟她上床。

不過以上種種是怎麼跟強暴扯上關係的?因為這個社會教導男性,女性之所以用心打理妝容、穿上光鮮外衣、維持姣好身材,都是為了他們(男性)。

圖/pixabay

關於「強暴」有哪些迷思?

提到強暴迷思時,一般相信性侵犯會有些前兆,也有人對此進行了廣泛的研究。

二〇一一年莎拉.麥馬洪(Sarah McMahon)與勞倫斯.法馬(Lawrence Farmer)創造了一個強暴迷思接受量表,其中包含了顯性與隱性強暴迷思。

根據他們的研究,強暴迷思主要的類別有
(一)、受害者要求這樣做的
(二)、侵犯者不是故意的
(三)、這其實不算是強暴
(四)、受害者說謊。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8

以上迷思都是在替強暴犯的行為開脫,至少也想把一部分歸咎於受害者。

圖/GIPHY

對於社會普遍存在的強暴迷思,其中我最中意的是二〇一一年時米蘭達.霍維斯(Miranda Horvath)所做的研究呈現的形式。她想看看針對年輕男性的「青少年」雜誌,是否能藉由以在主流內容中表達他們的觀點,來「讓極度性別歧視的看法正常化」。

研究部分內容,是讓參與者閱讀從青少年雜誌以及被判刑的強暴犯專訪中節錄的文字。他們想看看參與者能否辨別出兩者的差異,以及他們對於這些節錄文字的接受程度。

就讓我們來測試一下吧。來玩個「青少年雜誌,還是強暴犯?」的遊戲: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12
  1. 「不想成為現行犯被抓住…… 在公園長凳上搥爆她。這是我過去的伎倆。」
  2. 「最讓我火大的就是那種守洞女孩。她們先讓男人上火,接著在重要關頭就給我中斷。」
  3. 「女孩用穿上迷你裙和小熱褲來表示她們想要……她們就是在展示自己的身體……無論她們明不明白這件事,她們就是在說,『嘿,我擁有漂亮的胴體,如果你想要的話,它就是你的。』」
  4. 「臉頰上流有睫毛膏痕代表她們剛剛在哭,而且這可能是你的錯……但你可以用有點老派的進進又出出,來讓這個悲慘的美人開心起來。」

你能分辨出其中的差異嗎?參與者的得分只高於亂猜一點點,正確選出是青少年雜誌內容的機率是五六.一%,選出是判刑的強暴犯專訪的機率是五五.四%。

我最喜歡的部份(或說是最不喜歡的部份)是根據作者的說法,「參與者在替這些節錄文字按照女性被劣化程度排名時,青少年雜誌節錄文字排名在強暴犯專訪節錄之前。」沒錯,實際印在雜誌上的看法,整體來說似乎比實際犯案的強暴犯分享的看法更糟糕。

作者認為這表明了,「青少年雜誌裡的文本架構可能會讓青少年把這些事情正常化」。喔對了,上面第一和第四點是從青少年雜誌節錄的,第二和第三點則是從強暴犯的話節錄的。

壁咚在男女朋友之間,可能是種浪漫。但如果是心不甘情不願,就很可怕了!圖/IMDb

二〇一八年時彼得.赫加提(Peter Hegarty)與其同僚發表了一項追蹤研究。他們發現這個議題比想像中更複雜些;參與者現在發現這些性別歧視的節錄文字令人不快且不友善。

他們還發現,至少在英國,人們對推廣這種看法的雜誌開始改變態度。然而,他們總結道,這項研究不只是對雜誌造成影響,也可以用來扭轉把討論性暴力正常化的青少年文化。

「在超市周邊那種逞勇鬥狠的事情已經沒有幾年前那麼盛行了,不過無論是線上或線下,在校園中仍然可見到這類事件發生……當女性受到平等對待是種社會規範時,我們的發現或許可應用在試著讓青少年男性在接觸這類文本時產生批判性思考,不過性別歧視仍然與青少年男性的性別社會化息息相關。」

在許多國家,性別歧視感覺像是上個世紀的事情。我們可能會公開批評上述出自於青少年雜誌或強暴犯之口的評論,不過每當討論話題變成某篇性騷擾或性侵犯的報導時,通常會有人說出(一)、受害者在說謊。(二)、她們過度誇大,或是(三)、她們正嘗試著毀掉犯人的人生(「她要怎麼做才能辦到?」)。

不幸之處在於,強暴迷思仍存在而且運作良好。

責怪受害者,就可以說服自己不會受害?

有沒有可能是因為檢討受害者與正義世界的看法相符,才會有人支持強暴迷思呢?

換句話說,此想法認為這種事情不會在我們、我們的妻子或我們的女兒身上發生,性侵犯只會發生在那些喝醉酒後在暗巷閒晃的蕩婦。如果我們不在暗巷逗留,且穿著保守不要喝醉,那我們就不會遭到侵犯。

圖/GIPHY

這樣說來,性侵犯究竟有多常見呢?

檢視官方犯罪數據對於了解這個問題的幫助不大,因為就算是包括強暴在內所有最極端的性侵犯形式,大多數都沒有報警。對大多數人來說,要他們報警的臨界值異常的高,而每個人實際臨界值也各有不同。

有些人可能會在遭受猥褻行為時,就做好挺身而出的準備,有些人則是要在反覆遭到多次強暴後才能鼓起勇氣。即使她們達到了臨界值,害怕對自己或犯人造成負面影響、自我責怪與文化因素,時常會讓受害者不敢揭開此事。就算要定義何為性侵犯都十分困難。

因此,實際上我們是無法回答「有多少人曾遭到性侵犯?」這個問題的,不過一般會假設未報警的「黑暗數據」(dark figure)數量非常多。

由於「專注在盛行數暗示著性侵犯(通常認為這是種造成精神創傷、影響極大,改變人一生的事件)與其他事件(一般認為這是件微不足道、可接受且還留待檢視的事件)有著明顯的區別。」確實,無論某人是否帶有性意味的觸摸了女性的屁股或強暴她,一般都會被歸類為性侵犯,即便大多數人(以及法律)都同意這些其實是不同的犯罪類型也是如此。

圖/pixabay

因此,為了努力感受問題的嚴重程度,研究者通常得仰賴自陳式的評估數字,並嘗試提出討論上較容易的簡化版數字。

舉例來說,根據二〇一七年由夏琳.穆連哈德(Charlene Muehlenhard)與其同僚提出的自陳式文獻回顧指出,五名女性中,約有一人曾在美國就讀大學四年期間,遭到性侵犯。

我們多少都知道一些校園裡發生的性侵犯事件,大多是因為研究者相對容易接觸到這些人。然而,穆連哈德與其同僚認為高中生與同年齡的非在學學生,兩者發生性侵犯的比率相同(不過有另一群人認為後者比率較高,非大學在學生的女性,比率為二五% )。

且性侵犯不僅限於年輕女性。根據楊勇傑(Yongjie Yon,暫譯)與其同僚在二〇一七年檢視了全球六十歲以上女性遭虐待程度自陳式報告的綜合分析,發現每年平均有二.二%的年長女性遭受到性侵犯。

隨便問一位女性,他們都能說出許多非自願情況下遭非禮甚至強暴的經驗。這種情況十分廣泛。而我們總是想找個人來責備,而那個人不會是自己。

二〇一七年三月在英格蘭法院,林賽.庫什納(Lindsey Kushner)御用大律師某次宣判一名強暴犯的法庭案例中也回應了此事:

「女孩們完全有權利喝到爛醉,但也應該注意到有些人可能會受到酒醉的女孩吸引而犯下強暴罪行。」

看似這段陳述戴著善意,不過仔細看,我認為其中帶有一絲檢討受害者的想法。

圖/pixabay

她實際上想表達的是,如果不喝那麼多,女性遭強暴的機會就會少一些。而她接下來的比喻,也沒有讓事情變得更好:「我的看法是,就像強盜出沒,沒人會說強盜是對的,但我們會說:『天黑後請不要開著後門,要採取一些步驟來保護自己。』」這席話讓我們看到,就算是像林賽.庫什納這種職業生涯大部分時間都在幫助強暴案受害者並判罰強暴犯的人,都對強暴迷思表示認可。其廣泛程度已滲透到社會各階層人士了。

認可強暴迷思給了我們一種掌控全局的幻象。遭強暴的想法實在太嚇人,因此我們緊抓著能夠預防此事的幻象不放─即使長期來看這件事最後還是會傷害到我們,並且讓我們更難找出強暴行為的成因,因為我們都把時間浪費在測量女性裙子的長度上。

如何預防強暴事件的發生?

不過這些做出性侵犯行為的人邪惡嗎?他們確實時常被描述為那樣的人。不幸的是,從我們所知的案例中得知,性侵犯事件瀰漫各處,如果我們把這些犯人都送去孤島,世界總人口會急遽減少。那些會對他人做出性侵行為的,大多都是普通人─我們的兄弟、父親、兒子、朋友與伴侶。

然而他們的行徑因為大眾廣泛存有強暴迷思,就拿它來當做藉口。

那我們能做什麼呢?我相信讓性社會化更好的關鍵之一就是預防強暴事件的發生。

我們需要在每次目睹性別歧視、強暴迷思與不良行為時都大聲喊出來。

幸運的是,在像是 #MeToo 這種鼓勵女性探討性騷擾的行動發起後,我們終於能夠對用暴力對待女性這個集體正常化的文化展開對話。

此刻有種革新正在發生,而它已遲到太久。我們得讓兒子女兒、兄弟姊妹、爸爸媽媽全都團結起來。我們得盡其所能,讓人類歷史上出現第一次,把全世界的女性視為有能力、多元,完全成型的人類,她們並沒有比男性低等。

——本文摘自《惡魔不是天生的:心理學家帶你走進那些看不見,卻真實存在的人性黑暗面》,2019 年 7 月,商周出版 

Ad manager Post Bottom code
[集雅]廣告測試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很痛,但先別急著抹去傷痕:風暴之後的性侵檢查及治療──《法醫科學研究室》
PanSci
・2017/06/10 ・2741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25 ・七年級

TAAi 2020 25th 人工智慧研討會

  • 【科科愛看書】如果《CSI 犯罪現場》對你來說,是最好下飯的影集,那你絕對要來拜訪一下《法醫科學研究室》。在這間研究室中,會有身處第一線的醫生為你專業解剖八百萬種死法,教你如何從皮屑、纖維、指紋等等蛛絲馬跡,逐漸建立出犯罪現場的真實面貌。無論你是想成為下一位福爾摩斯、還是想用手中鋼筆殺盡天下人(?)都要好好來拜師學藝一下!

不要就是不要,雙方合意最重要

性侵不太關乎性愛,而較與暴力、控制和羞辱有關。性侵一詞是法律用語,而非醫療診斷。醫生可判定是否可能發生體內性交、有無創傷存在,以及受害者體內或身上有沒有發現精液,但法庭必須裁決此一性交行為是否確實屬於性侵。換言之,法庭必須裁定當事人雙方的「心意」。為使性侵定罪,必須符合三項條件:侵犯性器官、暴力脅迫、未經當事人許可。

不一定要完整,只要稍微侵入性器官就符合性侵的定義。加害者可能是透過暴力、恐嚇威脅或壓制來強迫受害者。性侵多數時候都伴隨凶殺,或許是過程中施暴所致,或許是事後為了防止受害者指認攻擊者。性侵往往是連環殺手殺人行為的一部分,尤其是性虐待型的凶手。在這種案例中,凶手幾乎總是透過性侵來滿足幻想,或滿足羞辱受害者的需求。

加害者可能透過暴力、恐嚇威脅或壓制來強迫受害者。圖/IMDb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4

受害者情緒複雜,令蒐證更加困難

以存活下來的性侵受害者而言,事發之後盡快接受完整的性侵檢查至關重要。不幸的是,由於發生這種事對於受害者太過羞辱,就算不等上幾個月或幾年,她也往往會等上幾天才報案。有時候,受害者在去主管機關或醫院之前會先淋浴或洗澡。表面上看來,遭遇攻擊的受害者有這種行為似乎很奇怪,但性侵並不像臉上挨一拳,它牽涉到其他罪行所沒有的複雜情緒和社會包袱。受害者往往覺得很可恥,甚至很罪惡,並且想要避免社會污名帶來的自我觀感,這種自我觀感雖然不恰當,卻很真實。清教徒思想的遺毒以及往往讓受害者面臨受審情境的法庭系統,都左右著這些感受。

遭受性侵的受害者往往在心理層面也承受巨大的壓力,在報案與保存證據的部分並不一定能像其它案件一樣徹底。圖/Suelen Pessoa @ Flickr

理想上,應由具有性侵檢查經驗的醫生為受害者做檢查。如有可能,現場應有執法人員陪同以維護證據鏈。要審視的項目則包括事發經過和完整的身體檢查,如有必要則加以拍照,以及蒐證。當然,為受害者治療嚴重或危及性命的傷害比蒐證更為優先。

包括性器官在內,醫生要檢查受害者的全身,找尋瘀青、擦傷或裂傷等受創的證據,逐一仔細記錄並拍照。請注意缺乏受創或暴力的痕跡並不代表性侵事件就不成立。任何咬痕都會拍照存證並採集唾液樣本,唾液樣本就可能產生DNA證據。同樣的道理,任何污漬也會進行採樣,因為有可能是唾液或精液。根據受害者提供的事發經過,負責檢查的醫生從陰道、肛門或口腔取得含有DNA物質的樣本,也會梳理受害者的陰毛,找尋外來的毛髮和纖維。最後再檢查受害者的衣物是否有污漬,如果找到任何污漬就進行採樣,衣物則被包起來送至鑑識實驗室評估。所有採集到的證據都交由執法單位轉送給鑑識實驗室研究。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8

一旦完成檢查,受害者的創傷就會受到治療,並服用避孕藥及治療任何可能性病的藥物。治療的宗旨是要盡快處理,而不是等著看有無症狀出現。受害者會接受愛滋病篩檢,並在接下來幾個月複檢。通常立刻就有性侵輔導員參與,以協助受害者處理受到強暴的心理創傷。

鑑識實驗室則會在自陰道、口腔或肛門採集的樣本中找尋精子。以倖存的受害者來說,性交後十二小時內仍可看到有活動力的精子,在很罕見的情況下,二十四小時內仍可看到。沒有活動力的精子可能續存兩到三天。精子死去時,一開始尾巴會斷掉,只留下精子頭。這些在性交後七天內可以看到。所以,如果受害者表示上一次的自願性交是在三天前,發現沒有活動力的精子或精子頭就沒什麼幫助,但任何有活動力的精子都不會是那一次性交的結果,而必然和性侵有關。

即使沒發現精子,也不能排除性交的可能。攻擊者可能用了保險套、動過輸精管切除術、未能射精或患有無精症:一種無法製造精子的疾病。

致命攻擊後,讓微物跡證說話

若不幸的被害者過世了:在姦殺案中,許多檢查的項目都相同,只不過通常無從得知事發經過,而且執行檢驗的不是醫生,而是法醫。如同任何凶殺案,法醫最好能到犯罪現場看看屍體,但實際上不一定有辦法這麼做。在犯罪現場,驗屍官的技術人員負責運送屍體及保全證據。受害者的雙手包上紙袋,屍體則裝進乾淨的屍袋內,或者以乾淨的塑膠布包裹運送。這麼做可避免微物跡證遺失,並降低屍體在運送時沾上任何微小物質的可能。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12

在實驗室,法醫一開始先連同衣物檢查受害者。他會找尋微物跡證及污漬,並試圖比對衣物的破損處和受害者受創之處。之後才會移除衣物,送往鑑識實驗室進一步處理。接著,法醫的焦點就轉移到屍體上。

他要搜尋屍體上的外來毛髮、纖維或其他微物跡證。污漬也要檢查並採樣。保護屍體的包裝移除之後,法醫會仔細檢查雙手,收集剪下來的指甲並刮取指甲上的證據。受害者緊握的手中或指甲底下往往可以發現攻擊者的毛髮、血液或皮膚組織。包括性器官在內,所有的創傷都加以檢查並拍照。接下來就要仔細搜尋侵入的證據,並對陰道、肛門及口腔進行採樣。

圖/IMDb

即使性器官沒有發現明顯創傷,法醫仍可找尋發生性交的跡象。陰道分泌物當中是否有精液存在,會以化學方法及顯微鏡檢驗。此外,也會檢測酸性磷酸酶(〔acid phosphatase〕大量存在於精液中的一種酵素)和 P30 抗原(前列腺特異性抗原,精液特有的一種醣蛋白)。性交後七十二小時內可看到酸性磷酸酶的存在。如果受害者在遭到強暴前兩到三天曾有自願性交,那就會有問題了,因為無法判定增加的酸性磷酸酶含量是自願性交或性侵事件的結果。

如同倖存的受害者,解剖時也會找尋陰道、肛門和口腔中的精子樣本。精子在屍體上比在活人身上存活得更久,因為活人女性的陰道會產生某些摧毀精子的化學物質,而在屍體上的精子只會經由腐化過程被摧毀。腐化的過程需時多日,有時在長達兩週的屍體上仍可發現精子。


 

 

本文摘自《犯罪手法系列-法醫科學研究室:鑑識搜查最前線, 解剖八百萬種死法》,麥田出版

Ad manager Post Bottom code
[集雅]廣告測試
PanSci
622 篇文章 ・ 1 位粉絲
PanSci的編輯部帳號,會發自產內容跟各種消息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