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
test-2021_Pansci_All_Top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博物館海洋保育工作面面觀

大海子
・2012/06/18 ・4812字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SR值 554 ・八年級

TAAi 2020 25th 人工智慧研討會

一、緣起衝突中尋找共識

海獸表演往往是保育與教育的爭議點
海獸表演往往是保育與教育的爭議點

以水族活體展示為主的博物館最常為保育團體所詬病的是,將生物禁錮在有限狹窄的空間內供人觀賞,讓牠們失去自由,無法在自然的棲地中活得自在過得逍遙,這的確是目前水族館無可否認的窘境。而海洋生物們若像人一樣有自由意願,相信更有千百個不願意離開海洋被人捕捉來做展示用,甚至有些被當作桌上的美食佳餚,滿足人類的口慾之腹。

海洋保育意識的覺醒取決於正確的認知,保育行動的落實則植基在情感上的感動。然而並非所有人都能幸運在野外觀賞到野生動物之美,就算是屈就自然生態的規律,挑選野生動物最容易出現的時機,前往野生動物經常出沒之地點,也未必就可以百分之百與野生動物相遇,何況野生動物的行為也無法確實掌控,增添野外觀賞的風險。更何況有些蠻荒地區充滿危險,並非人類輕易所能抵達,在缺乏深度的認識與瞭解的狀況之下,往往讓人們無法對於自然生態保育的運動產生共鳴,遑論會有任何支持自然保育的行為。就水族館立場而言,水族館的生態展示卻可在安全無虞之下,提供了人們一個認識水生動物的視窗,讓社會大眾近距離接觸自然界生命的機會,並藉由教育解說活動,讓遊客欣賞生物奧妙之處,在觀眾感嘆之餘,藉此同步推動生態保育的觀念與想法,如此才能引發人們產生關懷之心,進而支持保育的行動。簡單來說,引進動物於人類環境中進行展示在目前來說有其必要性與教育性。

雖然各方的觀點都有其立論之道,然這樣是非的爭議卻也源自於各方都從單一立場與觀點來分析解剖事理,猶如瞎子摸象一般,都只看到真理大象的一部分,並無法探索全部的真理,因而產生「公說公有理 婆說婆有理」的狀況,而這樣的是非爭議也永無終止之日。究其所以,其實可以看出在衝突之間彼此的共識就是—尊重生命,重視海洋生物生態的保育。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4

二、海洋保育是水族館無可懈怠的使命

水族型態的博物館的展示乃是以生態系展示為主
水族型態的博物館的展示乃是以生態系展示為主

近年來,以生物活體展示為主的水族館無不肩負自然生態保育的使命,除了提昇社會大眾認知的展示與教育功能之外,也逐漸由只重視展示珍奇異獸改為整體生態環境的呈現,並將牢籠方式的展示改為模擬生物所棲自然環境的生態展示,並透過各種方式積極參與各項保育工作,這也是水族館長期以來不曾懈怠的使命。因此,除了展示各種海洋生態系之外,透過教育活動讓民眾瞭解海洋生態的奧秘與重要性,以引起社會大眾對林林總總海洋生物的認識瞭解,水族館更將海洋生物養殖與繁殖的技術以及水生生態系的專業知識,直接或間接應用在自然界的多項保育工作,讓保育工作範圍不僅侷限在館內,反而是以館為一個圓的中心點,畫出以關懷自然環境為半徑的責任大圈,將海洋保育責任都囊括其中。

三、落難生物的中途之家

救護擱淺受傷的鯨豚也是水族館保育工作之一
救護擱淺受傷的鯨豚也是水族館保育工作之一

收容意外受傷的野生動物給予適當治療照顧,待其康復之後再予以野放,也是水族館無可推諉的保育工作項目之一,如擱淺受傷的鯨豚、非法走私的魚蝦貝類或是被漁網漁具割傷的海龜等等,這些都是水族館收容的對象;受傷的個體經過細心治療痊癒之後,隨即野放回大自然,畢竟大自然仍是野生動物最好的家。然當有些個體因為部份肢體傷重過度而慘遭截肢,已經喪失野外求生的基本能力,此時只能待在水族館內頤養天年了。例如館內就有一隻綠蠵龜;它就是因誤闖漁網而重傷,不得以將其前鰭截肢以保全其生命而成了「獨臂龜」。另外有一隻綠蠵龜則是自小就被人收養的標準「宅男龜」,從未出過水族館的大門,也沒有見過汪洋”大海”,只認得飼育人員,根本無法瞭解美麗大海中所隱藏的險惡,若貿然將其進行野外放生,反而是送羊入虎口的殘忍作法;因此當原飼養水族館吹熄燈號時,館方人員便商請本館加以收容照顧,以免變成無家可歸的流浪龜。雖然宅男龜體型碩大,卻個性溫和不怕生,喜愛與人接近,中心開放參觀後,一夕成名,目前是館方水族中心的最佳男主角,成為遊客後場參觀最吸晴的明星。牠將常住本館成為綠蠵龜的代言人,為自然界的親朋好友們站台發聲,善盡一份保育職責,直到終老為止。

獨臂龜無法存活於野外只能長期留在人工池中生活
獨臂龜無法存活於野外只能長期留在人工池中生活

另海關查獲不肖廠商所進口的保育類動物,亦是本館收容的流浪客之一。世界水域館中被商家視為招財進寶的紅龍,就是最佳的代表性物種。依據保育法的規定,凡屬於保育類生物皆嚴禁捕殺買賣。然若將其送回原棲息地,往往因路途遙遠,運輸過程中容易造成生物身心壓迫,恐造成二次傷害,所以最後只好就地安置在當地水族館內當長期的過客,移作為展示教育之用。像臺北市立動物園的兩棲爬蟲中心與屏東科技大學的大型野生動物(如紅毛猩猩)就是這些保育類生物的中途之家,未來這些生物進一步的歸途,可能成為科學研究的實驗動物;或是在適當時機野放回自然界;或經過動物交換,成為另一處活體生物展示館的貴客了。

四、研發海洋生物繁養技術利人利已

以人工方式繁殖珊瑚可減少對自然族群的捕捉壓力

研發繁衍物種的技術並以復育生態系統的概念,將以人工方式生產出的個體,進行野放同步重建恢復遭受破壞的自然生態系,為水族館責無旁貸的使命。本館長年研發珊瑚礁魚類與珊瑚種類的繁殖技術,除可提供水族寵物市場需求之外,亦可維持本館展示品質的穩定,同時可減少對野外生物族群的捕捉需求,間接達到保育的功用,而最終的目標在於復育遭到人類破壞污染或是受天然災害的物種,包括其所棲息的生態系。更進一步能與其他水族館交換人工繁衍物種以豐富展示的內容,減少野外採集展示用物種,直接減少對自然界族群的傷害。如本館已掌握上百種的珊瑚繁殖技術,其中十幾種已經可以無性生殖技術在短期內大量迅速繁殖,另外十種以上的海水魚繁養技術亦逐漸成熟,未來對於珊瑚礁生態的復育與研究將會有所助益。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8

五、造假擬真 傳達保育真情虛擬實境

海生館於2006年所興建完成的世界水域館中數位展示的設計理念深藏保育的意涵。四個展示主題中有三個都採用先進的電腦繪圖科技,搭配動作程式的運用,讓虛擬生物栩栩如生,若不加以仔細端詳,在虛擬生物出現的那一瞬間,遊客恍惚看到真實活體生物活靈活現一般出現在咫尺之間,不禁令人驚嘆。此一作法,充分發揮「假時真作,假亦真」的原理,讓遊客瞬間拋開理性的框架,追隨著感官的刺激,投入非理性的感性世界,遊歷其中,自娛「愚/娛」人,好不快活。

這樣大膽設計植基於對海洋保育的精神之上,此因並非所有的活體展示生物都能單由人工繁殖的方式取得,尤其是長得奇形怪狀的稀有珍奇生物更是緣木求魚,因此大都只能取之於自然界,這樣的作法就會對自然界的族群造成直接的傷害。但罕見物種卻常是水族館吸晴的明星物種,為影響票房收入的關鍵之一。因此若能藉由多媒體的影音資訊科技之利,模擬“創造”出虛擬的生物種類,藉此達到展示教育的效果,豈不也是間接地達到保護自然生態族群的效果嗎?

六、關心社會公共議題 為自然生態站台發聲

邀請學童一起野放海龜,推廣保育教育
邀請學童一起野放海龜,推廣保育教育

博物館是社會教育機構之一,破除社會大眾的迷思引導社會向上發展是責無旁貸的使命之一,這樣的定位讓博物館成為社會的意見領袖,在公認具有專業的權威形象之下,博物館的一言一行往往左右社會議題討論的方向,甚至未來發展的脈動。

歐洲許多歷史悠久的動物園對於所處城市的發展往往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動物園對公共議題的看法所傳達出的權威性,足以影響該城市都會更新政策的制定,撼動公共事件發展的走向與結論,由此可見其對公共議題的影響力。對於以生物生態保育為訴求的活體展示館(其中包括水族館、動植物園)能在國家發生自然保育的相關公共事件中挺身而出(如國光石化興建對海洋生態環境的衝擊情況),在不同團體以自身的立場提出各種說詞對話,當討論淪為眾說紛紜莫衷一的不明之際,當以專業為基礎提出正確完整的論述,使議題得以撥雲見日回歸本質,讓真理大象得以完整呈現,也是水族館推動自然保育的工作項目與責任之一。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12

在影音多媒體發達而資訊卻支離破碎的時代,當片斷事實被四處散佈,引發謠言到處亂竄,造成社會恐慌的狀態時,社教機構當應針對議題癥結,提出正確說明,破除謠言、指點迷津,讓社會重回和諧安祥的狀態,如此方能發揮社會燈塔的功能,引領社會大眾,共同為自然保育工作貢獻一份心力。

七、社區發展生態旅遊的導師與夥伴

博物館的解說志工正在進行生態教學活動
博物館的解說志工正在進行生態教學活動

協助社區發展向來是博物館敦親睦鄰政策,博物館應將所在地區與鄰近的社區視為共同為保育打拼的夥伴之一。就海洋保育觀點來看,運用博物館海洋專業知識與經驗,教導社區民眾在社區營造的過程中,融入守護海岸愛護海洋的觀念與方法,使其在日常生活中與推動海岸生態之旅時,更能有能力教育遊客海洋保育的概念並在遊玩休憩的過程中,謹守分寸、恪遵規則,以走過「只留下記憶、不留下痕跡」愛護自然的精神,達到寓教娛樂的效果。

透過博物館的教育活動進行知識分享,是延伸博物館影響力的有效方法。博物館專業人員所擁有的知識概念與實務經驗,更使其成為社區大學最佳的講師。在推動海洋生態解說工作,走入社區大學擔任解說員訓練的講師,將專業知識傳達給在地的居民與觀光業者,啟發其對海洋保育意識體認保育的重要性,並同時提供實務的經驗與技巧協助學員將所學落實生活與工作之中,以期能喚醒保育意識,共同協力在日常生活與週邊環境中,作為保育的尖兵,保護珍惜海洋。

八、結語自然保育始於尊重生命

生命無高低貴賤之分,只是不同而已,萬物生而平等、自由自在,此乃千古不變的定律。古云:「存在必有其道理」。在侏儸紀公園的電影中,富豪妄想以基因科技掌控恐龍的生老病死,起初也獲得學者驚艷的讚許。乍看之下,似乎可以由此掌控恐龍族群的興衰滅亡,然而當男主角因事故逃亡躲避暴龍追擊時,赫然在森林中撞見數顆散佈在樹下剛孵化的恐龍蛋殼,而突然強烈感受到:任何生命都會想盡辦法掙脫環境桎梏,尋找自己命運的出口,以延續族群的繁衍。這也說明一種生命並無法完全掌控另外一種生命的發展。

大自然中的許多生命其實都是經年累月長期演化的結果,各有其特殊奇妙之處,也常不為人的微小智能所能理解。而身為引領社會多元發展火車頭的博物館(包括動物園),應當仁不讓,發揚尊重生命奇妙性的精神,利用各種有形無形的方式,聯合各種社團的力量,保護生物多樣性,擔任起保育的重責大任。

延伸閱讀: 企鵝說我不要去台中

文章難易度
Ad manager Post Bottom code
[集雅]廣告測試
大海子
53 篇文章 ・ 0 位粉絲
希望以人文關懷的觀點,將海洋生物世界中的驚奇與奧妙, 透過多媒體的設計與展現,分享個人心得給社會大眾, 期望能引起更多人關心海洋的公共議題, 為保護海洋略盡一份心力。
2021_Pansci_PC_sidebar_Top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Nature》盤點:2019年全球十大科學人物
Curious曉白
・2020/01/01 ・4539字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SR值 541 ・八年級

TAAi 2020 25th 人工智慧研討會

度過了 2019,回望一年,是否完成了某些成就了呢?知名國際學術期刊《自然》(Nature) 總結了 2019 年勇於改革、備受爭議及重大科學突破的人物,他們所涉及的環境生態、生物及人道醫學、天文及量子科學、文明起源領域,對於全球的影響力都不容小覷。

一同來看看今年入選《自然》的十大人物事蹟,有些人物的精神值得效仿,有些人物所提出的議題也值得讓大眾反思。讓我們一起迎接更具挑戰性的未來吧!

科學捍衛者:抗衡巴西政府的民族英雄 Ricardo Galvão

為亞馬遜雨林濫伐議題而不惜與政府抗爭的物理學家 Ricardo Galvão 。圖片來源:Wikipedia

2019 年,巴西國家太空研究所 (INPE) 根據衛星資料,發現近年亞馬遜雨林面積遭非法砍伐及火災的情形愈趨嚴重。然而,這項分析報告於 7 月 19 日卻遭到巴西政府總統 Jair Bolsonaro 指控其分析數據為造假,甚至認為 INPE 所長 Ricardo Galvão 與環保主義人士有所勾結。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4

年已 72 歲的物理學家 Galvão 儘管面臨被革職的風險,仍決定面會總統,並揭發政府對於破壞雨林的惡行包括:墾伐面積逐年增加、政府放寬環境保護政策(包庇牧場主及農民的墾伐行為)、政府不實指控 INPE 毀林警報的準確性。

即便 Galvão 在為 INPE 辯護的兩週後被解僱,他仍意識到面對政治壓力,他有責任繼續代表科學和科學家進行倡導。因為 Galvão 不畏政治打壓,努力捍衛環境科學權益的心,也使他成為人們心中的英雄。

最佳天文捕手:天體物理學家 Victoria Kaspi

利用射電望遠鏡 (CHIME) 發現快速無線電爆 (FRB) 的天體物理學家 Victoria Kaspi。圖片來源: YouTube訪問截圖

天體物理學家 Victoria Kaspi 和其他數十位天文學家發現加拿大氫強度側繪射電望遠鏡 (Canadian Hydrogen Intensity Mapping Experiment,簡稱 CHIME) 能成為捕捉神秘現象快速電波爆發 (fast radio burst,FRB) 的最佳觀測工具。

此外,Kaspi 的職業生涯中,大部分時間都在研究中子星,她一直在思考如何讓 CHIME 成為研究快速旋轉的中子星的工具,並意識到望遠鏡的靈敏度和大視野可能是捕捉 FRB 的理想選擇。於是 Kaspi 努力爭取資金,希望增加另一台具足夠的計算能力儀器,以使望遠鏡能夠以每秒 16,000 次不同的頻率每秒採集 1000 次數據。最終, Kaspi 不畏冒險的精神,使她成為了 CHIME FRB 部分的首席研究員贏得了資金並致力於培養下一代科學家。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8

大腦重啟科學家: 耶魯大學神經學家 Nenad Sestan

Nenad Sestan 研究團隊發現將死豬的大腦部分恢復了電生理及生命現象的方式,但仍須嚴肅面對道德議題。圖片來源: YouTube

Nenad Sestan 研究團隊發現將死豬的大腦注入氧氣及冷凍防腐劑後,仍能使大腦部分恢復了電生理及生命現象。雖然這項研究成果孕育出保存腦組織的更佳辦法,同時也很可能重新定義了我們對生死的理解。

Sestan 也預見到了道德問題,並採取了一些保護措施。除了與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 (NIH) 以及耶魯大學的生物倫理學家仔細研究潛在的道德隱患(例如大腦是否可以變得清醒以及醫生是否需要重新考慮腦死亡的定義)外,在開始實驗之前,該小組已決定使用阻斷劑麻醉大腦,以防止會引發意識的神經元被激發。

總體而言,這一壯舉帶來的興奮多於顧慮。Sestan 的研究結果表明,中風或重傷期間,缺氧對腦細胞的損害並不像以前想像的那麼嚴重。同時他也秉持「做任何事情之前先徵求外界意見。」及「探索未知領域時,必須非常非常周到。」的謹慎心態繼續他的研究。

生物多樣性保衛者:生態學家 Sandra Díaz

生態學家 Sandra Díaz 極力呼籲政府正視物種瀕臨滅絕的危機。圖片來源:Wikipedia

生態學家 Sandra Díaz 和其他 144 位研究人員完成了對世界生物多樣性的最詳盡的研究,而且這個消息比大多數研究人員想像的還要糟糕:由於人類活動,有一百萬個物種正瀕臨滅絕,需要採取極端的手段才能阻止。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12

這些令人震驚的發現來自政府間生物多樣性和生態系統服務科學政策平台 (IPBES)。阿根廷科爾多瓦國立大學的生態學家 Díaz 是小組的三位聯合主席之一。他們的最終報告長達 1500 頁,其中說,除非各國做出重大改變,例如放棄經濟必須持續增長的想法,否則各國將無法實現生物多樣性和可持續發展方面的多數目標。

Díaz 表示:「沒有自然,我們就無法過充實正常的生活。如果經濟繼續以這種破壞性方式運行,那麼自然和人都需要一種新的經濟模式。」此外,她對許多社會和環境運動如何採納專家小組的報告深有感觸,這些運動正在推動對環境採取更強而有力、更緊急的行動。

伊波拉戰士:資深防疫專家 Jean-Jacques Muyembe Tamfum

防疫專家 Jean-Jacques Muyembe Tamfum 對於伊波拉病毒的治療及預防措施貢獻良多。圖片來源: YouTube

自 1976 年 Jean-Jacques Muyembe Tamfum 深入到現在的剛果民主共和國 (DRC) 的熱帶森林中,首次發現伊波拉 (Ebola) 病毒迅速導致人們死亡以來,Muyembe 冒著隨時因感染致死的風險,與伊波拉持續奮戰 43 年。

直至今日, Muyembe 依然領導應對剛果迄今最動蕩的伊波拉疫情。 Muyembe 為這項工作提供了深厚的經驗,並致力於前瞻科學。他制定了用於控制該病毒的關鍵公共衛生措施,接著他開始研發有效的伊波拉藥物和疫苗。他領導團隊執行其中一項對照臨床試驗表明,感染後不久使用抗體藥物治療的患者的生存率達到 90% 。

即使疫情受到控制, Muyembe 仍持續協助疫情嚴重的城市,甚至在退休前,仍希望能追蹤疾病在物種之間的傳播方式。 Muyembe 的貢獻不僅開發了新型伊波拉藥物和疫苗,也拯救了許多人的性命。

物種起源探險家:古生物學家 Yohannes Haile-Selassie

Haile-Selassie 的團隊發現 380 萬年前非常完整的南方古猿頭骨。圖片來源:Wikipedia

Haile-Selassie 的團隊發現 380 萬年前非常完整的早期人骨頭骨。頭骨的主人屬於名為南方古猿 (Australopithecus anamensis) 的物種,它是已知的最古老和最難以捉摸的人類親屬。

頭骨被稱為「MRD」,Haile-Selassie 團隊於八月向世人展示 ,不同於以往僅能從一些骨頭碎片中推測,這次發現使研究人員首次看到了這位神秘的古老親戚的可能長相。 MRD 之所以重要,部分原因在於它來自於過去缺乏化石紀錄的時期,並且很可能影響了人類演化最古老的分支。甚至人認為其重要性不亞於阿法南猿 (Australopithecus afarensis) 露西 (Lucy)。

Haile-Selassie 被認為是該領域最有才華的化石發現者之一,他的潛力將在後續發掘 MRD 的起源中持續發光發熱。

器官移植發聲者:生物倫理學家 Wendy Rogers

生物倫理學家 Wendy Rogers  基於人道議題,致力阻止中國實行強制性的器官移植。圖片來源: YouTube

大約二十年來,關於中國用於器官移植的某些肝臟、心臟和腎臟的來源就爭議不斷。首先,中國政府對於是否會從死囚身上取走了器官的說法前後不一;其次中國政府宣稱自 2015 年起,這類的器官移植起就被禁止了,其後的器官全部來自志願者。但是研究人員也對此說法表示懷疑。

澳洲雪梨麥格理大學的生物倫理學家 Wendy Rogers 對中國不人道的器官移植的狀況感到震驚。她透過檢視中國移植醫生的研究出版物了解當前中國器官移植的現況。此一調查報告今年二月一日發表,導致超過二十篇器官移植的相關研究,因無法證明捐贈者同意而遭撤稿。

此外, Rogers 成為雪梨國際非營利組織倡導組織「中國終止移植濫用國際聯盟」國際諮詢委員會 (ETAC)的主席。他們在今年 6 月得到結論:在中國因宗教或政治見解而被監禁的人,仍持續被殺害而用於器官捐贈。Rogers 對於中國的器官移植手術走向完全透明並不樂觀,但認為持續的觀察施壓有機會阻止強制性的器官移植繼續發生。

基因操縱者:生物學家鄧宏魁 (Hongkui Deng)

生物學家鄧宏魁利用 CRISPR-Cas9 基因編輯技術改造能治癒 HIV 患者的造血幹細胞。圖片來源: YouTube

CRISPR-Cas9 基因編輯系統是近十年來開發的技術,今年令人矚目的是此技術首次使用於臨床,該研究來自北京大學的鄧宏魁的實驗室。

於 2008 年,一位名為 Timothy Ray Brown 的患者接受骨髓移植治療白血病,此一案例後來被廣泛稱為「柏林病人」。在移植的過程中,Brown 經過移除自身免疫系統,並移植了 CCR5 基因突變的捐贈者細胞後,成為已知的第一個清除 HIV 病毒的人。

在中國具上述 CCR5 基因突變的捐獻者幾乎不存在,鄧宏魁作為 1990 年代發現 CCR5 在 HIV 中重要性的團隊之一,決定嘗試編輯該基因。他從捐贈者的骨髓中獲得了免疫學上匹配的造血幹細胞,並用 CRISPR-Cas9 編輯了它們,然後將其移植到同時患有白血病與 HIV 的患者體內,希望複製出柏林病人的狀況。

由於幹細胞並不易編輯,最後患者接受移植的細胞僅有 18% 的比例經過編輯。這項研究並未達到期望的預期效果,甚至被批評團隊一開始就心知肚明沒有可能有治療 HIV的效果。但鄧宏魁仍表示此一實驗至少可供以觀察基因編輯的持久性,並希望能找到將細胞重新編程為多能幹細胞的方法、在短期內移植更高比例的基因編輯細胞。鄧宏魁的研究被視為 CRISPR-Cas9 基因編輯技術於臨床上的一大嘗試。

量子電腦拓荒者-物理學家John Martinis

物理學家 John Martinis 所製造的量子電腦突破現今超級電腦的運算速度。圖片來源: YouTube

著名的物理學家理查德·費曼 (Richard Feynman) 曾經提出使用量子物理的特性來製造電腦的想法,理論上該電腦可以完成傳統機器無法完成的工作。 John Martinis 追隨費曼的腳步,領導 Google 的一組研究人員的工作,他們已經發表了第一個成果:量子電腦 Sycamore ,Sycamore 可以在 200 秒內完成他們估計最佳超級電腦也需花費一萬年的運算任務。

領導 Google 量子人工智能實驗室的 Hartmut Neven 表示,Martinis 是一名攀岩者,他在架構硬體時採用了相同的謹慎、小心的精神,在正式開始前完整考慮好每個接下來的步驟才持續進行。

Martinis 還有更多的點子希望推進完成,未來的工作重點包括製造更好的量子芯片;開放 Sycamore 供外部研究人員使用,以及找尋可在其上運行的演算法。

氣候變遷發聲小鬥士- 16 歲女孩 Greta Thunberg

年僅 16 歲女孩 Greta Thunberg 坦率地向美國國會警告氣候變遷的嚴重性。圖片來源:Wikipedia

一位 16 歲女孩 Greta Thunberg 在 9 月舉行的美國國會關於氣候變化的聽證會上,向會議席上的議員們遞出了政府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的一份特別報告,裡面預測了隨著世界暖化,全世界將面臨的可怕後果。她對立法者說:「我不要你們聽我的,我要你們聽從科學家的說法。我希望大家在科學之下團結一致,並採取實際行動。」

科學家們已經花了數十年的時間來警告氣候變化,但他們無法像 Thunberg 今年一樣吸引全球關注。這位瑞典 16 歲的孩子表現出色,而且許多人都為她加油打氣。瑞士聯邦理工學院氣候科學家 Seneviratne 也表示: 「 作為科學家,我們通常不敢以如此發自內心、簡潔地表達意見。」

參考資料:

本文編譯自《Nature’s 10 – Ten people who mattered this year》 Nature 

Ad manager Post Bottom code
[集雅]廣告測試
Curious曉白
8 篇文章 ・ 0 位粉絲
對於科學新知充滿好奇心,對於一切新知都想通曉明白,期許自己有一天能成為有所貢獻於社會的曉曉科學家!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家中萌寵野外殺手,野貓為何讓澳洲政府傷透腦筋?
Katja
・2019/09/06 ・3077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SR值 512 ・六年級

TAAi 2020 25th 人工智慧研討會

野化的貓已經構成澳洲生態系很大的威脅。圖/Katzenspielzeug@Pixabay

在這個上網就是為了看貓貓狗狗的年代,居然有政府單位想要用納稅人的血汗錢撲殺貓咪?

為了阻止野貓殺害澳洲本土的特有物種,澳洲政府正在執行撲殺野貓的計畫,規劃中的方法包含毒殺、槍殺等等。

喵喵大軍入侵澳洲會造成哪些問題?

澳洲本來是沒有貓,直到 18 世紀才有歐洲移民把貓引入,本來只是作為寵物 (Domestic cat),後來卻發現大事不妙了:那些脫離人類飼養環境還能成功活下來的貓隻,牠們會繁殖出許多從未與人類親近的野化後代。可是許多澳洲本土的小動物對這些野貓 (Feral cat) 根本毫無抵抗能力,今天澳洲 99% 的土地都可以找到貓的蹤影,對生態而言是相當可怕的浩劫。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4
澳洲的其他外來物種:紅狐狸、山羊、野兔以及海蟾蜍。圖/Wikipedia

部分飼主的行為也讓情況變得更糟,他們放任寵物貓白天在外四處遊蕩,認為時辰到了,出巡完的貓皇帝自然就會回家了。問題是,過去利用導航追蹤的研究顯示,在外遊蕩的家貓,一天之內最遠可以走到離家 3 公里遠的地方,在這段路程之內,有很多小動物恐怕都要慘遭獵殺。更重要的是,這種放任的管理模式很容易導致寵物貓走失,變成在到處打獵、到處破壞生態的流浪貓。而那些惡意棄貓的飼主,造成的傷害就更不用提了。

不管是被放生、棄養,還是自己走失的寵物,最後都很有可能變成破壞生態平衡的兇手。圖/Unsplash

根據 Brett 等人的估計,野貓在澳洲無人管理的野地上,每年能殺死多達 8 億 1 千 5 百萬隻野生動物,其中粗估有 56% 是澳洲本土物種,裏面包含了許多小型的哺乳類動物,例如:中澳粗尾鼠 (Central rock rat;Zyzomys pedunculatus)、東袋鼬 (Eastern Quoll;Dasyurus viverrinus) 與蓋氏袋鼠 (Eastern Bettong;Bettongia gaimardii) 等。

野化的大貓是澳洲所有貓裡面最常打獵的族群,因為牠們生活在野外,食物來源只能完全自理。除此之外,據估計寵物貓每年殺害 1 億 8 千萬隻動物,獵殺不一定是為了果腹,很多時候只是當作娛樂;流浪貓每年也能殺掉近 1 億 4 千 9 百萬隻動物,數量偏少一些,也許是因為牠們平常大抵還是有跟人類接觸,有機會撿拾廚餘來填飽肚子,偶爾會遇到愛貓人士餵養,所以打獵需求有時沒這麼高。

人類活動、野火與貓患正在威脅中澳粗尾鼠的生存空間。 圖/Wikipedia
原本澳洲本島上是有東袋鼬的,但後來因為狐狸、野貓、天災還有疾病,現在只能在塔斯馬尼亞島找到為數不多的野生東袋鼬。 圖/Wikipedia

面對無孔不入的野貓,澳洲政府有哪些應對之道?

目前在澳洲,常見的控制貓隻數量方法有:槍殺、放置毒餌,還有以陷阱捕捉後進行安樂死。但成效都相當有限,理由如下: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8
  1. 野貓沒有固定出沒的時間跟地點,牠們非常狡猾,擅長隱藏行蹤,所以讓人類去跟蹤貓隻再加以槍殺、捕捉都是很沒有效率的。
  2. 貓對不會動的東西比較沒興趣,牠們享受打獵的過程,所以如果只是單純擺個下過毒的食物在某個定點……常常發生非常尷尬的事:野貓可能只有殺到幾隻,但那些大家原本想要保護的野生動物也一起被毒死了(暈~)。

 

後來澳大利亞野生動物保護協會 (Australian Wildlife Conservancy;AWC) 於 2018 年正式完成了一道長約 44 公里且通過電的「萬里防貓長城」,長城裡面的野貓已被全數驅離,目前也有幾種瀕臨絕種的野生動物住進這個保護範圍裡面了,包含蓬毛兔袋鼠 (Rufous hare-wallaby;Lagorchestes hirsutus)、袋食蟻獸 (Numbat;Myrmecobius fasciatu) 以及西部地面鸚鵡 (Western ground parrot;Pezoporus flaviventris) 等,但畢竟這才剛完工沒多久,效果仍有待專家觀察。

防貓長城。圖/Pet Paw News
西部地面鸚鵡的主食是地面上低矮的植株,所以身上有非常好的保護色。圖/Wikipedia

對於撲殺的考量與討論

當然,殺貓一定會引起動保團體還有愛貓人士的反彈,例如善待動物組織 (People for the Ethical Treatment of Animals;PETA) 就曾經批評這種行為太過野蠻。畢竟無論是哪個外來種,當初也都是為了讓人類的生活更加便利,才會被引入澳洲,今日怎麼可以因為數量太多就撲殺牠們?而且當政府下令撲殺貓隻時應該也要考慮到,一般民眾或獵人的捕殺貓隻手法不完全都是人道的,往往既缺乏效率又會造成貓隻不必要的痛苦。

重點是,殺掉一個外來物種不代表本土動物的滅絕危機就能解除,造成生態浩劫的兇手一直以來都是人類自己,所以真的有必要靠撲殺來解決問題嗎?

然而值得考量的地方在於,野化後的貓隻不但體型壯碩,牠們大多比寵物貓還有普通的流浪貓兇悍,而且多數的野貓幾乎不曾與人親近,這讓牠們難以受人管理,所以就算活捉,也難以開放民眾認養。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12
野貓的體型幾乎要跟獵槍一樣長了,總不適合當成寵物吧?圖/Reddit

也有人主張,可以將野貓絕育後再放回野地就好,這樣牠們就不會再繁殖下去了,也比當場宰殺還要人道很多。但問題是,貓不會因為結紮就改吃素,野放後牠們還是會繼續打獵,因此澳洲政府也只能無奈強調:「我們不是因為討厭貓才針對牠們,這個行動是為了保護眼下瀕臨絕跡的本土動物,我們不想再失去牠們了。」也就是說,政府的用意並非要將全國的貓殺到一隻不留,而是希望將貓的數量控制在一定的範圍內,盡可能讓澳洲生態系統保持平衡,也藉此加強國民教育,呼籲大家不要放任寵物貓獨自在外遊蕩(就算只有一下子也不行),造成更多動物死傷。

體型嬌小的袋食蟻獸。圖/Wikipedia

最後,不管各位是否認同澳洲政府的作法,請大家對自己養的寵物負起責任,不要衝動購買動物,好好照顧也不要丟棄牠們。

延伸閱讀

  1.   Explained: why is Australia killing millions of cats?
  2.   Cats in Australia Kill Over 2 Billion Wild Animals Each Year
  3.   Issue 24: Feral Cats – killing 75 million native animals every night
  4. 【圖解新聞】澳洲撲殺200萬野貓 護生態 –蘋果日報20151021
  5. 澳洲築起世界最長「防貓長城」!
  6. 【圖解新聞】澳洲撲殺200萬野貓 護生態 –蘋果日報20151021
  7. Feral cat cull in Australia

參考資料

Ad manager Post Bottom code
[集雅]廣告測試
Katja
9 篇文章 ・ 0 位粉絲
本來就讀輔大德語系,但是不小心掉入「臨床心理所」以及「科普寫作」這兩個大坑 (??? 所以現在最熱愛的事情就是,慢慢地用文字,把自己想要推廣的知識記錄下來,分享給大家~~~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蘭嶼的美麗瑰寶:條紋球背象鼻蟲和牠幼生期的寄主植物
蕭 昀
・2017/08/18 ・1149字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SR值 512 ・六年級

TAAi 2020 25th 人工智慧研討會

球背象鼻蟲(Pachyrrhynchids)是一群擁有堅硬翅鞘和美麗斑紋的迷人甲蟲,因為翅膀退化且翅鞘癒合,因此無法飛行。主要分佈於馬來群島如菲律賓、印尼蘇拉威西島、新幾內亞等島嶼。由於擁有華麗的斑紋,是昆蟲標本收藏家們喜愛的收集對象之一,而其斑紋被認為是一種警戒色,以警告掠食者牠不好吃,以降低被捕食率。Tseng et al. (2014)1的研究也以實驗數據驗證了這點。

條紋球背象鼻蟲(Pachyrhynchus sonani Kôno, 1930)成蟲。圖/By 林翰羽。

臺灣的離島──蘭嶼、綠島上也分布著七種美麗的球背象鼻蟲,由於移動能力低而容易採集,至今仍有一定程度的商業獵捕壓力。其族群容易受到棲息環境的影響而變動,其中六種已於 2009 年被林務局列入二級保育類(珍貴稀有)之動物名單。

有關於球背象鼻蟲的生物學研究相當有限,主要集中於成蟲的基礎分類學,少數研究探討其結構色的機制、斑紋的功能和成蟲生態。我們對幼生期的生活環境、寄主植物仍然所知甚少,然而,棲地的需求和生活史的資料卻是進行物種保育不可或缺的基礎資訊,若對標的物種基本習性一無所知,就難以設計完善的保育策略。

test-2021_Pansci_All_inread_p4

條紋球背象鼻蟲(Pachyrhynchus sonani Kôno, 1930)同時分布於蘭嶼和綠島,是擁有水青色條狀斑紋的美麗種類。成蟲在野外不算少見,容易在木麻黃和棋盤腳植株上發現,但目前尚無任何有關野外幼生期的紀錄。

2016 年暑假,筆者和朋友在蘭嶼進行各自研究領域的昆蟲調查時,意外在腐朽的棋盤腳樹幹發現條紋球背象鼻蟲的屍體和某種象鼻蟲幼蟲,猜測應該就是條紋球背象鼻蟲的幼蟲。筆者趕緊找研究象鼻蟲分類的朋友協助檢視,並聯繫任職於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的曾惠芸博士。經過資訊交換和交流討論,曾博士認為這個野外觀察紀錄值得發表,並協助我們撰寫這篇文章,且利用分子鑑定的方式,確認該幼蟲確實就是條紋球背象鼻蟲。這篇研究順利刊載於昆蟲學領域國際期刊《昆蟲學科學》(Entomological Science)。

條紋球背象鼻蟲(Pachyrhynchus sonani Kôno, 1930)幼生期生活環境及其幼蟲。圖/Hsu CF, Tseng HY, Hsiao Y, Ko CC (2017) First record of the host plant and larvae of Pachyrhynchus sonani (Coleoptera: Curculionidae) on Lanyu Island, Taiwan. Entomological Science 20: 288–291.

從這個研究,我們確認條紋球背象鼻蟲幼蟲會以腐朽的棋盤腳木質部為食,也揭示本種的族群存續與棋盤腳野外植群的保存息息相關,提供未來保育策略的新方向。由於條紋球背象鼻蟲成蟲除了棋盤腳,亦取食他種植物葉片,如木麻黃,因此未來研究將持續關注本種幼蟲是否也取食其他植物。

參考資料

  1. Tseng HY, Lin CP, Hsu JY, Pike DA, Huang WS (2014) The functional significance of aposematic signals: geographic variation in the responses of widespread lizard predators to colourful invertebrate prey. PloS ONE 9, Article ID e91777.

原文研究

  1. Hsu CF, Tseng HY, Hsiao Y, Ko CC (2017) First record of the host plant and larvae of Pachyrhynchus sonani (Coleoptera: Curculionidae) on Lanyu Island, Taiwan. Entomological Science 20: 288–291. doi: 10.1111/ens.12262.
Ad manager Post Bottom code
[集雅]廣告測試
蕭 昀
19 篇文章 ・ 0 位粉絲
澳洲國立大學生物學研究院和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澳洲國立昆蟲標本館聯合培養博士生,國立臺灣大學昆蟲學系學士,中研院臺灣生命大百科(TaiEOL)編輯人員、泛科學專欄作者,曾任科博館昆蟲學組蒐藏助理。研究興趣為鞘翅目(甲蟲)系統分類學和古昆蟲學,博士研究主題聚焦在澳洲蘇鐵授粉象鼻蟲的系統分類及演化生物學,其餘研究題目包括菊虎科(Cantharidae)、長扁朽木蟲科(Synchroidae)、擬步總科(Tenebrionoidea)等,不時發現命名新物種,研究論文發表散見於國內外學術期刊 。因為攻讀博士所以持續焦慮中。